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回 听鼓依稀闻叹息 追舟隐约见伊人

 耿照没精打采地押解囚车前往济南,暂且按下不表。且说蓬莱魔女施展绝顶轻功,向连清波逃走方向追去,追了一程,前面是一条泥泞小路,马蹄痕迹分明。蓬莱魔女心中暗喜,想道:“那匹马驮着两个人,在这种稀烂的泥路上,一定跑得不快。跟着这蹄印追下去,何愁追不到他们。”

 蓬莱魔女提一口气,使出了“八步赶蝉”的本领,脚不沾地,几乎是御风而行,转瞬间就走过了那条泥泞小路,弓鞋上不过沾了几片泥土。蓬莱魔女揩拭干净,再向前行,前面是比较干净坚实的黄土路,但那匹坐骑刚从泥泞的路上走过,所以仍是一步一个脚印,十分清楚。

 可是蹄痕虽然分明,她却碰到了一个难题,原来前面还有一条岔路,而且两条路上都有马蹄痕迹。蓬莱魔女到了路口,仔细审视,两条路上的蹄印也是一般大小,看得出是同一骑马踩出来的。蓬莱魔女甚为纳罕,寻思道:“这妖狐不知弄什么玄虚?究竟她是向哪条路走了?”

 蓬莱魔女略一犹疑,先向左边那条路追去,走出了六七里地,忽然不见了马蹄的痕迹,就似那一骑马到了此地突然消失了似的。蓬莱魔女更为纳罕,心想:“我且回去向另一条路再追,我就不信那妖狐当真就会妖法。”她回到来的路口,向右边那条小路再追,不料走了一程,又是如出一辙,马蹄的痕迹忽然又不见了。蓬莱魔女究竟是个江湖上的大行家,她呆了一呆,蓦地恍然大悟:“我上了这妖狐的当了!”原来连清波在一条路上走了一程之后,便用厚布裹住马蹄,从路旁的草地回到原来的路口,再解开厚布,又从另一条路走了一程,然后再如法施为,一去无踪。待蓬莱魔女想出个中道理,她已是白费了许多时间,而且也还未知道连清波究竟是向哪条路走,当然是无法再追上连清波了。

 蓬莱魔女大为懊恼,只好放弃追踪,心想:“我且到了济南,见了耿照再说。”她白白走了几十里冤枉路,到得济南,已是二更时分。这时济南刚被耿京的义军攻占,防守得极为严密,四面城门都布满了兵土,每一个进出的行人,都要受到仔细的盘查。蓬莱魔女急着要见耿照,不愿多耽搁时候,她情知耿京叔侄和辛弃疾那些人,在攻占了济南之后,定是驻在府衙,心想:“我且和他们开个玩笑,迳自到府衙去作个不速之客。”当下施展绝顶轻功,飞身掠上城头,从一间间的民房上踏过,直扑府衙。守在墙头的那些兵士只觉微风飒然,从他们身边掠过,连蓬莱魔女的影子也未瞧见,只是觉得这阵风来得奇怪,却怎知已有人在他们众目睽睽之下,业已进城。

 府衙里灯火通明,斗酒喧闹的声音喧腾于外,原来耿京正在大堂摆下庆功宴,大宴今日有功将士。蓬莱魔女很容易就找到宴会的所在,在屋顶上望下去,只见一众军官划拳赌酒,笑逐颜开,好不热闹。当中坐着的是个中年将军,甚为威武,辛弃疾就坐在此人身边。蓬莱魔女心想:“此人想必就是耿照的叔叔、义军的统帅耿京了,但却怎的不见耿照?”

 心念未已,只见耿京站了起来,哈哈笑道:“今日旗开得胜,攻下了济南,又抄没了那活阎罗的万贯家财,俘获了金虏的许多官儿,这都是靠了幼安(辛弃疾之字)的策划,功劳簿上,应该记上幼安兄的首功!”众军官纷纷举杯向辛弃疾祝贺。耿京又道:“幼安兄文才武略都是出色当行,各位喝了这杯酒,请听听幼安兄刚刚填好的新词!”众人意兴更豪,纷纷道好。

 耿京把手一招,唤来了几条关西大汉,各抱铁板铜琶,高声唱道:“渡江天马南来,几人真是经纶手?长安父老,新亭风景,可怜依旧!夷甫诸人,神州沉陆,几曾回首?算平戎万里,功名本是,真儒事,君知否?……”

 一曲未终,已是喝彩声四起,蓬莱魔女也忍不住大声赞道:“壮哉,此词!”就在铜琶铁板声中,自屋顶一跃而下!

 众军官哗然大呼,有几个胆子较小的,还未看得清楚,就在高叫:“刺客!”说时迟,那时快,蓬莱魔女脚尖刚刚着地,便听得金刃劈风之声,有个军官已是拔刀向她斫来。

 蓬莱魔女微微一凛,心道:“耿京帐下果然人才甚多,这人的武功就不在耿照之下。”辛弃疾连忙叫道:“张都尉,住手!这位就是我刚才所说的柳女侠。”那军官怔了一怔,立即收招。但仅仅在辛弃疾说这一句话的时候,也已连斫了六六三十六刀,刀法之快,实是难以形容。不过他的刀锋连蓬莱魔女的衣裳也未沾上,他心中的骇异也是更在蓬莱魔女之上。座上那一众军官,几曾见过蓬莱魔女这等美妙的身法?在蓬莱魔女闪避那六六三十六刀的那一瞬间,个个都是目眩神摇,紧张得几乎闭了呼吸,直到那军官收刀之后,众人才不约而同地吐了口气,突然间爆出了如雷的喝彩声!

 辛弃疾从严家回来之后,早已把蓬莱魔女相助之事,对耿京以及同僚说了,这时他们知道来的就是蓬莱魔女,都是不胜欢欣。耿京亲自出来迎接,蓬莱魔女笑道:“我无礼闯席,还望将军恕过。”耿京哈哈笑道:“柳女侠是请也请不来的。多承相助,难得到来,请让我先敬一杯。”蓬莱魔女与耿京干了一杯,刚才那个与她交手的军官,也上来与她相见。

 辛弃疾道:“这位是步兵都尉张定国,张将军。”那张定国伸出手来,哈哈笑道:“久闻女侠大名,如雷贯耳,今日一见,果然胜似闻名!”他伸出手来,这是要和蓬莱魔女拉一拉手,表示亲近的意思。虽说江湖儿女脱略形骸,而这种礼节,也很普遍,但一般都是行于两个男子之间,若是一男一女,由男的先伸出手来表示亲近,这在江湖上却也是很少见的。

 蓬莱魔女心中一动,暗自想道:“是了,我刚才只是闪避他的快刀,未曾还过一招,想是他要试探我的武功深浅来着。”蓬莱魔女性情豪迈,也不放在心上,就大大方方地伸出手去,与他一握,果然感到对方的内力,透过掌心,攻击过来,试探的虚实。蓬莱魔女玄功默运,将他攻过来的内力化解于无形,但见他一双眼睛骨碌碌地转动,神色似是惊疑不定,还自不肯放手。蓬莱魔女不觉有点不悦,心道:“这人怎的如此不识进退?”当下略显本领,指尖在他掌心轻轻一颤。张定国登时似感到有一根细如游丝的炽热火线,从他虎口钻入,又似一根无形的银针似的,刹那间就从虎口上升到肘端的“曲池穴”,刺了一下,张定国的一条臂膀登时酸麻,热辣辣的好不难受,吓得他慌不迭地松手,满面通红,连忙说道:“柳女侠真好本领,佩服,佩服!”蓬莱魔女一笑说道:“张将军的快刀,我也是佩服之至。”旁人见他们互相客气,还只道他们是为了刚才之事,各表惺惺相惜之意,蓬莱魔女美若天仙,有不少人还暗暗羡慕张定国,羡慕他得到蓬莱魔女的垂青。却不知他们已暗中又较量了一次内功,而且要不是蓬莱魔女手下留情,不愿他太难堪的话,只怕张定国已是不能动弹了。

 坐定之后,蓬莱魔女便问耿京道:“耿照回来了吗?怎的不见?”耿京道:“他回来之后,又出去了。”蓬莱魔女道:“有什么紧急的军情吗?”耿京道:“这倒不是,他是为了一点私事。”蓬莱魔女怔了一怔,说道:“私事?恕我冒昧,不知可以让我知道么?”

 耿京喝了杯酒,笑道:“这私事和柳女侠倒有点关系,当然应该让柳女侠知道。”蓬莱魔女更是诧异,不禁问道:“是为了他私放那军官的事情吗?”这回轮到耿京有点诧异,问道:“怎么,他放那军官的事情和柳女侠有什么相干吗?”蓬莱魔女道:“这军官是我擒获的,只怕是一个相当重要的人物。耿照在路上碰到一个从前相识的女贼,浑名玉面妖狐的,他上了这妖狐的当,将那军官放了。这妖狐也是与我有点过节的。”耿京摇了摇头,说道:“这件事他已向我禀告过了,不过我却不知其中还有这些内情。”原来在耿照的叙述中是把连清波说成个好人的,耿京不知相信谁的话好,只是心里想道:“照侄说他们各不相容,这倒是真的。看来孰是孰非,只有待照侄回来之后,再查个水落石出了!……”

 耿京接着说道:“他放走那个军官之事,处置失宜,柳女侠责备他是应该的。但他这次回来之后,又再出去,却不是为了这件事情,确是完全为了私事。”这回轮到蓬莱魔女大感意外,说道:“哦,不是为了这件事情?哪还有什么事情是与我相干的?”

 耿京笑道:“我那照侄是和一位姑娘一同来的,这位姑娘名叫珊瑚,听说曾服侍过柳女侠。”蓬莱魔女正自挂念珊瑚,连忙说道:“不错,这位珊瑚姑娘是我的义妹,是我叫她送耿相公前往江南的。她在这儿吗?”耿京道:“就是因为她今日突然离开,所以我那照侄去找寻她了。”

 蓬莱魔女吃了一惊,忙问道:“为什么这样巧,我一到来,她却又离开了?她是怎么走的?”耿京说道:“我也弄不清楚他们之间的事情。耿照和珊瑚姑娘住在同一个院子,他将囚犯点交给我之后,就回去看望珊瑚姑娘,珊瑚姑娘还没走了多久,听说他就匆匆忙忙地追着出去了。”辛弃疾说道:“这事我曾经查问过,听说在耿照未回来之前,有个人送一封信来给珊瑚姑娘,珊瑚姑娘就随着那人走了。耿照回来之后,知道这件事情,很是着急,他还带了那头虎头灵獒去追踪呢!”耿京笑道:“也不知他们年轻人闹什么别扭,一个走一个追的,连一句话也没有留下,倒叫我们给他担心了。”蓬莱魔女诧异不已,心想:“珊瑚为人爽朗,从那日在桑家堡的情形看来,她对耿照已是一往情深,纵然她和耿照闹了什么别扭,也决不会趁着耿照不在,一句话也没有留下便悄悄的离开的。嗯,这件事情可真是有点古怪了!”因此问道:“给珊瑚送信是什么人?”辛弃疾道:“我也不清楚,我是听得伺候珊瑚姑娘的丫鬟说的。听说衣裳破烂,倒像个乞丐的模样。起初守门的卫兵不肯放他进去,他大叫大嚷,才惊动了珊瑚姑娘的。”蓬莱魔女更是奇怪,心想:“珊瑚和丐帮的人可并不相熟呀?”又问道:“虎头灵獒又是什么东西?”耿京说道:“是西域异种猎犬,我得了两头,分了一头给耿照的。这种猎犬鼻子最灵,善于跟踪气味去追寻猎物。要是耿照将那位姑娘的一件衣物给它嗅了,带着它追下去,那一定是可以追到的,他去了这么些时候,按说也应该早已经追上了。”

 可是过了许久,耿照还是未见回来,已是三更时分了,一众军官都喝得酪酊大醉,庆功宴也宣告结束了。耿京皱了皱眉,道:“奇怪,怎么这个时候,还未见他们回来。柳女侠,你先歇息去吧。我和幼安在这里等候他们。”蓬莱魔女道:“我不困,我陪你们等候吧。我不见着我那珊瑚妹子我也不能安心呢?”耿京道:“也好,那咱们就再聊聊。”众军官陆续散去,耿京叫下人撤去酒席,换上清茶,大堂中就只剩下他和辛弃疾和蓬莱魔女三人,三人心里都是有点怔忡不安。

 耿京道:“我这侄儿年纪轻、见识少,有时难免糊涂,心地倒是很纯厚的,就不知珊瑚姑娘看不看得上他?”蓬莱魔女笑道:“这个么,元帅就不必为他们担心了,珊瑚是我的妹子,她的脾气我是知道的,要是她不欢喜的人,她半句话也懒得多说。但对于令侄么,我本来只是要她送到山东境内的,她却要一直送到江南呢!她为了令侄,连我都抛弃了,说起来我倒真要妒忌令侄了。”耿京哈哈大笑,说道:“这么说,我这侄儿倒是福气不浅,但也得多谢柳女侠。”蓬莱魔女道:“多谢我作什么?”耿京笑道:“一来多谢女侠调教出这样一位好姑娘;二来多谢女侠对舍侄的好意,让珊瑚姑娘与他同行,给了他一个好机会;三来,这是我要预先多谢的了,待他们回来之后,我还要请柳女侠从中撮合,让他们早日成亲,成亲之后,小夫妻闹闹别扭,那就无伤大雅了。”蓬莱魔女大笑道:“原来元帅是要我作个现成的媒人,别的媒我不会做,做这个媒却是容易不过。”

 他们故意找些开心的话来说,想冲淡不安的心情。但三更过去了,不久,四更的更鼓也敲起来了,耿照和珊瑚仍是未见回来。这时连蓬莱魔女亦已有点心慌,心想:“不知出了什么意外的事情?不如待我亲自去走一趟。”

 耿京黯然说道:“这时候还未回来,大约今晚是不会回来的了。柳女侠先歇息吧。”蓬莱魔女道:“元帅还有一头虎头灵獒,请借来一用。”耿京道:“柳女侠要带虎头灵獒前往追踪?这个,这个──”正自沉吟,话犹未了,忽听得“汪汪”的犬吠之声,耿京大喜道:“他们回来啦!”

 蓬莱魔女却是好生诧异,暗自想道:“怎么只是耿照一人的脚步声?脚步却又是这么沉重,难道是耿照受了伤了!”心念未已,只见耿照已大踏步走了进来,怀中抱着一个少女,正是珊瑚。原来不是耿照受伤,而是珊瑚受了伤了。

 蓬莱魔女这一惊非同小可,上前看时,只见珊瑚双目紧闭,面如金纸,眉心现出一团黑气。蓬莱魔女是个大行家,一看就知珊瑚是中了毒,吐了口气,说道:“还好,中的毒不算很重。”忙从耿照手中接下珊瑚,一掌贴着她的背心,将本身真气贯输进去,助她驱毒,过了一炷香时刻,珊瑚面色渐见好转,蓬莱魔女又取出一颗药丸,叫耿照拿来一杯热茶,撬开她的牙关,塞了进去,珊瑚喉头咯咯作响,手足微微颤动,蓬莱魔女说道:“好了,好了,不久她就会醒了。幸亏她的功力已大有增进,拔毒清血之后,对身体不会有什么妨碍。”

 众人放下了心上的石头,蓬莱魔女也才有余暇向耿照问话,当下问道:“这是怎么一回事情,我的珊瑚妹子,遭了谁的毒手?”

 耿照颤声说道:“桑家的小妖女桑青虹。”蓬莱魔女很是奇怪,沉吟说道:“怎么是桑青虹?好端端的她为什么向我的珊瑚妹子下了毒手?你碰上了那妖女没有,把经过的情形说给我听听。”耿照与桑青虹的一段纠纷,蓬莱魔女尚未曾知道,耿照面上一红,也不好意思向蓬莱魔女细说,当下只是简简单单地将他到场之后的情形约略说了出来。耿照到场的时候亦已是桑青虹与珊瑚的一场恶斗将近结束的时候,桑青虹被珊瑚刺伤了好几处,但珊瑚也被桑青虹的毒掌击中,伤得更重,正自支持不住,幸亏耿照来得及时,才救了她的一命。桑青虹见耿照抱起珊瑚,不惜用身子来掩护她,气得面色铁青,但她这时受伤不浅,情知奈何不了他们,只好悻悻地大骂了耿照一场,便即走了,耿照念及她以前的一番情义,也不愿与她计较,一声不响,抱了珊瑚便即回来。可怜珊瑚受伤之后,又遭刺激,在他的怀中早已晕过去了。所以耿照对于珊瑚何以会被桑青虹骗来相会,也是毫不知情。

 蓬莱魔女听了耿照的叙述,很觉奇怪,心里想道:“这桑青虹是我师哥的小姨子,那日他们遭受围攻,还是我给他们解救的。她难道不知珊瑚是我的侍女?真是莫名其妙,岂有此理!”

 心念未已,忽见珊瑚翻了个身,星眸半启,呻吟说道:“水,水,我要喝水。”耿照正要给她拿来,蓬莱魔女道:“且慢!”拦住珊瑚的右手,取出一枚银针挑破她的中指,只见一股黑色的血箭喷射出来,腥臭扑鼻,过了半晌,血色渐渐鲜红,珊瑚的眼睛也张开来了。原来是蓬莱魔女用上乘内功给她推血过宫,将毒血都挤了出来,免留后患。

 珊瑚眼睛一张,就看见蓬莱魔女,喜出望外,叫道:“姐姐,这不是作梦么?”蓬莱魔女道:“不是作梦,我和耿相公都在你的身边呢。妹子你吃了苦了。”耿照将煎好的一碗参汤给她端来,珊瑚失血甚多,身体虚弱,喝了参汤,精神这才渐渐恢复。

 珊瑚道:“姐姐,我真是惭愧得很,我跟了你这么多年,自以为已熟悉江湖各种门道,哪知今次还是上了那桑家小妖女的大当。”蓬莱魔女道:“你是怎么上她当的。”珊瑚道:“那妖女派了一个冒充丐帮弟子的人前来,带给我一个口信,说是耿相公在路上遭受敌人围攻,受了重伤,刚好他们路过,将耿相公救了出来,耿相公说出我的名字和地址,要我赶快去接他回来。”说到这里,蓬莱魔女插口道:“你这么容易就相信了?”珊瑚道:“那个人带有耿相公的信物,不由我不信。”耿照奇怪之极,问道:“我有什么信物在他手里?”

 珊瑚将衣袖一抖,“当”的一声,一件环状的饰物落在几上,乃是一枚玉。耿照大呼奇怪,原来这枚玉正是他的东西,当时的风俗,据说戴上玉制的饰物可以辟邪,这枚玉还是他的母亲在他几岁大的时候就给他佩上的,一直没有离开过,却不知怎的会落在那人手上?珊瑚笑道:“我还以为是你送给那小妖女当作定情之物的呢。现在看来,这枚玉是几时失落的,你敢情也还未知道呢?”耿照在身上摸了一摸,说道:“我没有送过东西给桑青虹,她倒是送过一样东西给我,那是一颗夜明珠,我也不是想要她的,只在当时我是被囚在石窟中,要藉它的光华,练那石壁上的大衍八式,后来就随手放在身上,准备还给她的。哪知随后就发生了群雄围攻公孙奇夫妇的事,而我又被公孙奇点了穴道不能动弹,直到柳女侠来了,方才给我解开穴道,我一直没有机会还给她。”珊瑚诧道:“这些事情我早知道了,现在我和你说的是这枚玉,你却为何要连带提起她的那枚夜明珠?”蓬莱魔女忽地笑道:“我猜到了几分了,是不是这颗夜明珠和那枚玉都不见了?”耿照一片茫然,讷讷说道:“是呀!真是奇怪,我记得昨晚临睡的时候还在身上的,真不知怎的忽然不见了?”珊瑚心中一动,问道:“姐姐,你怎么一听见他说起这颗夜明珠,就想到这夜明珠也失落了呢?”蓬莱魔女道:“我还想到了偷他这两件东西的是什么人。不过,还是请你把经过先说出来,然后我才可以知道我的猜疑对是不对?”

 珊瑚急着要打破这个闷葫芦,于是便接下去道:“照哥以前在咱们山寨里养病的时候,我曾服侍过他,知道他有这枚玉,因此当我看见那个冒充丐帮的人,拿得出这件信物,就深信不疑了。我急着要见照哥,就匆匆随他走了。哪知走到一处荒林,桑家的小妖女突然出现,指着我冷笑道:‘你抢走了我的耿照,现在却要到我这儿来找回他吗?哈哈,你要再见到他,那除非是来世了。’话犹未了,立即便对我施展杀手。”说到这里,珊瑚固然是杏脸飞霞,耿照也是面红过耳。但蓬莱魔女却已是心中雪亮,明白了桑青虹何以向珊瑚下毒手的缘故。

 珊瑚呷了一口参汤,接着往下说道:“那妖女的武功本来高我许多,幸亏这个多月来,我勤练柳姐姐你传给我的柔云剑法和天罡拂尘三十六式,也颇有点进境,这才能和她打个平手。倘若不然,只怕等不到照哥赶来,我已丧在她的手上了。那妖女给我刺伤了好几处,终于用毒掌打伤了我,照哥业已赶到,后来的事情,想来照哥已经对你说了。”

 蓬莱魔女听完了珊瑚的说话,笑道:“我已猜到了八九分了。耿照,你还未知道吗?”

 耿照呆了一呆,讷讷道:“知、知道什么?”蓬莱魔女道:“是谁从你的身上取去了玉与夜明珠?是谁指使桑家那小妖女来害珊瑚?”耿照忐忑不安,避开了蓬莱魔女的目光,一时间竟不敢回答。

 珊瑚听说还有个主谋害她之人,心中惊诧之极,急不可待,便即叫道:“到底是谁?姐姐你就说了吧!”她还以为耿照确未知情。

 众人的眼光都集中在蓬莱魔女身上。蓬莱魔女却看了一下耿照,然后缓缓说道:“这人是玉面妖狐连清波!耿照,事到如今,你还相信她吗?”

 其实耿照也已经猜疑是连清波了。昨晚临睡的时候,这两件东西还在身上,可知那不是很久以前失落的而是今天失落的了。要从他的身上神不知鬼不觉地偷去他的东西,除非是一个曾靠近他的身子而又是他毫不提防的人,而且这个人还得是个武林高手。具备这些条件而又是他今日所接近的人那就只有一个连清波了。连清波曾和他并辔同行,曾在他手上接过囚车的锁匙,当他全神贯注给那军官解穴的时候,她又一直是紧靠在他的身边的,有这许多机会,以连清波的身手,又在他毫不提防的情况之下,要偷走他身上的东西,当然是有如探囊取物。

 珊瑚叹了口气,忧形于色地对耿照说道:“我早说过这妖狐不是好人了,偏偏你却不肯信我的话!你是怎样碰见她上了她的当的?”耿照面红耳赤,只好将遭遇又说一遍,这一次是说得详细多了。

 蓬莱魔女道:“这妖狐正是因为珊瑚识得她的底细,怕有个珊瑚在你的身边,你就不会上她的当,因此使用借刀杀人之计。她将夜明珠拿去见桑青虹作为信物,又代桑青虹定计,叫人冒充丐帮弟子,将那玉拿来见珊瑚作为信物,她却躲藏起来,避免出头,以便以后在耿照面前还可冒充好人。她以为桑家那小妖女定可将珊瑚杀掉,哪知珊瑚的武功已是今非昔比,而耿照又得虎头灵獒之助,及时赶到,她的奸谋也终于给我们识破了。哼!这妖狐实在是一个最阴险的敌人,只怕其志不小,还不单单是想除掉珊瑚呢!”

 蓬莱魔女这一番推测合情合理,又有那玉作为证据,不由得耿照不信,但心里仍在想道:“连清波知道珊瑚是蓬莱魔女的侍女,她和蓬莱魔女是势不两立的仇家,因此意欲加害珊瑚,只怕也是有的。但说她是和金虏勾结的一个阴险敌人,似乎还未能找到真凭实据。”

 蓬莱魔女接着说道:“那军官是什么人现在我还未十分清楚,但我知道他决不是那妖狐的哥哥。我不妨告诉你们一件事情。”

 当下蓬莱魔女将在泰山上碰见金主完颜亮的事情说了出来,听得众人目瞪口呆。辛弃疾拍案而起,愤然道:“岂有此理,完颜亮狼子野心,竟敢口出大言,要进兵江南,将中国灭了?哼,哼!咱们偏叫他不能如愿!他能够投鞭断流,咱们也就能够叫他丧身鱼腹!”珊瑚连声叹道:“可惜,可惜!给那金狗皇帝逃了性命。”

 蓬莱魔女道:“要不是有‘武林天骄’暗中作完颜亮的保镖,我早已将这狗皇帝一剑杀了。”接着又说道:“那军官的身份来历,我虽然全无所知,但从他的武功家数看来,他和‘武林天骄’定有渊源,殆无疑义。我正要从这军官身上,查个水落石出,谁知你却又上了那妖狐的当,将他放了。那妖狐为什么要编造谎言,救这军官,现在你总可以明白了吧?妖狐、军官与那武林天骄,身份高下,各有不同,但那是一条路上的人!”

 耿照面上一阵青一阵红,心中难过已极,暗自想道:“难道连姐姐当真是金虏的鹰犬?却为什么她当日又从北宫黝的鞭下救了我性命?但蓬莱魔女说得这样确实,却又不容我还有怀疑。”蓬莱魔女看耿照眼光流转不定,心头一动,说道:“耿相公,你也不必太难过,只要以后不再上当,那就好了。你在想些什么?”

 耿照愧悔交迸,终于咬了咬牙,说出来道:“柳女侠,事情是、是我做错了,但、但还有一点希望,可、可以补救。”蓬莱魔女问道:“怎么?”耿照道:“那、那,那连清波与我相约,三日之后,在、在大明湖畔的一座道观与我相会。”蓬莱魔女道:“三日之后,大明湖畔?咦,这大明湖不就是在济南城中的?这妖狐竟有如此胆量?”

 耿照道:“大约她、她是相信我不会伤害她的。但,但家国之仇是件大事,我也顾不得她对我有过好处了。事情是应该查个水落石出才行。柳女侠,到时我想请你同去,你先躲在一边,让我问她。”原来耿照还是有一两分怀疑,未敢全然相信连清波就是敌人。所以他没有跟着她们叫连清波做“妖狐”,而且又担心蓬莱魔女一见面便杀掉连清波,因此才要如此安排。

 蓬莱魔女知他心中之意,笑道:“耿相公,你放心,我不是胡乱杀人的。当然要问个明白。怕就怕那妖狐又是说谎,到时不来。”

 珊瑚道:“这妖狐只怕还有党羽,这几日耿将军只怕还得多加小心。”蓬莱魔女明白,珊瑚所说的妖狐党羽,主要就是指那“桑家小妖女”桑青虹,但碍于她的面子,所以不好明说。蓬莱魔女心中也是难过之极,却不是为了桑青虹,而是为了她的师哥。“桑青虹与那妖狐有所勾结,唉,我的师哥不知是不是也与她们一路?”

 耿京说道:“玉姑娘说得是,我当然要多加小心,严防刺客,我也已经有了周密的布置了。”回过头来,忽地对辛弃疾道:“幼安,我与你相约一事,你意下如何?”辛弃疾道:“请元帅示下。”耿京掀须笑道:“这不是公事。我知道你酒量甚豪,我平日也爱喝两杯。从今日起,你我都不喝酒,到了临安,咱们再开怀痛饮如何?”“临安”乃是南宋的国都,辛弃疾听了,大喜道:“元帅愿意南归投宋了?”原来辛弃疾早就劝过耿京归宋,只是耿京颇想拥兵自重,割据一方,不受南宋的约束,故此迟迟未决。

 耿京说道:“幼安,你的话我已反复思虑过了。你说得很有道理:‘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。’咱们举义,虽很顺利,但这点兵力,还不足以应付金国的大军,如今完颜亮已如箭在弦上,即将大举进犯江南,咱们率部南归,正可以更好地为国效力。我准备自请防守江防,倘若胡马渡江,我就当先打头阵。”辛弃疾说道:“南宋自岳少保(飞)被害之后,人心消沉,元帅起义南归,不但国家多了咱们这支军队,而且还可以大大振奋士气,当真是最好不过。”耿京接着说道:“我还想请你代我写几封信,给与咱们有来往的义军首领,请他们早日准备,一到完颜亮兴兵侵来之时,他们就在各处起事,或切断敌人的粮道,或骚扰敌人的后方,总之要配合大军,打得金狗手忙脚乱。这么一来,说不定咱们还可趁反攻,收复中原失地。”辛弃疾大为兴奋,说道:“元帅策划周密,我预祝元帅成就千秋功业!这些信我马上就去写好。”耿京笑道:“也无须如此急迫,天就快要亮了,天亮了再写不迟。”歇了一歇,又笑道:“所以我要与你相约戒酒,以免喝得糊里糊涂,误了军情。我就只怕你没有酒喝,写不出好词。”辛弃疾笑道:“我只怕没有豪情壮志,有豪情壮志,就可以写得好词,与酒何干?元帅放心,未到临安,我滴酒不沾便是!”耿京哈哈大笑。

 蓬莱魔女也是大为高兴,说道:“我若不碰见你们,本是准备前往江南报讯的,如今元帅亲自率部南归,那比只是派人报讯又强得多了。好,我也可以少走一趟了。”辛弃疾道:“柳女侠与我们同去,岂不更好?”蓬莱魔女道:“我留下来,也还有些事情可以做做。”耿照说道:“柳女侠是冀鲁绿林领袖,各处山寨,都听她的号令的。”耿京说道:“那么柳女侠留下来是更好了。你已经知道我们的计划,我也就不必另外给你发信了。”

 蓬莱魔女之所以不往江南,其实还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为了她的师哥公孙奇。她要探究个明白,公孙奇是否和金人也有勾结?

 蓬莱魔女正自心事如潮,忽地感到外间似有轻微声息,悚然一惊,正拟悄悄出去察看,耿照已在小声说道:“外面似乎有人!”原来他也听见了。

 辛弃疾喝道:“外面是谁?”那人立即应声道:“是我。”走了进来,原来就是那个曾和蓬莱魔女交过手的张定国。

 耿京诧道:“张将军还未睡么?”张定国道:“咱们刚刚打下济南,今晚大家喝酒,又都喝得醉了,末将放心不下,不敢安眠,是以陪同士兵巡夜。”

 耿京道:“哦,你一夜都未曾睡过觉么?太辛苦了!”张定国道:“元帅都未曾安寝,末将怎敢辞劳?”

 耿京大为感动,拍拍张定国肩膊笑道:“我有这样忠心耿耿的好部下,何愁金虏不平。张将军,你放心,有柳女侠在这儿呢,还怕刺客么?”张定国道:“总是多些小心,着意提防的好。”耿京哈哈大笑道:“诸葛一生唯谨慎,咱们当军人的往往有勇无谋,更要记着这谨慎二字。”大大的夸耀了张定国一番。

 蓬莱魔女本是有点疑心,但见张定国是耿京的爱将,耿京又正在对他夸赞,蓬莱魔女也就不方便再说什么了。心里想道:“张定国武功高强,他怕守卫防备不周,故而亲自守夜。今晚的庆功宴,军官们十之八九又确是都喝醉了,他放心不下,这也是情理之常。”

 耿京抬头看看天色,笑道:“天已发亮了,你辛苦了一晚,现在可放心去睡觉啦。”张定国打了个“千”,说道:“是,请元帅也早点安歇。”

 当下各人散去安歇,蓬莱魔女与珊瑚同住一间房间,就在耿照的隔壁,到得房间,已是天光大白。耿照喃喃自语道:“又是一天啦。”珊瑚笑道:“不错,再过两天你就可以见到你的连姐姐啦!你数着日子,当真是这么渴望见她么?”耿照满面通红,说道:“瑚妹说笑了。”其实他的确是在想着连清波,在事情尚未水落石出之前,他的心头就似坠了一块铅块似的沉重,既怕连清波真是敌人,又怕万一只是误会,蓬莱魔女却把连清波伤了。他的心中似有十五个吊桶,七上八落,日子过去一天,他的心情就多沉重一分。

 两天的时间,转眼即过。这两天中,金兵没有来攻,营中安然无事,珊瑚的伤也都完全好了,武功恢复如初。耿照与连清波之约,是这日中午时分,在大明湖畔相会,这日吃过了早饭,珊瑚笑道:“你可以动身了,咱们不必同路,免得吓走了你的连姐姐。”耿照怔了一怔,问道:“你也去么?”珊瑚笑道:“怎么,你怕我去碍你事么?”耿照红了脸道:“瑚妹,别这样开玩笑啦,我是怕你精神不济。”

 珊瑚笑道:“这次又用不着我动手,我和柳姐姐同去,精神再差,也不至于遭受那妖狐的毒爪,不必你替我担忧。”蓬莱魔女道:“你先走一步,我们随后就到。那妖狐约你中午时分相会,你就依时进那道观,也不必到得太早。以免有什么意外,彼此照应不及。”耿照应了声:“是!”心里却想:“柳女侠和珊瑚她们未免太多疑了,清波若是有意伤害于我,早已不知有多少次机会可以下手了,还等到今天吗?”要知耿照如今虽然对连清波的身份已有所怀疑,但始终仍认定连清波是他的救命恩人,决非意图谋害他的凶手。

 大明湖在城的南边,千佛山下,耿照吃了早点,步行到鹄华桥边,雇了一只小船,向对面划去。千佛山的梵宇僧楼、苍松翠柏,高下相间,倒映湖心,又有那初夏的丹枫,在朝阳下将湖水映得金碧,赛过工笔画图,端的是湖光山色,美不胜收。但耿照有事萦怀,却是无心欣赏。

 时间尚早,且又刚是战事过后,游湖的客人极少,偌大的湖边,只有寥寥几只小船,在这美妙的画图中作为点缀。耿照悠然存思,茫然若梦,在船边看湖心的倒影,心头怅触,暗自想道:“清波,清波,但愿你名副其实,是澄明似大明湖水的一片清波。唉,到底是清波还是浊流,等一会儿,也就可以全然分晓了。”正自胡思乱想,忽有橹声咿过了他的前头。耿照眼光一瞥,隐隐看见舱中一个少女的背影,很是眼熟,心间一震,那小船已去得远了。那少女背向着他,两人都没有打照面。耿照惊疑不定,心里想道:“这是谁呢?怎的这样眼熟?该不会是她?是她吧?”转瞬间那小船已变成了一个黑点,在他目光所及的范围中消失了。连清波的影子也重新占据了他的心头,这是他今日最关心的事情,他已无暇去思索那似曾相识的背影是谁了。

 小舟横过了大明湖,耿照打发了船钱,走上岸来,时间尚早,距离正午,大约还有半个时辰。耿照漫步从湖边走去,走到了历下亭前,亭子里悬有一副对联,写的是:“海右此亭古,济南名士多。”这本是唐诗人杜甫“陪李北海宴历下亭”诗中的两句,本地人士觉得这两句诗正是合用,便拿来作了历下亭的对联。这历下亭是济南一处名胜,游人多喜在亭中歇息,欣赏山色湖光。耿照到了此地,也到亭中暂时驻足。

 忽听得“咚咚”的梨花鼓响,原来有几个说书的江湖艺人,在亭子旁边摆开了摊子,敲起锣鼓,招徕观众。游客虽然不多,但过了一会,也有三二十人围拢了来,将清静的气氛破坏了。

 耿照见时间还早,便也去听说书。说书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,瓜子脸儿,长得倒还秀气。旁边给她弹弦子的却是个满脸疙瘩的山东大汉,弦子铮铮弹起,这姑娘便丁丁冬冬地敲响了梨花简,律吕调和,忽地揭鼓一声,歌喉速发,如新莺出谷,乳燕归巢,声声宛转,字字清脆,抑扬顿挫,入耳动心。唱的是红拂慧眼识英雄,逃出相府,追随李靖的故事。红拂是隋未太师杨素的婢女,李靖向杨素献策,杨素不受,红拂其时侍立在旁,爱上他的轩昂气概,识得他是个英雄人物,当晚就女扮男装,逃出相府与李靖私奔,后来又结识了虬髯客,结为兄妹。李靖得虬髯客之助,终于成了唐朝的开国功臣,佐李世民成就帝业。这段故事,就是流传千古的“风尘三侠”的佳话。耿照听了,颇有感触,他虽不敢自比李靖,但想起珊瑚的身份却与红拂有相似的地方,而珊瑚的侠气豪情,只怕也不在那古代侠女红拂之下。要知耿照并不痴呆,珊瑚与他一路同行,对他一片芳心,他也隐隐感觉到了。只因他心中还有所牵挂,所以一直不敢明白表示情怀。近来他正是为了这些儿女私情苦恼。

 说罢了这段“红拂传”,这姑娘又说了一段“陈世美不认妻”的故事,这是发生在宋朝初年的事情,时间较近,故事家喻户晓,人人熟悉,听起来也更加有味。这说书姑娘卖弄精神,将陈世美的寡情薄义,他妻子的痛楚辛酸,都刻划得淋漓尽致,转腔换调,百变不穷,宛转悲凉,曲尽其妙。弦声一止,听众都大叫起好来。

 在叫好声中,耿照忽似隐约听得一声叹息,远远传来。耿照不觉又是心头一震,抬起头来,远远望去,只见一个少女的背影正没入竹林之中,正是他刚才在湖中所见的、那个似曾相识的背影!耿照夹在人丛之中,一时挤不出来,他本来要追上去看个明白的,但见那女的已去得远了,而且自己也有事在身,心里想道:“未必真有这样巧,也许是个身材稍微相似的人,我自己疑心生暗鬼了。”他前后左右都是男人,记得也似乎没有女的来听过说书,那似曾相识的背影,大约是个路过此地的少女,远远听到几句唱词,勾起了自己的伤心之事,因而发出了这一声叹息的。

 耿照这抬头一看,也看见了红日已到天中,不由得蓦地一惊,心里想道:“我只顾着听人说书,却几乎忘了时间,误了正事了。”那大汉正托着盘子向听众收钱,耿照等不及来到身边,便掏出了几钱碎银子扔盘中,匆匆忙忙地走了。

 走不一会,那道观已经在望,耿照放慢脚步,心里又似有十五个吊桶,在七上八落了!正是:

 旧梦尘封休再启,此心如水只东流。

 欲知后事如何?请听下回分解。

上一章 目录
全部章节(共120章)
下一章

投诉建议

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,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