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二回 半阕新词几行泪 一般心事两逃情

 北宫黝再次现出迷茫的神色,喃喃自语:“武林天骄?武林天骄!”蓬莱魔女皱眉道:“怎么?难道你还没听过他的名字?”北宫黝说道:“武林天骄的大名如雷震耳,金国的武士只要是上得台盘的人物,私下里都会谈及这位武林天骄,他的事我也有所闻,可是,可是我却不知从何说起?嗯,武林天骄,武林天骄!笑傲乾坤!”他突然把“武林天骄”与“笑傲乾坤”连起来说,蓬莱魔女听得莫名其妙,说道:“武林天骄与笑傲乾坤有何关系?他们并不是同一个人呀!”

 北宫黝道:“我当然知道他们不是同一个人,但他们的身份却有一点相似的地方,因此我就把他们连起来想了。我这么说,可以使得你容易明白。”蓬莱魔女说道:“好,那你就说吧,他们有哪点相似?”北宫黝说话一多,精神已是有点支持不住,上气不接下气。蓬莱魔女一掌贴着他的背心,真气输送进去,大大减轻了他的痛苦,说道:“你只要尽说实话,或者我可以饶你一死!”

 北宫黝精神一振,说道:“在你们汉人中,武林第一高手是笑傲乾坤,对不对?”珊瑚“哼”了一声,意似不以为然。蓬莱魔女却道:“不错,他的本领是比我高明,珊瑚你别打岔。”北宫黝才瞿然省起,连忙说道:“柳女侠,以前我未见过你的武功,只是听得人家那么说,把笑傲乾坤抬得太高了,你别见怪。”蓬莱魔女道:“我已经自认不如他了,怎会怪你?我不要你恭维,只要说实话,我就高兴。”

 北宫黝定下了心,继续说道:“我听说笑傲乾坤近年来名头很大,中原武林高手大概都听过他的名头,对他佩服得很,但却很少人知道他的实姓真名,对吗?”蓬莱魔女道:“不错,但这与武林天骄又有何关?”北宫黝道:“武林天骄的情形也正是如此,金国武士都公认他是武林第一高手,人人对他都是敬畏万分,可是却不知他的真实名姓。”蓬莱魔女道:“哦,原来是这一点相同。”未免有点失望,闹了半天,连武林天骄的姓名,仍是不知。只听得北宫黝又说道:“很少人知,当然也还是有人知道的。”蓬莱魔女忙道:“是谁?”北宫黝道:“据我所知,有两个人是知道武林天骄的底细的,一个是金国御林军统领檀道清,另一个就是皇上,不、完颜亮了。”北宫黝是完颜亮的御前侍卫,称完颜亮为“皇上”已成习惯,一时改不了口,蓬莱魔女也不骂他,说道:“好,完颜亮大约是不会对你说的,檀道清是你的顶头上司,总会对你说过吧。”北宫黝道:“我在檀道清眼中是个外人,我几次向他问及武林天骄的名字,他总是要我别多管闲事。”原来北宫黝既非汉人亦非金人,而是奚族人,故而他自认在金主的御前恃卫中,他是一个“外人”。

 那檀道清就是因为那晚(蓬莱魔女初遇武林天骄那晚)在泰山上败在蓬莱魔女手下,蓬莱魔女要他供出武林天骄的底细,他坚不肯说,因而自杀了的。蓬莱魔女颇为懊恼,只听得北宫黝说道:“檀道清已死,武林天骄姓甚名谁,恐怕只有、只有完颜亮知道了。”珊瑚哼了一声道:“那你这番话不是白说了吗?”

 蓬莱魔女道:“名字没有什么紧要,你不知道,也就算了。你的同僚既然常常谈及武林天骄,那么或多或少你总会知道一些关于他的事情,他是什么身份?”北宫黝道:“他们谈的多半是关于武林天骄的神奇武功,至于他的来历,也并不怎么清楚。”珊瑚怒道:“又不清楚,那么你清楚的是什么?”蓬莱魔女道:“对,你知道多少就说多少吧。”北宫黝道:“我只知道一点,武林天骄是皇……是完颜亮切齿痛恨的一个人。”蓬莱魔女怔了一怔,诧异已极,心想:“我那晚行刺完颜亮,功败垂成,都是因为有个武林天骄在暗中保护完颜亮的缘故。完颜亮却怎的会痛恨他?”因问道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 北宫黝道:“完颜亮为什么恨他,原因我不知道。但我知道完颜亮曾几次三番派人去杀武林天骄。”蓬莱魔女大大惊奇,诧道:“有这样的事?”北宫黝说道:“金国武士素来佩服武林天骄,谁都不愿与他作对,可是上命差遣,身不由己,却又不能不去。据我所知,已经去了三批人,说也奇怪,那些人去了之后,就如泥牛入海,杳无踪迹,从此音讯全无,人当然也不再回来了。也不知他们是给武林天骄杀了,还是因为不愿与武林天骄作对,因而逃到远方,藏匿起来了?现在的金国国师鸠罗上人,他有两个师弟,就是因为奉命去追查这些武士的下落,连带这两个人也失踪了。鸠罗上人不是金国人,他为了两个师弟失踪之事,对武林天骄又忌又恨,他自动请求派去查缉武林天骄,就在柳女侠你那晚大闹泰山的第二天,他就动身了。鸠罗上人自负得很,不过金国的武士对他却并不佩服,人人都说他的武功比起武林天骄,就似小星之与日月争光,太不自量了!”蓬莱魔女笑道:“这我早已知道。”

 北宫黝尽其所知,将有关武林天骄的事情,都一一说与蓬莱魔女知道了,可惜他所知有限,仍然未能摸清武林天骄的底细。蓬莱魔女正在寻思还有什么事情要向他查问,忽听得一声长啸,宛如龙吟,蓬莱魔女吃了一惊,心道:“这是何人?难道是笑傲乾坤?”但她再听了一声,啸声的功力虽然深厚,比之笑傲乾坤华谷涵,那还是差了一截,正在思疑,已有军士前来报告,说是有人求见耿照,话犹未了,只见一人一骑,已驰到跟前,原来是东海龙东园望。东园望翻身下马,说道:“柳女侠你也在这儿,这更好了。”

 耿照暗暗纳罕,寻思:“我与他素不相识,他却怎的突来找我?”要知东海龙是武林前辈,耿照不过是初出道的少年,虽说不久之前,耿照在公孙奇家中曾见过东海龙,但那时耿照已被公孙奇点了穴道,而东海龙则是向公孙奇寻仇,他匆匆而来,匆匆而去,根本就未曾与耿照交谈半句。耿照知道是他,他却未必知道当时有个耿照,所以实在说不上相识。蓬莱魔女柳清瑶也觉他的话里有因,颇感疑惑。当下耿、柳二人同时尊了他一声“东园前辈”,正要问他来意,东海龙忽地一声喝道:“抬起头来!”耿照不觉愕然,蓬莱魔女却知道这一声就是为北宫黝而发,心里想道:“他来得正好,我正愁不知如何处置北宫黝,不如就让他领去管教吧。”

 原来北宫黝生平最怕的就是这位大哥,他一见东海龙来了,就立即低下头来去,瑟缩一旁,岂知仍是逃不开东海龙的眼睛,只好抬起头来,嗫嗫嚅嚅地叫了一声:“大哥。”

 东海龙面色铁青,“哼”了一声,冷冷说道:“谁是你的大哥,北宫黝,你还有面见我吗?”北宫黝颤声道:“大哥恕罪。”东海龙戟指骂道:“你的所作所为,我都已知道了。你可知道人家叫你做什么?人家叫你做北芒狗!把你看作一条金国的看门狗!英雄侠客原本不是人人可以做的,我也不期望你做什么英雄侠客,但大是大非却总是要顾的,一个人也总得有几分骨气的,你不怕辱没祖宗,自甘作狗,我这个曾被你尊为大哥的,脸皮却给你剥光了!”北宫黝被他骂得抬不起头,脸上一阵青一阵红,低声道:“大哥,我知错了。”东海龙又骂道:“我也曾有信给你,劝你回头,又托过朋友劝你,你却屡劝不醒,阳奉阴违,越陷越深,你知道什么?哼,你这次与张定国勾结,又害死了耿元师,端的是丧心病狂,天理难容!”东海龙越骂越气,双眼火红,忽地一掌击下,将北宫黝的天灵盖击碎,蓬莱魔女想要阻拦,已来不及!

 蓬莱魔女本来还有些话要问北宫黝,她也料想不到东海龙突然便将把弟打死,但人已死了,也只好算了。心里想道:“那北宫黝之罪,实也该死。东海龙虽然暴躁了些,但他大义凛然,却是教人佩服!”当下叫兵士将北宫黝的尸体抬下去,与东海龙重新见过了礼,问他来意。

 东海龙道:“我这次是替华大侠华谷涵送信来的。”蓬莱魔女上次苦苦追踪,就是为的想见华谷涵一面,岂知连他的消息也得不到半点。如今忽然碰到了东海龙,当真是“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。”连忙问道:“华大侠呢?他在哪儿?你们是几时分手的?他托你送信与谁?”

 东海龙说道:“华大侠早已渡过长江,前往江南了。”蓬莱魔女道:“哦,他也前往江南,却不知为了何事,前辈可有知闻?”东海龙道:“华大侠途中打听到一个极为秘密的消息,据说金主完颜亮就要兴兵犯宋,准备今年在临安过中秋。”蓬莱魔女问道:“什么时候知道的?”东海龙说了这个消息,见蓬莱魔女和耿照都并不怎样惊异,好似已经知道了的,心里倒也有点奇怪,当下说道:“上月十四那晚,我和他在泰山的玉皇观住宿,玉皇观的主持泰清道人是我的老朋友。我这次在桑家受了伤,华大侠以前与我并不相识,但他却不但以他的绝顶内功为我疗伤,还放心不下,一路送到泰山。当真是古道热肠,令人铭感。”蓬莱魔女这才知道他们两人并非深交,心里有点失望,暗自想道:“这么说来,我所要查询的事情,那还是非见到华谷涵不可了。”

 东海龙接着说道:“那晚我和泰清道长老相逢,在云房作长夜之谈,华大侠独自到玉皇顶赏月。我们正谈得高兴,华大侠忽地从外面跑来,立即催我下山,说是再逗留此地,只怕会有麻烦。我奇怪极了,心想以华大侠的武功,还怕谁来?但他说得这样紧迫,我也无暇细问,只好随他下山。下山之后,他这才告诉我,原来金国的皇帝完颜亮也在山上,随从的高手甚多,他虽然不怕,但打将起来,却怕连累了泰清道人,我的内伤亦未完全痊愈,于我亦怕不利,因此才匆匆拉我下山。”蓬莱魔女在泰山碰见完颜亮那晚是上月十五,心里想道:“原来他是早我一日到泰山的,不知他可曾见那武林天骄没有?他这样匆匆走避,除了照顾东海龙之外,莫非也是为了武林天骄的关系?”

 东海龙继续说道:“华大侠又说,他出去赏月的时候,发现了完颜亮的随从,暗中还偷听到一个消息,那就是金国即将兴兵犯宋的消息了。因此他就在泰山脚下,与我相约,彼此分道扬镳,他前往江南报讯,我则来此拜会耿京将军。华大侠还亲笔写了一封信,叫我面呈耿将军的,哪知我来迟了一日,耿将军已被奸人所害了!有人告诉我,耿相公是耿将军的侄子,这封信只好交给耿相公了。”耿照这才知道东海龙来找他的原因。

 耿照拆开了信,原来华谷涵从前也见过耿京,知道耿京有待机报国之志,他写这封信的时候,还未知道耿京已决意举义,这封信就是通知耿京这个消息,并请他立即举义,扰乱金人后方的。耿照热泪盈眶,说道:“多谢华大侠一副热肠,多谢老前辈远道传书,我叔叔虽然壮志未酬,便遭惨死,但华大侠信中所期望于他的,他都已经做了。”东海龙这时才看出耿照似曾相识,说道:“耿相公,咱们好似在哪里见过?”耿照道:“老前辈真好眼力,老前辈那日驾临桑家堡,斗公孙奇夫妻,晚辈也曾在场。”东海龙道:“对了,你提起桑家堡之事,我倒想起来了。柳女侠,华大侠托我带个口信给你,就是关于公孙奇那厮的。”蓬莱魔女诧道:“华大侠怎知道我在这儿?”东海龙道:“这事说来有点曲折,还是从耿相公身上说起吧。华大侠虽然也没见过耿相公,但他却是知道耿相公的,金虏朝廷在各处通衢大道都悬挂有你的图形,缉拿你呢。”耿照道:“华大侠曾见过我的叔叔,相必是叔叔对他提过我的名字,他见了那‘缉拿叛逆耿照’的悬赏,猜想我一定会投奔叔叔这儿。”东海龙道:“不错,他不但知道你,还知道你和珊瑚姑娘同行。他对我说,你见了耿照,可以托他将口信带给珊瑚姑娘,再由珊瑚姑娘带给柳女侠。想不到柳女侠就在这儿,可不必这样辗转相托了。”蓬莱魔女笑道:“原来如此!”这才明白东海龙刚才来到,一见她面就嚷道:“你在这儿,这更好了!”的意思。当下便即问道:“华大侠托你带的什么口信?”

 东海龙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“华大侠说,那日他是看在柳女侠面上,放过了公孙奇的。他说公孙奇误入歧途,越走越远,听说最近还与玉面妖狐有所勾搭,只怕柳女侠还未知道。公孙奇的事情华大侠是不能多管了,他──”蓬莱魔女道:“他是要我来管这桩事情?”东海龙道:“他没有这么说,他只是要我将这消息带给你。”蓬莱魔女咬着嘴唇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心里难过得很,暗自想道:“桑青虹突然在此出现,与妖狐同在一起,我已经有所怀疑,想不到果然证实了。但愿我师兄只是上那妖狐的当,井非甘心投敌。要不然可令我难为了。”想起恩师只有这个独生儿子,不觉心乱如麻。

 东海龙说道:“好了,我的信已经带到,我也该走了。耿相公,请你在令叔灵前,代我上一炷香。北宫黝为非作恶,我早已知道,他是我的义弟,我未能及时管教,以致酿成今日的大错,我实在无颜在他灵前告别了。但请你告诉他,我已经亲手将北宫黝击毙了。”耿照含泪道:“老英雄大义灭亲,家叔泉下有知,也定然高兴的。”又道:“我们辞灵之后,明日义军就要撤过江南,老前辈可否留在军中,助我们一臂之力?”东海龙道:“我不惯军旅的拘束,过了些时候,我或许也会前往江南,那时再来拜访你们。”蓬莱魔女问道:“老前辈何以这样匆匆便走?”东海龙道:“我三弟西岐凤与一个仇家约会,只怕有性命之忧,约会的日期不久就到,我得先去助他一臂之力。”耿照、珊瑚二人在途中碰见过西岐凤,对此事略有所闻,蓬莱魔女则还是第一次听到,不觉心下骇然。原来在“四霸天”之中,虽以东海龙居首,武功也最为了得,但却还有几分邪气;而西岐凤则文武兼资,所到之处,解难扶危,当真可以称得是游侠一流的人物,武功也不在东海龙之下。蓬莱魔女心想:“武功得胜过东海龙、西岐凤的只是有限几人,这西岐凤的仇家却不知是何等样人,他们二人竟要合力对付,难道又是像武林天骄那样的奇人?”但这类武林仇冤,当事人不说,旁人却是不便多问。

 东海龙叹了口气,道:“我的三弟四岐凤行侠仗义,胜我多多。但二弟南宫造却又是个不成器的东西,虽然还不至于像北宫黝那样沦为金人鹰犬,也是作恶多端。听说他现在江南作独脚大盗,我此次与三弟赴仇家之约,是否保得住性命回来,还未可知,要是我不幸身亡了,就请耿相公给我带个信儿给华大侠,请他代我管束管束我这二弟。耿相公此去江南,料想迟早会见得着华大侠。”耿照道:“邪不胜正,老前辈此行,定卜逢凶化吉,可以无忧。至于老前辈的吩咐,我自当记在心上。”珊瑚心想:“这南山虎南宫造是我的杀父仇人,你不清理门户,我也要为父报仇的。”但她听东海龙的口气,对南宫造似乎多少还有点姑息的意味,他只是请华谷涵代为“管束”,并非请华谷涵“诛凶”,珊瑚心有不满,因此也就不愿将自己报仇之事和东海龙说了。

 东海龙去后,珊瑚忽地笑道:“姐姐,你一直在探听华谷涵的下落,如今已经知道他的确实消息了,何不与我们也同往江南?玉面妖狐虽然可恨,但不妨暂搁一边,待咱们从江南回来之后,再料理她不迟。”蓬莱魔女双颊微现红晕,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不是为了玉面妖狐,我是为了公孙奇。我要阻止他上妖狐的当,此事刻不容缓,等下待我辞灵之后,我就要动身往桑家堡了。”珊瑚说道:“这公孙奇反正已是个坏人,小姐,你又何必为他多费心力?”蓬莱魔女苦笑道:“江湖上人人当我是魔女,难道你也以为如此么?”珊瑚道:“我知道小姐还有菩萨心肠,但……”蓬莱魔女打断她的话道:“你既知道,那就不必多说了。菩萨普渡众生,难道我就不应去拯救一个公孙奇。”珊瑚听她这么说,只好默不作声了,心里还暗暗在奇怪。她却不知公孙奇乃是蓬莱魔女的师兄。

 一行人回到济南,辛弃疾督促兵士,立即搭起灵堂,大厅上设起耿京的牌位,耿京的属下都换了白衣,前来致祭。耿京没有儿子,由耿照披麻带孝,以侄代子,在灵前答谢。午时一到,灵堂外三声炮响,辛弃疾亲自行刑,将张定国处死,端了三木杯血酒进来,在耿京灵前洒了,悲声说道:“元帅,你的大仇已报,请你在九泉之下瞑目!”灵堂内人人掉泪,个个伤心。

 耿京生前的卫士将一把宝剑双手捧起,说道:“辛将军,这是元帅的宝剑,遗赠将军,请将军仗此宝剑,扫平金虏,恢复中原。”辛弃疾拔剑出鞘,“喀嚓”一声,将香案一角斫了,亢声道:“元帅吩咐,弃疾决不敢忘!倘有二心,有如此案!”回头叫那卫士道:“取纸笔来!”挥毫落纸,嗖嗖有声,片刻间已成了一阕新词,说道:“耿元帅,你赠我佩剑,我无以为报,谨以芜词一阕,奉献灵前。元帅呀,你与我到临安开怀痛饮之约,我还没有忘记,可惜你已经不能践约了!明日我就与弟兄遵承遗志,横渡长江,请元帅英灵庇佑!”当下捧起词笺,悲声念道:“将军百战身名裂,向河梁,回头万里,故人长绝。易水萧萧西风冷,满座衣冠似雪,正壮士悲歌未彻。啼鸟还知如许恨,料不啼清泪长啼血,谁共我,醉明月!”慷慨悲歌,听得人人感泣。

 耿照拭了眼泪,道:“辛大哥,你领了元帅佩剑,以后这副重担,就得你来挑起了。还望节哀。”一众军官都在灵堂,当下众口一辞,就在灵前推举辛弃疾作为主帅。大事已定,宾客一―辞灵。

 蓬莱魔女向辛、耿二人告别,辛弃疾道:“这次敉平乱事,全仗柳女侠鼎力相助,以后还望柳女侠同心为国,图复中原。”蓬莱魔女道:“将军放心,待你们王师北返之日,我定与义军前来迎接。”话中之意,已表示了要执行耿京生前与辛弃疾所定下的计划,发动各处义军,在敌后接应。只因人多口杂,故此不便明言。辛弃疾听了,大为欣慰,一再致谢。

 珊瑚道:“我送柳姐姐一程。”耿照因是代替孝子的身份,要在灵前答谢宾客的致祭,不便送行,便在灵前洒泪别过。

 送了一程,蓬莱魔女说道:“妹妹,你回去吧。”珊瑚道:“时候尚早,不必着忙。姐姐,你传我的天罡拂尘三十六式和柔云剑法,有些地方我还不大明白。”蓬莱魔女道:“你说吧,是哪几招?”蓬莱魔女边行边说,详细给珊瑚讲解其中奥义,不知不觉,已离城有十多里,珊瑚所要问的,也都已问了。蓬莱魔女笑道:“你悟性过人,熟习了这天罡拂尘三十六式和柔云剑法,尽可以对付那南山虎。送君千里,终须一别,日头已经过午,你不怕耿照惦记你吗?你还是回去吧。”

 珊瑚忽道:“姐姐,我不回去了。”蓬莱魔女怔了一怔,道:“怎么你不回去了。”珊瑚道:“我已经留了一封信给耿照,告诉他我要跟随姐姐,不能与他同行了。”蓬莱魔女皱眉道:“怎么,你不想到江南报那南山虎杀父之仇么?”珊瑚道:“杀父之仇,怎能忘记?姐姐,我在此与你分手,分手之后,我就要前往江南了。”蓬莱魔女愕了一愕,说道:“那你又说要跟随我?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珊瑚“噗嗤”一笑,扮了个鬼脸,说道:“我不是这么说,他怎会相信我呢?”她虽然装出顽皮的神态,面上带着笑容,但却是苍白的笑容,笑声中也带着凄凉的意味。蓬莱魔女恍然大悟,说道:“哦,原来你是避开耿照,单独前往江南。”珊瑚低下了头,说道:“不错,我是不能再和他在一起了。我不愿他多所猜疑,所以捏造出一个离开他的藉口。”蓬莱魔女茫然问道:“你为何如此,耿照他待你不是很好么?”珊瑚说道:“正因为他待我太好了,他待我一直就似亲生的兄妹一般,我不愿他因我难为。”蓬莱魔女轻轻叹息,道:“我明白了,你不但是为了耿照,也是为了成全别人。但你心里不难过吗?”

 珊瑚眼角有晶莹的泪珠,说道:“姐姐,你别劝阻我了。我的确是难过的。可是,我倘若不离开耿照,有人会比我更难过的。秦姑娘的身世和我一样,都是父母双亡的孤儿,但她比我更可怜,我还有你这么一个姐姐,还有玳瑁、明珠等一众姐妹。她却只有耿照一个人是可以倚靠的了。她和耿照是青梅竹马之交,对耿照是深情一片,姐姐,难道你还看不来吗?他们经过了许多苦难,几乎反目成仇,如今才得误会冰消,重新相聚,我怎好还插在他们中间?”

 蓬莱魔女默然无语,眼角也有点潮湿了。珊瑚道:“姐姐,你以为我做得不对么?换了你,你怎么样?”蓬莱魔女紧紧握着她的手,说道:“妹妹,你真是个好姑娘。不错,换了我我也也会这样做的。”珊瑚看了看天色,抑泪笑道:“好了,这回我可真得走了。姐姐,我盼望你也早日能到江南。那笑傲乾坤华谷涵现在正在江南呢。”

 珊瑚抄另一条路走了,她不走回头路,为的是要绕过济南,取道前往江南。蓬莱魔女目送她的背影,直至不见,怅然久之,这才独自前行。走了一会,忽听得马铃叮当,有一骑马追赶上来,骑在马上的是个少女,远远的就扬声叫道:“柳女侠,请等等我。”蓬莱魔女不觉又是一怔,说道:“咦,秦姑娘,你怎么也来了?”

 秦弄玉翻身下马,到了蓬莱魔女跟前,说道:“珊瑚姐姐回去了么?”蓬莱魔女顾全珊瑚的心意,不想说穿,便点点头道:“早回去了。你在路上没有碰见她么?”蓬莱魔女知道她是来追珊瑚回去的,正想替珊瑚砌辞掩饰,说她是抄小路回城的。秦弄玉已露出欣悦的神气说道:“幸好她没有碰上我。我是抄小路来的,我不想给她看见。”蓬莱魔女诧道:“为什么?”秦弄玉道:“因为我不想回去了。”蓬莱魔女更是惊奇,问道:“这却为何?”秦弄玉说道:“柳女侠,我会告诉你的,我先求你一件事情,你可肯答允么?”

 蓬莱魔女道:“你要什么,尽管说吧。”秦弄玉道:“我求你收我做你的丫鬟。”蓬莱魔女说道:“秦姑娘,你折煞我了。你的父亲和我的师父是同一辈的朋友,咱们只能以姐妹相交。”秦弄玉道:“我的杀父之仇,全凭你的指示,才知道真正的仇人,我身受的不白之冤,也是全蒙你昭雪。柳女侠,你对我的大恩大德,我是粉身碎骨,难以为报。你就让我替代珊瑚姐姐,在你身边服侍你吧。”说罢,就向蓬莱魔女盈盈拜下,蓬莱魔女衣袖一展,发出一股柔和的力道,将她扶住,说道:“这决不敢当。即使是珊瑚,我也从没有将她当作丫鬟看待。秦姑娘,你和耿照同年生的,是也不是?”秦弄玉听她突然提起耿照,不明其意,怔了一怔,说道:“不错。”蓬莱魔女道:“这么说,我比你痴长两岁,我且妄自尊大,你就叫我一声姐姐吧。”秦弄玉道:“柳女侠,你对我太好了。”叫了一声“姐姐”。蓬莱魔女这才受了她的一拜。

 秦弄玉道:“姐姐,你不要我做你的丫鬟,请你也让我跟随你吧,我已是无家可归的人了。”蓬莱魔女道:“你不是还有个表哥吗?你应该跟随耿照,为什么要离开他呢?”秦弄玉眼圈一红,说道:“我不愿令他难为,我在他的身边,非但我自己心中不安,他将来也会后悔的。”蓬莱魔女听她说的和珊瑚一模一样,心里已明白了,大为感动,轻轻地抚摸她的头发,柔声说道:“妹妹,你有什么心事,对姐姐说了吧。”

 秦弄玉眼角沁出晶莹的泪珠,说道:“我已反复思量过了,唯有离开他,我才能无愧于心。”蓬莱魔女道:“你这是为了珊瑚吗?”秦弄玉道:“为了珊瑚姐姐,也是为了他。珊瑚姐姐对我表哥恩深义重,我现在也已知道了,珊瑚姐姐的身世与我一样可怜,也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,我不能让她难过。”她拭了眼泪,继续说道:“姐姐,我想跟随你还有一样私心:现在我已知道了我的杀父仇人,但自恨武艺低微,只怕不能亲手报仇。姐姐,你就让我服侍你,闲时我也可以跟你学学武功。”说罢又要下拜,蓬莱魔女将她扶起,说道:“不要如此,好妹妹,你听我说。我说珊瑚已经回去是骗你的,她没有回去,她是独自走了。因为她的想法和你一样,她也不愿意令你伤心,决意离开耿照了。”秦弄玉“啊呀”一声,心中一片茫然,登时呆了。蓬莱魔女轻轻将她扶住,接着说道:“好妹妹,你要跟我在一起,我很感激,但我不能让你如此,你静下来好好想想,别辜负了珊瑚的心意,还是回去吧!”说到此处,忽地出手如电,点了秦弄玉的穴道,转眼间不见人影。

 秦弄玉这才恍然大悟,原来蓬莱魔女点她的穴道,其实正是以本身的绝顶内功,替她打通了三焦经脉,这经脉一通,以后修习上乘内功,便可以事半功倍了。秦弄玉又是感激,又是迷茫,心中想道:“珊瑚姐姐走了,柳女侠也走了。我呢?我应该往哪儿去?”当真是天地茫茫,却不知何处是可以安身立命之所?她翻来覆去地想了又想,终于还是决定了不变初衷,想道:“我不能让照哥被骂作忘恩负义之人,我若是不离开他,珊瑚姐姐是决不会回头的了。与其三人不幸,何如让我一人把愁苦独自承当?唉,柳姐姐,你对我的恩义,我是永远不会忘记,但你叫我回到耿照那儿,这番好意,我却是只能心领了。”秦弄玉心意已决,便跨上白马,单骑北走。她准备将父亲迁葬之后,再去找那玉面妖狐报仇。

 暂且按下秦弄玉、珊瑚等人不表。且说蓬莱魔女回去探望她的师兄,一路上也是怅怅惘惘,难遣愁怀。走了两天,已到了孤鸾山下,公孙奇夫妇所住的桑家堡,就在这山中了。这时已是二更时分,月淡星稀,夜色朦胧,蓬莱魔女心道:“我要查访真相,今晚月色朦胧,正好行事。免得惊动众人。但我单独见师兄呢还是也见师嫂?嗯,这师嫂是大魔头桑见田女儿,只怕未必与我们一样心肠?师兄误入歧途,多半就是因为她的关系。”蓬莱魔女小时她师兄对她甚好,因此蓬莱魔女对师兄也总是宽恕多些,不肯相信她师兄已坏到不可收拾。

 这孤鸾山山形陡峭,但也难不倒蓬莱魔女,她施展轻功,片刻之间,已上到半山,茅草高逾人头,山风吹来,猎猎作响。蓬莱魔女正自心中思想,夜色迷朦中,忽见峰顶似有一溜轻烟,转瞬即逝。蓬莱魔女大吃一惊,心道:“难道是我眼花了?谁人如此本事?”心念未已,忽听“嘎”的一声,原来是一只夜枭,从她头顶飞过。蓬莱魔女哑然失笑,心道:“我还当是笑傲乾坤或是武林天骄呢。”想起了笑傲乾坤华谷涵,又不禁心下黯然。她与华谷涵几次失之交臂,如今一南一北,又不知何日相逢了。她一见风吹草动,立即便会想起“笑傲乾坤”,那当然是因为在她的心中,时刻都在思念着华谷涵的原故。但说也奇怪,“武林天骄”处在她的敌对地位,她也会不时地想起他来。而且每每在想及“笑傲乾坤”之时,同时也就想起“武林天骄”。

 不消多久,蓬莱魔女已翻过了孤鸾山主峰,从另一边溜下,悄悄地进入桑家堡,堡中武士虽多,却没一人发现她的踪迹,正是:

 苦心一片何人识,为报师恩到此来。

 欲知蓬莱魔女见了公孙奇之后如何?请听下回分解。

上一章 目录
全部章节(共120章)
下一章

投诉建议

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,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