第二十八回 变生肘腋情何忍 祸起江心事更奇

 蓬莱魔女忽然听到父亲还活在人间的消息,心中的震动可想而知,但随即发现了师嫂的死亡,这一个震动又比前一个震动更甚!师嫂是死得如此不值,是死在充满怨恨、绝望与哀伤之中,当真说得是死不瞑目!因此尽管师嫂之死原在蓬莱魔女意料之中,蓬莱魔女仍是不禁深深哀悼,突如其来的惊喜也就给这深沉的悲痛所掩过了。蓬莱魔女只好把父亲的事情暂搁一边,先来料理师嫂的后事。

 那四个老头没有眼泪,但一脸悲愤的神情,可要比号陶大哭更要令人难过。他们又一齐跪了下来,同声叫道:“请主人给我们的小姐报仇!若有差遣,赴汤蹈火,粉骨碎身,在所不辞!”

 蓬莱魔女将师嫂的尸体放下,扯过一床棉被掩盖了她,想到师嫂是死在同床共枕的丈夫手中,而害死她的丈夫,却又正是自己恩师的独生子,蓬莱魔女心中的痛苦比这四老更甚!过了好一会子,蓬莱魔女才稍稍定下心神,说道:“我会给师嫂报仇的,你们起来,听我的吩咐。”

 四老听得蓬莱魔女答应报仇,各自叩了三个响头,这才号陶大哭起来,蓬莱魔女待他们哭得够了,说道:“这还不是悲伤的时候,你们听我的话,赶紧办几件事情。”

 为首的老头拭去了脸上的泪痕,说道:“请主人吩咐。”蓬莱魔女说道:“第一件,你们赶快给小姐料理后事,早早将她埋葬,让她入土为安;第二件,料理了丧事之后,由你暂时代行堡主之权,将堡中人众招集前来,告诉他们,这桑家堡是不能再住了,他们若有愿意跟你们走的,你就带他们离开,若是不愿意跟你们一起的,你们就给资遣散,让他们自寻活路。”

 四老在这堡中住了几十年,不无依恋之情,为首的老头说道:“主人要我投奔何处,我们一意遵命。但这座桑家堡经营了几十年,也可以作为基业,抛弃了不可惜吗?”蓬莱魔女说道:“我不能长住这儿,我等下就要离开了。我离开之后公孙奇和那妖狐定会重来的。”四老面面相觑,心中均想:“我们虽是恨不得杀那妖狐,但柳女侠不在这儿,只怕我们伤不了她,先就要被她杀了。”蓬莱魔女取出一支碧玉短箭,说道:“这是我的令箭,你们持此令箭,率领众人,丧事过后,立即投奔我的山寨,求见玳瑁姑娘,她现在是给我摄行寨主之职,她见了这支令箭,自会收容你们的。我告诉你们,据我所知,那妖狐是金虏的奸细,公孙奇也已向金虏卖身投靠了。我们是抗金的义军,不久就将与金虏有一场激战。你们加入义军,也就是替你们的小姐报仇了。当然对那妖狐,我还是会找她算账的,但却不必你们动手了。”

 四老齐说道:“执戈卫国,正是我等所愿。老主人在生的时候,也曾屡次告诫部属,不可做金人的鹰犬。想不到姑爷丧心病狂,一至如斯,不但违背了他岳父的遗嘱,连我家小姐也害死了。”蓬莱魔女见这四老忠心耿耿,且又深明大义,甚是欢喜,说道:“你们料理了小姐的葬事,便即起程吧。义军纪律严明,有些人怕受不住,若有不愿跟随你们同走的,也不必勉强他们。但要劝告他们,只可洗手归田,不可再跟从公孙奇作恶,否则给我知道,定杀不饶。”为首的老头应了一声,恭恭敬敬地接过令箭。

 忽听得有急促的脚步声上楼而来,未曾进门,便先叫道:“主公,主公,他们要杀了孟钊,求你、求你──”“啊呀”一声,突然停住,原来已被为首的老头揪了进来。这人是个丫鬟,手上拿着一只玉钏,她见四老和蓬莱魔女都在房中,主母又躺在床上,状如死尸,难看之极,单单不见主人,不禁惊惶失措,吓得呆了。

 四老认得她是二小姐桑青虹的贴身侍女碧绡,桑青虹离家追踪耿照,未有带她同行。为首的老头喝道:“碧绡,你慌慌张张闯来作甚?快快叩见主人!”

 蓬莱魔女是知道珊瑚和孟钊一段关系的,听得孟钊的名字,心中一动说道:“不必难为她,让她说吧,孟钊犯了何事?”碧绡见四老将蓬莱魔女称作主人,看主母的模样,又似已经死了,未明底蕴,惊惶之极,跪下来抖抖索索地说道:“孟钊在园中放火,他、他说是奉了主公之命的,旁人却不信他说,要、要拿他处死。我因此来求主公给他证明。”原来孟钊今晚本是在堡门外值夜的,公孙奇逃跑出去的时候,遇见了他,又叫他回园中放火,给堡中的护院发现,这些人除了公孙奇夫妇之外,只信四老所言,怎肯相信孟钊?何况又是放火烧堡这样的大事?当下便立即把他包围起来,孟钊平日恃着公孙奇的宠爱,和下人多不和睦,那些人找着他放火的证据,都不相信公孙奇会下这道命令,便要将他拿来处死!孟钊着急,和他们动手,形势危殆,也无暇仔细分辩了。碧绡和孟钊原有私情,见孟钊受攻,只听得他说是奉主公之命而点火的,却还不知公孙奇业已逃走,使急急忙忙地跑来向公孙奇求救了。

 蓬莱魔女心想:“孟钊心术不正,但一来未曾做过什么恶事,二来他和珊瑚好歹也曾有过一段交情,看在我珊瑚妹子份上,姑且饶了他这一遭吧。”当下便吩咐四老中的一个道:“这事确是公孙奇要他干的,他奉乱命,虽有不是,也不能单怪责他,你出去叫他们将孟钊放了吧。”

 那老头道:“启禀主人,孟钊这小子是公孙奇的心腹。”蓬莱魔女叹口气道:“我也曾帮过公孙奇。在今日之前,谁知道他是如此人面兽心?而且公孙奇的亲信在堡中想还不少,也不能一一诛了。还是把他放了吧。”那老头应了声“是”,不敢再说。

 蓬莱魔女忽道:“且慢!”那老头刚刚迈出一步,连忙回过身来,碧绡刚自暗暗欢喜,不觉又是心头一沉,扑通通地乱跳,只见蓬莱魔女两道目光在她面上盘旋,冷冷问道:“你很喜欢孟钊,是也不是?”碧绡心想:“我和孟钊要好之事,瞒得过这魔女,也瞒不过这四个老头。”便硬着头皮说道:“是。所以我才来给他求情。”

 碧绡这一坦率自承,正对了蓬莱魔女的脾气,蓬莱魔女把手一挥,说道:“好,你就随孟钊走吧!只有一样,以后可不许再做公孙奇的奴才。你叫孟钊找个正当的营生,以后也不必再在江湖上混了。”碧绡大喜过望,叩头说道:“多谢主人宽宏大量,我们一定听你的吩咐。”为首的老头道:“要不要把孟钊带来,你再问他几句,也好让他向你道谢。”他是意欲提醒蓬莱魔女,即使放走孟钊,也该盘问他的口供。要知孟钊是公孙奇心腹,说不定还可以盘问出一些秘密。蓬莱魔女心绪不宁,思虑未周,也无工夫盘问,挥手说道:“不用了。让他们早早走吧。咦,碧绡你怎么还不起来?”

 碧绡讷讷说道:“这个玉钏……”原来她手上拿的这个玉钏,正是桑白虹刚才从窗口摔下去的那个玉钏,也即是公孙奇给她作定情之物的那个玉钏,碧绡在楼下拾到,玉钏上已沾了许多尘土,黯然无光。蓬莱魔女厌烦之极,脾气突然发作,说道:“让这玉钏和公孙奇都给我滚了吧,别再拿来令我生气了!”碧绡心道:“好,你不要正好,便宜了我!”连忙将玉钏藏好,跟那老头便走。蓬莱魔女心头烦乱,匆匆将她遣走,想不到后来从这玉钏上又生出祸事,那是后话,按下不表。

 碧绡走后,蓬莱魔女吁了口气,心道:“如此安排,也好了结珊瑚妹子的一重心事。”随即瞿然一惊:“这孟钊虽无大过,但心术不正,已现端倪。日后他不知会不会变作第二个公孙奇?若是那样,我意欲成全他们,却反而是害了这丫头了。”但此际,蓬来魔女已是心力交疲,虽然想到这层,也无暇多理闲事了,心想:“这是那丫头自己愿意的,是好是坏,由她去吧。”

 蓬莱魔女回身一拜,垂泪道:“师嫂,恕我不能送你了。你的冤仇,我会替你昭雪的。你好好安息吧。”她满怀悲痛走出了桑家堡,这时已是曙光微露的时分了。

 蓬莱魔女吸了一口晓风,头脑稍稍清醒下来,想道:“我爹爹还在人间,但天地茫茫,却不知他身在何处?可惜师嫂已是一瞑随尘,不能再向她打听了。”

 淡淡晨曦,烟笼雾锁,孤鸾山在晨曦中,似蒙了一层薄轻绡,更带着几分神秘,那形似怪鸟张翼的山峰,也似俯瞰人间,作着无情的嘲讽。在这孤鸾山上,笑傲乾坤曾狂笑高吟,武林天骄也曾箫声寄意。蓬莱魔女昨晚来的时候,经过此山,曾生过许多感触,如今又过此山,不止怅触依然,心中的伤感也更多了。她为师嫂之死而哀痛,又为师嫂临终所吐露的消息而迷惘,迷惘惶惑之中,她又一次想起武林天骄与笑傲乾坤来了。

 “师嫂已死,我是不能再向她打听我父亲的消息了。不知她怎么会知道我父亲还活在人间?武林天骄是她的师兄,师嫂的消息不知是不是从他那儿来的?即使不是,师嫂知道的事情,想必武林天骄也有所闻?他上一次与我无所不谈,却又为何不见提起?难道这消息是他们最近才得到的?但这武林天骄行踪无定,却到哪里去找他?”

 蓬莱魔女从武林天骄再想到笑傲乾坤,“不知华谷涵是否知道我父亲还在人间?但从他送给我的那几样东西,显然他是知道我的来历的,最少也知道一些关于我父亲的事情。”华谷涵送给她的那个金盒还藏在她的身上,她已看过不知多少次了,现在又再一次打开来看,金盒里三样东西,第一件是一张残旧的黄纸,纸上有她的生辰八字,蓬莱魔女心想:“这生辰八字除了我师父之外,只有我父亲才能知道。从前我未知道父亲还活在人间,华谷涵何以会得到我的生辰八字,百思莫得其解。咦,难道是我爹爹给他的?”第二件是沾有几点血渍的破布,蓬莱魔女心想:“这又是什么意思?我以前曾疑心破布上是我爹爹的血渍,他是个会武功的人,给仇家害死,留下血衫,要我给他报仇。但如今他既还活在人间,这当然是猜错了。不知爹爹何以要他送来?”随即又想:“是否爹爹叫他送来,这也还是我的猜疑。总要见了他才能知道。”第三件东西就是生红豆,华谷涵的诗句“弹剑狂歌过蓟州,空抛红豆意悠悠。”忽地又似在她耳边响了起来,蓬莱魔女面上一红,便不再看,把那金盒藏好。

 突然间蓬莱魔女又想起了师嫂临终的叮嘱,“她为何说笑傲乾坤与我并非良偶?她若只是为了想撮合我与她师兄的姻缘,也无需说华谷涵的坏话呀?难道华谷涵也像我的师兄,是个薄幸男子?”华谷涵是行事光明磊落的大侠,满腔热血的爱国男儿,这些,蓬莱魔女绝对没有半点疑心,但对于他用情是否专一,蓬莱魔女与他未曾有过交往,那却是不敢肯定了。

 武林天骄渺不可寻,那只有先到江南寻访笑傲乾坤了。笑傲乾坤华谷涵虽然也是居无定所,但辛弃疾和耿照带领的义军此时已在江南驻扎,料想华谷涵必定要和他们互通消息,只要找到义军,也就不难知道华谷涵的下落了。蓬莱魔女心中想道:“匈奴未灭,何以家为?我虽然只是一介女流,也当有男子的气概。管他华谷涵薄幸与否,这却与我何关?我此去江南,于公是助他同抗金虏,于私是查问我身世之谜,至于儿女私情,尽可以置之脑后。”想至此处,豪情勃发,烦恼顿消。于是仍依原来的计划,兼程前往江南。

 一路无事,她脚程迅速,半月之后,已到了长江岸边的采石矶,从这里渡江,对岸便是南宋所辖的疆土了。蓬莱魔女是北国长大的女儿,第一次来到长江之滨,放眼望去,只见大江东去,滚滚奔流,心道:“长江天堑,果然名不虚传。”默念苏东坡名句: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。故垒西边,人道是,三国周郎赤壁。乱石穿空,惊涛拍岸,卷起千堆雪。江山如画,一时多少豪杰。……”顿觉胸襟开阔。

 金宋两国大体上以长江为界,南北对峙,烽火连绵,战乱时作,临江的两岸人家,早已十室九空,要找一只船也不容易,蓬莱魔女沿着江边走去,走了十多里路,仍是不见帆影,正自焦躁,忽听得橹声咿哑,芦苇丛中有一只小船摇了出来。想是船家怕金兵骚扰,故而把船只密藏,待见有客人来到,这才从芦苇中出来的。

 蓬莱魔女大喜叫道:“船家请行个方便,渡我过江。”把舵的艄公是个浓眉大眼满面虬须的汉子,仔细地打量了蓬莱魔女一番,问道:“就只是小娘子一个人么?”蓬莱魔女道:“不错。”那艄公道:“小娘子因何一人渡江?”似乎颇有顾虑,不敢立即答允,蓬莱魔女道:“你别多管,我多给你船钱便是。”那艄公说道:“不是小人多管,要是碰着了金国水师查问,小娘子你独自一人,出了事情,小人可担待不起。”蓬莱魔女道:“有何意外,我也决不怪你。”那艄公道:“我渡你过江,我也冒着很大的危险,你肯出十两银子吗?”蓬莱魔女立即掏出一锭元宝,说道:“这是十六两重的一锭元宝,你拿去吧。”那艄公接过元宝,在手上一拈,眉开眼笑道:“好,难得小娘子如此慷慨,小人就拼着担当一点风浪,送你过江吧。小娘子,你贵姓啊?”蓬莱魔女颇为讨厌他的唆,但有求于他,却不便现于辞色,当下随口答道:“我姓柳。”一纵身就上了船。那只船还未靠岸,距离约有二三丈远,蓬莱魔女一跃上船,船身晃也不晃,那艄公望了蓬莱魔女一眼,神情颇是诧异。

 武林中有个戒条,说是武功有如钱财,不可随便在人前露眼,但蓬莱魔女露了这手惊世骇俗的轻功,倒不是忘了这个戒条,而是有意如此。她见那艄公神色诧异,心中想道:“让你知道我不是寻常女子,也好去了你的顾虑。”

 那艄公叫道:“小娘子坐稳,开船啦!”提起一杆黑漆漆的篙来,在岸边一点,小舟如箭,破浪前行,转瞬间已到江心。蓬莱魔女心头微凛:“想不到这艄公也不是等闲之辈,我倒要小心了。”原来蓬莱魔女武学深湛,早就看出这艄公是练过武艺的“会家”,但却还未想到这艄公的本领,尚在她估计之上。从那艄公以铁篙开船的功力看来,起码有十年以上的内功根底。

 蓬莱魔女艺高胆大,虽多了几分小心,却也不怎样在意,心里想道:“即使你是贼船,我也不惧。”当下淡淡一笑,道:“艄公,你气力可不小啊。”那艄公道:“小人是靠气力吃饭的,在这兵荒马乱的年头,也多少得练一点防身本领。”蓬莱魔女心想:“不错,他若不是有这一身本事,又怎敢在长江撑船。我实是不该太多疑了。”

 艄公叫道:“浑家(妻子),你出来见见客人。”后舱钻出一个妇人来,约有三十多岁年纪,一双眼滴溜溜地在蓬莱魔女身上打了一转,福了一福,说道:“小娘子,你真是好胆量,一个人横渡长江。”蓬莱魔女道:“我急着过江投亲,也顾不得那么多了。好在你们夫妻都这么了得。搭上你们的船,我也可以安心了。”蓬莱魔女一眼看出这妇人的武功,更在她丈夫之上,索性一口就给她道破。那妇人也暗暗吃惊,心想:“她自称姓柳,莫非就是那名震北国的蓬莱魔女柳清瑶?眼光好不厉害,我倒不可鲁莽从事了。”

 那妇人道:“今天风大浪大,逆水行舟,要到对岸,只怕要个小半天工夫。小娘子,我给你弄点吃的好吗?舱里还有几尾鲜鱼,可以做菜。”蓬莱魔女道:“多谢了,我还不饿,不必费神。”那妇人道:“对岸未必找得着人家,我看你还是在船上吃了饭的好。”蓬莱魔女见她盛意拳拳,说道:“也好,那我就叨扰你了。”

 那妇人进了后舱,片刻又再出来,说道:“小娘子,你若口渴,这里有茶。”将一个茶壶放在蓬莱魔女身边,回舱去弄饭。

 蓬莱魔女正感口渴,倒了一杯热茶,在鼻端一闻,只觉一股清香,却香得有点古怪,蓬莱魔女心里冷笑,想道:“我正想知道你们的底细,且喝你这杯茶试试。”

 蓬莱魔女一口喝下,面色陡变,大怒喝道:“岂有此理,你们竟敢害我!这杯茶我还敬了!”中指一伸,一条水线从她指端激射出来。原来蓬莱魔女早有防备,一喝下去,知是毒茶,立即默运玄功,把毒茶从中指射出。

 蓬莱魔女年纪轻轻。内功早却已到了上乘境界,除非是有孔雀胆、鹤顶红、苗山阴风洞的黑心莲,闽南桃花溪百年茉莉根之类的剧毒之物,方能致她死命,一般的药物,决不能使她中毒。这杯毒茶下的是那艄公秘制的蒙汗药加酥骨散,虽然也很厉害,但蓬莱魔女早有防备,喝了下去,只不过等于喝了一杯普通的热茶。丝毫没有受到伤害。

 当下她默运玄功,将毒茶迫成一条水线,从中指指端激射而出,船舱与船头约有七八尺距离,那艄公霍地侧身,饶是他闪避得快,头面上也已溅上了几点,热辣辣的好不难受。说时迟,那时快,蓬莱魔女剑已出鞘,向那艄公扑去。

 艄公这一惊非同小可,提起铁篙一挡,“喀嚓”一声,铁篙被削去了一截。蓬莱魔女使的本来不是宝剑,但经过她的内功妙用,居然一样削铁如泥,那艄公更是吃惊,暗暗叫苦。

 瞬息之间,蓬莱魔女连攻七剑,那支铁篙给她削得寸寸缩短,只剩下小小一节。那艄公把铁桨一扳,船身打了个横,蓬莱魔女一剑刺出,剑尖略歪,“嗤”的一声,剑光从那艄公头顶削过,乱发蓬蓬,登时随着剑光飞起。

 蓬莱魔女心道:“可不能将他杀死,杀死了他,可没人给我驾船了。”她的剑法收发随心,手腕一抖,剑尖恰好指着那艄公的咽喉,却没有将它割破,喝道:“你服不服?还想不想再打?说吧,你为什么意图害我?”

 那艄公狡狯之极,一听就知蓬莱魔女有所顾忌,不敢杀他,便即叫道:“柳女侠,你把剑拿开,我说,我说。是有人指使我的。……”蓬莱魔女道:“是谁?快说!”那艄公趁她说话的当儿,忽地一个倒翻筋斗,跳下长江。

 蓬莱魔女此时若是一剑刺出,早已要了那艄公的性命,但她有所顾虑,稍一犹疑,那艄公已是头下脚上,一个倒栽葱冲入江心。蓬莱魔女喝道:“要想逃么?起来!”疾的伸手,便抓那艄公的脚跟。

 忽觉背后暗器破空之声,原来是那艄公的妻子已经出来,人还未到,暗器先发,蓬莱魔女运起护体神功,叮当几声,将三枚钢镖、两支甩手箭全都震落!但在这刹那,她要运功抵御暗器,手上那一抓的劲力不免便要稍稍放松,那艄公以全身的重量冲下,蓬莱魔女抓他不牢,竟给他潜入水底去了。

 那妇人冷笑说道:“好个蓬莱魔女,果然名不虚传,但在这水上,却还轮不到你来逞能!”蓬莱魔女霍地转身,喝道:“好,我倒要看你有什么能为?”在这一转身间,左手也已把拂尘取下,一招“万缕千丝”,便要施展拂尘拂穴的绝技,制服这个妇人。

 就在此时,小船忽地向上抛起,打了个转,船尾变作了船头,船身倾斜,几乎就要覆没在风浪之中。原来是那艄公在水底弄的手脚,他趁着一个浪头打来,将船底一托,推得它团团乱转。

 蓬莱魔女那一招拂出,登时失了准头;只听得竹木碎裂的格格声响,原来是拂尘扫着了板壁,打碎了好大一块。那妇人笑道:“有胆的你就把这船拆了吧!”蓬莱魔女瞿然一惊,心道:“毁了此船,我胜也是败了。”要知她不懂水性,在这大江之上,第一要保存此船,第二还得有人给她撑船。这么一来。蓬莱魔女便不得不有所顾忌,既不敢使用杀手,也不敢运足功力。许多在陆地上可以使用的厉害打法,在这小船上都不能使用。

 蓬莱魔女感到有点儿晕眩,连忙用重身法定住船身。那妇人使一对分水蛾眉刺,疾攻几招,蓬莱魔女兀立船头,一步不移,挥剑将她的招数一一化开。这妇人的本领比她丈夫高明得多,但比起蓬莱魔女还是差得太远,若不是蓬莱魔女有所顾忌。焉能容她拆过十招。

 那妇人过了十招,忽地笑道:“好,在这船上算你本事高强,我可要失陪啦!”蓬莱魔女喝道:“往哪里去?”振臂一挥,“当”的一声,将那妇人的一支蛾眉刺削断,施展绝顶轻功,一个“移形换位”,已截住了那妇人的去路,教她不能跳下水去。

 蓬莱魔女的轻功已到了随心所欲的境界,虽然是在狭窄的船舱之中,也是运用自如,但见她身形一飘一闪,每一次都是恰到好处地拦在那妇人面前,教她根本不能走出船舱之外。可是蓬莱魔女这么一动手,她既要施展精妙的轻功,就不能同时再用“千斤坠”的重身法定住船身,风浪袭来,加上那艄公在船底弄的手脚,小船颠簸不休。

 那艄公露出头来叫道:“浑家,何必在船上与她争胜,下来吧!”蓬莱魔女冷笑说道:“有那么容易让你走么?”拂尘一展,“呼”的一声将那妇人的另一支蛾眉刺也夺出了手,拂尘再展,眼看就要将她手腕卷着,忽觉背心一片冰冷,原来是那艄公抄起了一片江水,向她泼来。

 蓬莱魔女从未在水上打过,陡觉背心一冷,依照在陆地上养成的习惯,只道有人在后方偷袭,本能的就反手一招,哪知这只是江水泼上,背后根本无人。待到她猛然一省,再发招攻那妇人之时,那妇人已趁此时机,一拳打碎板壁,跳到水里去了。

 那妇人在碧波之中载浮载沉,仰面向蓬莱魔女打了个招呼,格格笑道:“你问我有什么能为,现在我就给你看。你有本领,可跳下来与我再斗三百回合么?”蓬莱魔女气得七窍生烟,可是,拿她毫无法子。转眼间,那艄公夫妻二人已经潜入水中,不见了踪影。

 船上那支铁篙已被蓬莱魔女削成几截,不能使用,划船用的桨也早被艄公抛下水去,那妇人跳下去时,又把摇船用的橹也折断了。也即是说,驶船所需一切用具,尽已毁坏无遗,其实,即使完整无缺,蓬莱魔女也不懂得使用。

 一个浪头打来,船身侧过一边,蓬莱魔女连忙用“千斤坠”的重身法定住,刚得平衡,又一个浪头从相反方向打来,船身又侧过另一边,蓬莱魔女不断地移动脚步,使船身稳定。但她的内功虽然深厚,究竟敌不过风浪的巨大威力,正是扶得东来西又倒,小船在风浪之中不住地颠簸浮沉。蓬莱魔女船头纵目,但见滚滚长江,烟波浩荡,望不尽头。离对岸也不知还有多远。蓬莱魔女吸了一口凉气,寻思:“这可如何是好?难道我柳清瑶今日竟要丧身鱼腹之中?”

 心念未己,在风浪中忽又听得叮叮的凿木之声,蓬莱魔女大吃一惊,俯身察看,只见船舱已裂开了一个小孔,江水汩汩流入。蓬莱魔女大怒道:“下三流的小贼,不敢明刀明枪的交战,却来用这等卑鄙的手段!”

 那艄公露出头来,哈哈大笑道:“你要明刀明枪的交战吗?那就下来吧!咱们是各展所长,你不怨水陆两路本领没有学全,却来怪我!”蓬莱魔女气得柳眉倒竖,忽地拂尘一指,暗运内功,几根尘尾如箭射出,但江中风大,那艄公人又机灵,见她拂尘一起,连忙又沉入水中,饶是如此,也仍然有一根尘尾,从劲风中飞来,刺了那艄公一下,刺着的是艄公尚未完全浸入水中的耳朵,幸而劲力已被风力对消,犹如强弩之末,但艄公的耳朵也似被利针穿过一般,那艄公猛的游开,叫道:“哎哟,好厉害!”从此潜入水中,不敢再在船边露头。

 艄公两夫妻加紧在船底刺钻,船底板裂开的小孔渐渐扩大,片刻之间,船舱中已是一片汪洋,船身渐渐下沉。蓬莱魔女气极怒极,心道:“我纵丧身鱼腹,也得泄一泄这口怒气,绝不能让你们如此洋洋得意。”就在此时,一个浪头打来,蓬莱魔女猛的脚跟一旋,藉着那股风力,因势利用,将船身打了个横,离开了原来的位置。蓬莱魔女抓紧时机,运足了十成掌力,向水面一拍。这一拍登时令得波翻浪涌,只听得闷雷似的“哎哟”一声,原来那艄公正在船底,船身荡开,他未曾及时游开。被蓬莱魔女的掌力所震,在水底晕了。小船被风浪震撼,下沉的速度更加快了。那妇人托起她的丈夫,用“蹬水法”远远地离开了小船,向对岸游去。到了估量蓬莱魔女暗器决计打不到的地方,这才回过头来恶狠狠地骂道:“算你这魔女够狠,就让你和长江的大鱼斗狠吧!便宜了你,不需再买棺材啦!”

 小船渐渐下沉,但天色却有好转,本来是阴霾四合的天空透出了阳光,江心泛起一片金碧,耀眼生辉。片刻间,风势缓和,波澜不兴,水平如镜,上下天光,一碧万顷。日暖风和之下,长江景色,壮丽无涛,可惜蓬莱魔女已到了生死关头,哪还有心情欣赏?

 舱中已满满是水,蓬莱魔女鞋袜尽湿,水还在不断的灌进来,渐渐浸到了她的腰部,湿透了她的紫罗裙子。蓬莱魔女心头一片冰凉,寻思:“难道我就束手待毙不成?”

 心念未已,忽见上游现出一片帆影,有一只大船正自向这边驶来。蓬莱魔女有如困在沙漠中的旅人,突然碰到了骆驼队经过,这一喜非同小可,连忙运一口气,以“传音入密”的内功,将声音远远送出,叫道:“快来救人哪!”这还是她生平第一次叫人救命,想到自己纵横江湖,今日却着了两个小贼的道儿,要叫人救命,不禁又是欢喜,又是惭愧。

 那只大船越来越近,但在距离还有二三十丈之外,忽然停止,只见那艄公的妻子拖着她的丈夫,已游到了船边,船上有个人哈哈大笑道:“韩三娘子,你们夫妻俩怎么弄得如此狼狈?”那妇人跳上了船头,将丈夫放了下来,向蓬莱魔女这只正在沉下的小船一指,纵声笑道:“我当家的虽然吃了点亏,但毕竟也弄翻了大名鼎鼎的蓬莱魔女!”

 蓬莱魔女不由得又是蓦地一惊,想不到那船上的人,竟是和艄公夫妇一路的,这一来当真是求生的希望也断绝了!

 船头上有个黄衣汉子,年约五旬,目光炯炯,蓬莱魔女在小船上挣扎的情状,已尽入他的眼中,他哈哈一笑,拈须说道:“二哥端的是神机妙算,这魔女果然自投罗网了。不错,你们吃点亏可算不了什么,你瞧,这魔女比你们还要狼狈!”那妇人道:“舵主你这只船可别要再靠近了,那魔女的确是厉害得很呀!”黄衣大汉笑道:“韩三娘子,你们夫妻俩也算是长江一霸,怎的今天却给这魔女吓破了胆了?我倒想会会这位大名鼎鼎的魔女,试试她的功夫呢。”那妇人说道:“老爷子,这又何必──”那黄衣汉子笑道:“你的话也对,咱们只是要把这魔女弄到手中,可犯不着在这时候和她争强斗胜。韩三娘子,你扶你当家的进舱去歇歇吧。等下待我把这魔女拿来,博大家哈哈一笑。”

 那黄衣汉子估量了一下距离,将船再驶前数丈,哈哈笑道:“柳清瑶,你不用害怕,等你喝饱了江水之后,我自会救你。”随即吩咐手下道:“你们准备下水救人,但时候可要拿捏得准,等她溺得差不多了,最好是半死不活的时候,才把她救上来。不可太早,也不可太迟,咱们要拿活的,可别让她送命。哈哈,这样美貌的姑娘,若是做了鱼腹的点心,这不太杀风景了吗?”

 那盗魁的手下轰然大笑,蓬莱魔女怒火冲天,拾起一截断篙,用力掷出,骂道:“江湖上有你们这班无耻狗贼,当真是丢尽了绿林好汉的体面,有胆的敢来交战,我杀你们一个不留!”两船距离在二十丈开外,蓬莱魔女的那截断篙,打不得那么远,但也差不了多少,只听得“咚”的一声,那截断篙正好落在船边,浪花飞起,溅了那黄衣盗魁满头满面。盗魁手下,骇然躲避,那艄公的妻子连忙说道:“舵主不要中她激将之计。”那黄衣盗魁“哼”了一声,竟似不忿,忽地又仰天大笑道:“蓬莱魔女,你如今已是网底之鱼,还逞什么威风?你当你还是北五省的绿林盟主么?你有本领,就插翼飞过来吧。”

 这时蓬莱魔女那只小船已沉没了十之七八,她施展轻功,单足立在船蓬之上,忽地心中一动,想道:“你说我插翼难飞,好,我就飞给你看!反正一死,不如就拼了个死,冒一冒险!”盗魁那句说话,无意中提醒了蓬莱魔女,蓬莱魔女眉头一皱,登时人急计生。

 只听“轰隆”一声,蓬莱魔女一掌击碎了船舱的板壁,拾起了七八片破板,突然纵起,身似离弦之箭,已离开了那只小船。那只小船受了她一掌之力,下沉加速,也就在她离开的时候,完全沉没了。

 那盗魁笑道:“你这魔女急着要去喂鱼吗?我可不能容你这样轻易死去。”二十多丈宽的水面,虽然风浪不大,但任凭绝顶轻功,那也是决计不能一跃而过的,故此那盗魁以为蓬莱魔女是意图自尽。

 哪知话犹未了,只见蓬莱魔女在半空中一个翻身,抛下了一片木板,落下来时,脚尖刚好点着那片木板,只是借着这一“点”之力,登时身形又再腾起,轻功之妙,当真是难以思议!

 黄衣盗魁这一惊非同小可,连忙喝道:“放箭!”蓬莱魔女在半空中又是一个翻身,手挥拂尘,将乱箭拂开,说时迟,那时快,又已抛下一块木板,她挡箭、抛板、翻身下落,在箭如雨下的情况中,脚尖仍是不偏不倚地踏着了那片木板,眨眼间,又“飞”起来了!

 蓬莱魔女手中拿着七块破板,只用了五块,就已“飞”过了那二十多丈宽的水面,身形如箭,扑上了那只大船!

 船头上的四名大汉,两柄大刀,一对护手钩,一根铁索,同时斫、刺、挥扫,蓬莱魔女喝道:“下去喂鱼吧!”只听得“当当”两声,她拂尘一带,那根铁索碰着了大刀,护手钩也飞了出去,使护手钩和使铁索的同时跌翻,那两个使大刀的一个被蓬莱魔女踢落,一个被她的拂尘扫着胸膛,四条大汉,竟是在一招之内,果然如蓬莱魔女所言,都跌下江中了。

 黄衣盗魁暴喝一声,掌力疾吐,要趁她立足未稳,将她劈下水去。蓬莱魔女喝声“来得好!”拂尘搂头一罩,左手长剑亦已倏的出鞘,一招“玉女投梭”,刺那盗魁的膝盖,这一招是攻敌之所必救,那黄衣盗魁慌不迭地缩脚闪避,说时迟,那时快,蓬莱魔女已在船头站稳了脚步,拂尘挥舞,又把两名盗党打得胸骨碎裂,跌下江中。

 只听“喀喇”一声,原来是那盗魁的掌力震断了船桅,一面大帆落下,船只受了风力,侧过一边。蓬莱魔女心道:“这厮功力委实不弱,倒不可小觑了!”那盗魁以最刚猛的混元掌力,乘着蓬莱魔女身子悬空的时候袭击,仍未能伤损蓬莱魔女分毫,反而给她在一招之内迫得退入舱中,心中更是吃惊。

 说时迟,那时快,蓬莱魔女一上了船立即如影随形,跟踪迫击。那盗魁喝道:“好呀,我拼着毁了这只船,与你拼了吧!”反手一掌劈出,“呼”的一声,船舱板壁破裂,江面无风,但那只大船在掌力震撼之下,却似在大风大浪之中挣扎一般飘摇不定。

 蓬莱魔女冷笑说道:“好极了,你既舍命,敢不奉陪!”蓬莱魔女刚才在那小船上对付那对艄公夫妇,由于心有顾忌不敢全力搏斗,反而着了道儿。如今她上了大船,暗自寻思:“这盗魁功力不弱,要擒他实是不易,好,我这条命就算是拾来的,伤得一个便是一个,也不必顾虑有没有人给我驾船了。”当下,把心一横,也是全力施为,招招都使杀手。

 掌风剑影之中,乒乒乓乓之声震耳欲聋,船上的桌几板凳等等物事,打得一团稀烂,船篷被掌风揭去了一大块,哗啦啦的倒塌下来,船舱板壁四面打开了天窗,这大船本有十多二十个盗党,在这场恶斗之中,个个吓得心惊胆战,哪敢插手,纷纷跳入江中,其中有几个跳得慢的,受了蓬莱魔女的剑伤,鲜血染红了江面。

 艄公这时已醒了过来,与妻子齐声叫道:“舵主走吧!”黄衣盗魁道:“你去调人,我与这魔女是不死不休!”其实他口出壮言,心已微怯。只因他已被蓬莱魔女的拂尘罩着,倘若回身跳水,定被魔女拂尘内力所伤,是以只能力战,等待强援,要想逃走,那是决计不能了。

 蓬莱魔女一个“移形换位”,拂尘仍然罩着那盗魁的身形,“唰”的一剑却已向那妇人刺去,那妇人用分水蛾眉刺一挡,这回蓬莱魔女是用了全力,那妇人焉能抵敌,“喀嚓”连声,两支蛾眉刺同时削断。艄公将妻子猛的一拉,“扑通”跌入江中,蓬莱魔女主要是对付那个盗魁,一招杀不了那个妇人,也就无暇追击。艄公夫妇一走,空荡荡的大船上就只剩下蓬莱魔女与那盗魁了。

 蓬莱魔女大显本领,剑招催紧,左右穿花,指东打西,指南打北,剑光如练,霎时间将敌人前后左右的退路全都封闭,拂尘又罩着他的身形,喝道:“你是何人?既然知道我柳清瑶的名字,为何还敢拦江截劫?你如今知道厉害了么?快快投降,饶你不死。”

 那黄衣盗魁虽然心有怯意,但他是长江霸主的身份,却也不肯示弱,哈哈大笑道:“你在北道称雄,我在长江也不是无名之辈,你当我是没脊骨的小贼么?岂能向你投降,你别得意,你以为你准能胜我,难道我就没有厉害的手段了么?”蓬莱魔女“唰”的一剑刺去,削下了那盗魁的一截袖子,喝道:“你还不通名领死?”那盗魁道:“好,你洗耳恭听!”趁着蓬莱魔女剑招略缓,双臂箕张,向外一展,倏地一招“苍鹰展翅”,便要擒拿蓬莱魔女手腕。这招擒拿手使得险到极点,也凶到极点,蓬莱魔女正要听他通名,冷不防几乎着了道,幸在她步法轻灵,应变迅速,一觉不妙,倏地转身,只听得“嗤”的一声,接着又是“唰”的一响,蓬莱魔女的一幅衣襟被那盗魁撕破,那盗魁的左臂却被蓬莱魔女的利剑划破了一道五寸多长的伤口,两相比较,当然是那盗魁大大吃亏,但蓬莱魔女本来可以不用吃亏,却几乎受了暗算,心中更为气怒,冷笑喝道:“我剑下不杀无名之辈,今日权且破例一遭!”言下之意,既把那盗魁当作无名小贼看待,又声言要取他性命,那盗魁听了,也是气得七窍生烟,怒骂道:“蓬莱魔女,你死到临头还敢逞强?待我给你念往生咒的时候,再告诉你我的名字,让你做个明白的鬼魂,那也不迟。”蓬莱魔女冷笑道:“且看你有什么厉害手段?”寻思:“最多又是故伎重施,击破这一只船。那也算不了什么,极其量同归于尽,你还得死在我的前头。”蓬莱魔女豁着玉石皆焚,攻势更紧,尘剑兼施,俨如长江大河,滚滚而上,杀得那盗魁只有招架之功,毫无还手之力。在激战之中,蓬莱魔女仍然眼观四面,耳听八方,只见江面上盗徒争先逃命,耳中也没有听到刺凿的声音,心中暗暗奇怪,“除了凿船,他们还有什么伎俩?”她哪知道,这只大船甲板坚厚,潜在水底凿船,最少也得花一日时间才能弄穿,盗徒当然不会出此下策。

 激战中那盗魁又着了蓬莱魔女的一记拂尘,饶是他练有金钟罩的功夫,黑的胸膛上也现出了通红的几道血痕,眼看就要毙命在蓬莱魔女尘剑之下,忽听得号角呜呜,长江上突然来了十几只大船,船头上旗号鲜明,竟是金国的水师。这一队水师远远地将他们这只船围着,却不过来。一个娇滴滴的声音笑道:“蓬莱魔女,你不想在长江里洗个澡吧?还不快快弃剑投降?”原来正是那玉面妖狐,她也在金国的水师船上。正是:

 妖狐潜入江南境,掀起长江一片涛。

 欲知后事如何?请听下回分解。

上一章 目录
全部章节(共120章)
下一章

投诉建议

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,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