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回 忍令上国遭胡辱 拟绝天骄拔汉旌

 这个武士是四霸天中的“北芒狗”──北宫黝,他使的是连环三鞭,“回风扫柳”的绝技,端的十分厉害。蓬莱魔女冷笑道:“好,我今日先杀狗,后屠龙!”她的拂尘和长剑应付众武士的各般兵器,已腾不出手来,北宫黝就是觑准她这个弱点,长鞭卷地扫来,攻她下盘,叫她无法招架。

 哪知蓬莱魔女的内功已到收发随心、摘叶伤人、飞花杀敌的通玄境界,就在长鞭卷到的那一刹那,她运了口气,柳腰轻摆,系腰的绸带忽地飞出,北宫黝的长鞭卷不着她的脚踝,她的绸带反而卷着了北宫黝的长鞭。

 蓬莱魔女喝声:“撒手!”移足就向鞭梢踏下。斜刺里一柄长枪闪电刺来,这人是金国的御林军副统领,出名的“闪电神枪手”,只听得“哐啷”声响,蓬莱魔女一剑削断他的枪头,但他的枪尖却也先刺穿了蓬莱魔女的腰带,北宫黝解了束缚,长鞭已是倏的收回。

 北宫黝的武功比起蓬莱魔女当然是相形见绌,但他名列“四霸天”,毕竟也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,他加入战团,一条长鞭,神出鬼没,乘暇抵隙,配合同伴的攻击,对蓬莱魔女也是增加了不少威胁。蓬莱魔女独力难支,包围的圈子越缩越小。

 完颜亮哈哈笑道:“这分明是蓬莱仙子,怎说是蓬莱魔女?”北宫黝退后数步,离开了蓬莱魔女长剑、拂尘的威胁,说道:“主公明鉴秋毫,说得丝毫不错。这女子本来确是号称蓬莱仙子,只因她心狠手辣,江湖上才把她的绰号改了。”完颜亮笑道:“朕不怕她心狠手辣,只要你们将她擒了,朕就重重有赏。”

 那个善于拍马的文臣侍立在完颜亮身边,笑道:“主公词中那两句佳句,微臣意欲妄改一字,那就完全切合了眼前的情景了。”完颜亮道:“改哪个字呀?”那文臣道:“将一个‘云’字改为‘裙’字,就变成了‘一挥截断紫裙腰,仔细看嫦娥体态’,嘻嘻,这岂不对了眼前的情景了?”完颜亮大笑道:“妙,妙,你改这个字,俗到极了,却也有趣极了。但不嫌唐突美人儿么?”

 这两君臣肉麻当有趣,越说越下流。蓬莱魔女大怒,忽地背向那个绰号“闪电神枪手”的御林军副统领,背心突然向他撞去。那副统领已换过一杆长枪,这时正向蓬莱魔女刺来,但他却意料不到蓬莱魔女有此怪招,不由得心中一凛:“我这一枪刺去,怕不把她搠个透明窟窿!”要知金主已有吩咐,是要将蓬莱魔女生擒,这副统领最多敢将她刺伤,却怎敢将她刺死?心中一凛,长枪闪电收回。哪知蓬莱魔女正是要他如此!

 那副统领正待换招刺她脚跟,想叫她摔一大跤,哪知他号称“闪电手”,蓬莱魔女的身手却比他还快半分,就在这瞬息之间,蓬莱魔女已是唰的反手一剑,仍然滑步倒行,头也不回,长剑已是从胁底穿出,向后刺去,竟似背后长了眼睛一样,一剑就穿过了那副统领的喉咙!蓬莱魔女这一着看似冒险之极,其实她已是计虑周详,副统领那一枪即算不收回变招,刺着她的背心,她有护体神功,也不会致命,最多是受一点伤。蓬莱魔女本来就是拼着受一点伤突围的;现在由于这副统领心存顾忌,稍一踌躇,却先被蓬莱魔女杀了。蓬莱魔女则毫发无伤。

 这副统领一死,登时也就打开了一个缺口,副统领两侧的武士虽然立即过来填补空当,但他们武功比那副统领又差得多,蓬莱魔女运剑如风,唰唰两剑,瞬息间又杀了两名武士,身形一起,捷如飞鸟,人在半空,一招“倒卷珠帘”,左手拂尘,已是对准了北宫黝凌空击下!

 北宫黝吓得魂飞魄散,长鞭一抖,急忙使出了他最得意的一招绝招──“八方风雨会中州”,长鞭抖起一圈圈的波浪,只听得“呼”的一声,蓬莱魔女拂尘卷去,一下子就把他的绝招破了。北宫黝只觉手腕突然似是给利针一刺,不由得五指一松,说时迟,那时快,他那条虬龙鞭早已被蓬莱魔女卷去。蓬莱魔女喝道:“狗才纳命!”身形落地,“呼”的一声,拂尘再展,北宫黝扑倒地上,和衣一滚,只听得“嗤嗤”声响,原来蓬莱魔女以上乘内功,力透拂尘,尘尾散开,千丝万缕,一齐罩下,那根根尘尾,都似变作了利针,把北宫黝的衣裳刺得千疮百孔,只是这么一招,就在北宫黝的身上添了数十处伤口,幸而北宫黝功力也颇不弱,他刚才那招“八方风雨会中州”,又稍稍消去了蓬莱魔女一点劲道,滚得又快,虽然被尘尾刺伤了几十处,却还未曾毙命。

 蓬莱魔女心念要杀完颜亮要紧,无暇追击北宫黝,当下脚尖一点,身形再起,俨如鹰隼穿林,掠波飞燕,来势更疾,剑光如练,一剑就向古松下的完颜亮刺去。那些武士从背后追来,却哪里及得她的快捷。

 只听得一声惨呼,血花飞溅,众武士大惊失色,蓬莱魔女却“噫”了一声,骂道:“好狡猾的狗皇帝,看你逃到哪儿?”原来完颜亮见避无可避,急中生智,抓住那个侍立在旁的文臣,向前一推,挡了蓬莱魔女一剑,这文臣最善于拍马屁,这时却变成了替死的羔羊,哼也未曾哼得一声,就给蓬莱魔女的利剑,从前心穿过了后心。

 蓬莱魔女何等快捷,如影随形,追上了完颜亮,立即又是一剑!

 正在蓬莱魔女连环剑发之时,忽听得霹雳般的一声大喝:“休得伤害我主!”斜刺里突然飞来了一团红云,遮在完颜亮面前,蓬莱魔女一剑刺去,只听得“当当”两声,宛如鸣钟击罄,震得人耳鼓嗡嗡作响,原来是一个披着大红袈裟的僧人,突然从完颜亮身旁扑出,展开双钹挡住了蓬莱魔女这雷霆万钧的一击!

 蓬莱魔女心头微凛,暗自想道:“这番僧功力不弱,看来绝不在四霸天之下,足可与我师兄比肩。想不到这狗皇帝还伏有能人未出,倘若再多一两个这样的高手,只怕我今日要想脱身也不易了。”

 这红衣僧人乃是西藏密宗教祖的师弟,法号鸠罗法师,武功之高,西域无人能敌,完颜亮将他聘来,待以国师之礼,每逢外出,必定派他同行。他因为身份崇高,且又负有保护完颜亮的责任,所以在众武士围攻蓬莱魔女之时,他依然守护在完颜亮身边,未曾出手。

 鸠罗法师虽然及时挡住了蓬莱魔女,可也吓出了一身冷汗。蓬莱魔女刚才那闪电般的一击,身法之快,大出乎他意料之外。要不是完颜亮抓着那文臣作挡箭牌,鸠罗法师已是迟了一步。只听得叮叮当当之声,不绝于耳,转瞬之间,蓬莱魔女的长剑,已与鸠罗法师的铜钹碰击了数十下,鸠罗法师双钹展开,将全身护得风雨不透,蓬莱魔女在急切之间竟是攻不进去,但鸠罗法师却也无力反攻。

 众武士陆续赶到,又把蓬莱魔女围在核心。蓬莱魔女自出道以来,战无不胜,这次是第一次遭逢强敌,精神倍振,长剑夭矫拂尘飞舞,在围攻之下,兀是攻多守少,杀得众武士暗暗心惊。

 完颜亮身上都沾满了血,他自己虽然没有受伤,亦已吓得魂飞魄散。忽见一条人影落在他的面前,他惊魂未定,又吓一跳。那人说道:“奴才护驾来迟,主公受惊了。”完颜亮定下心神,这才知道来的是他的御林军统领檀道清。檀道清本来是参加围攻蓬莱魔女的,只因此际那鸠罗法师已亲自出手与蓬莱魔女恶战,完颜亮身畔无人防护,檀道清遂替代了鸠罗法师刚才的位置。

 北宫黝爬了起来,他身上受创数十处,鲜血淋漓,甚是骇人。他摇摇晃晃地走到完颜亮跟前,跪下奏道:“这魔女十分厉害,奴才斗胆,请皇上另传圣旨,倘若不能生擒,也只好将她伤了。”

 完颜亮刚才因为震惊于蓬莱魔女的绝世容颜,才下了只许生擒,不许伤她的命令。他初时以为蓬莱魔女只是一个孤身女子,本领再强也强不过他的众多武士,这才下了那道命令。如今他已见识了蓬莱魔女的武功,连他自己也险些丧在蓬莱魔女剑下,他纵然是好色如命,也不能不更改主意了。

 完颜亮叹了口气,恋恋不舍地望了蓬莱魔女一眼,心道:“想不到这样一个天仙似的人儿,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女,嗯,这一技长满毒刺的鲜花,只怕朕是无缘攀折了。”当下只好改过命令,叫檀道清宣布。

 檀道清大声说道:“皇上有旨,这女贼最好能够生擒,倘若不能,也准许你们格杀!”其实这道命令即算不下,鸠罗法师也已拼着受责,要与蓬莱魔女拼个你死我活了。这道命令一下,他更加得了一颗定心丸。

 完颜亮只道鸠罗法师武功盖世,这道命令一下,蓬莱魔女便难免玉殒香消,心中好生惋惜。哪知看了一会,只见蓬莱魔女越战越勇,他的那班武士,围着蓬莱魔女,走马灯似的乱转,竟然不敢迫近她身前;鸠罗法师也似乎只有招架之功,而无还手之力。完颜亮的惋惜,登时变了惊惶。

 原来鸠罗法师武功虽然极高,但比起蓬莱魔女却还是稍逊一筹。蓬莱魔女此时已杀了五名武士,又重伤了北宫黝,御林军统领檀道清又因为要保卫完颜亮而不得不退出战团,檀道清和北宫黝是仅次于鸠罗法师的两大高手。这么一来,围攻蓬莱魔女的实力,虽然多了一个鸠罗法师,却少了两大高手和五名一等卫士,两相抵消,实力不是增强,而是反为削弱了。

 鸠罗法师的内功与蓬莱魔女相比,尚相差不远,轻功却是大大不如了。蓬莱魔女指东打西,指南打北,出手如电,招招凌厉,凶狠异常。鸠罗法师的铜钹只能保护自己,却不能兼顾众人。斗到紧处,蓬莱魔女看出一个破绽,倏地移形换位,突然间抢到了东北角,东北角那两名武士本来是因为胆怯才离得她远远的,想不到她突如其来,来不及招架,已给她一剑一个,都了结了。

 鸠罗法师连忙赶来,蓬莱魔女闪电般杀了两个武士,一声长啸,转过身来,又和鸠罗法师相斗。众武士见她如此厉害,更为胆怯,不过片刻,又给她连杀三人!

 眼看包围之势便要瓦解,鸠罗法师咬紧牙根,拼死苦斗。蓬莱魔女反手一剑,将背后的几名武士迫退,蓦地喝声:“着!”脚尖一点,身形平地拔起,拂尘一展,已向鸠罗法师的顶门罩下,鸠罗法师也真不弱,霍的一个“凤点头”,立即便是一面铜钹向上空飞去,挡住了蓬莱魔女的拂尘。蓬莱魔女双腿一弓,一个筋斗向斜方落下,拂尘一拖,几根尘尾恰好从鸠罗法师的光头拂过,登时起了几道血痕,还幸蓬莱魔女的拂尘先给他的铜钹挡了一挡,只是余波所及,否则他早已是头破血流。

 鸠罗虽然保了性命,但失了一面铜钹,防御的力量又减弱了许多。

 御林军统领檀道清仗剑守在完颜亮面前,手心里捏着一把汗,本来他与鸠罗法师联手的话,足可与蓬莱魔女打成平手,但他不知蓬莱魔女是否还有同党,要想上前助战,又怕完颜亮遭逢不测,心上十五个吊桶七上八落,终是不敢离开。

 完颜亮忽地叹了口气,自言自语道:“可惜那人不在。那人若在,何愁此女不擒。”蓬莱魔女“哼”了一声,心中冷笑:“你死在眼前,还想擒我?”唰、唰两剑,又刺伤了两名武士。

 完颜亮叫道:“朕把江山与你平分,你总可以满意了吧?哼,哼,你未免太骄傲了!”蓬莱魔女冷笑道:“我只要你的性命,谁要你的江山?”蓬莱魔女以为完颜亮这几句话是对她说的,一想却又觉得有点儿不对,她眼光一瞥,只见完颜亮仰面朝天,喃喃自语,看那神气,不似向她发话,却似向另一人求救,那人不肯答应,故而他许以重赏。

 蓬莱魔女眼观四面,耳听八方,除了檀道清卫护着完颜亮之外,完颜亮身边已没有第二个武士,蓬莱魔女也察觉不到附近还有埋伏,心想:“难道是完颜亮急得疯了,胡言乱语?哼,管他是真是假,纵有埋伏,我也不怕!”当下接连施展两招杀手,拂尘在鸠罗法师面门一晃,引开了他的目光迅即一剑,刺向他左面空门,鸠罗法师只有一面铜钹,遮拦不住,这一剑正中他的肩头,只差一寸,就要挑穿他的琵琶骨。鸠罗法师中剑受伤,血流如注,迫得连连后退。蓬莱魔女打开了一个缺口,运剑如风,左荡右决,不过片刻,就杀出了重围。

 蓬莱魔女正要向完颜亮杀去,就在此时,耳边忽听得一个声音说道:“蓬莱魔女,你武功果然不错,但要想杀害大金皇帝,那却是万万不能!”音细而清,发话的人,就似贴在她的身边与她耳语!鸠罗法师与那班武士却似全无所觉,兀自大呼小叫,赶来阻拦蓬莱魔女。

 饶是蓬莱魔女胆大包天,也不禁吃了一惊,她是个武学大行家,听出这是最上乘的“传音入密”的功夫,发话的人,运用绝顶内功,将声音凝成一线,传入某一个人的耳中,只有那一个人才听得见,他旁边的人,即算距离很近,也是茫然不觉。

 蓬莱魔女怔了一怔,鸠罗法师已拾起了刚才被打落的那面铜钹,退到完颜亮身旁,与檀道清站在一起,准备蓬莱魔女来攻。

 空中飞来一片浮云,月光再被云遮,蓬莱魔女杀退了面前的武士,正自飞身掠起,忽又听得那声音在耳边说道:“你还不罢手吗?我与你较量较量!”忽觉微风飒然,蓬莱魔女急展拂尘防护,只听得“叮”的一声,她头上一支玉簪,已给暗器打落!

 蓬莱魔女自有生以来,从未吃过别人半点亏,不禁又惊又怒,只听得那声音又在耳边笑道:“怎么样,你敢来与我较量较量么?”蓬莱魔女从声音辨别方向,挥舞拂尘防身,身形疾起,就向那方向一剑刺去。

 一剑刺空,月亮又钻出来了,蓬莱魔女已追进树林,但见月华如练,树梢风动,有几只乌鸦似是受了惊吓,“嘎嘎”地叫了几声,展翅飞起,却哪里有半个人影?

 蓬莱魔女喝道:“鬼鬼祟祟地暗中偷袭,算得什么英雄好汉?有胆的就出来斗斗!”那声音笑道:“有胆的你追来吧!”蓬莱魔女听出那人不是用的“传音入密”功夫,距离最少在二三里外,寻思:“这人分明是想引我离开,我可不要上他的当!”

 这一瞬间,她转了好几个念头,正待回转那“大夫松”下,取完颜亮的性命,只听得那笑声又在前头,蓬莱魔女定了定神,心里想道:“罢了,罢了,有这样的高手暗中助那金国狗皇帝,我今晚是难以杀他了。好,且待我看看这厮是什么人,如此可恶。”于是又再向前追去。

 追了一会,蓬莱魔女心中又起了个疑团,这人能够打落她头上的玉簪,虽说一来是那时恰巧月被云遮,二来蓬莱魔女要分心应付其他强敌,但那人在黑暗里发出暗器,居然打得如此之准,这种上乘的暗器功夫,已经是罕见罕闻,蓬莱魔女心想:“他为什么不乘机打我要害,却只打落我头上的玉簪?”

 蓬莱魔女又想道:“这人不许我杀完颜亮,按说应该是金朝的鹰犬了。但以他的武功而论,只怕未必在我之下。他若出来,与鸠罗法师、檀道清等人联手,我决计斗他们不过,甚至逃脱也未必容易。他却又为何要引我离开,约我单打独斗?”如此一想,似乎此人又未必是金朝鹰犬。蓬莱魔女一路思量,那笑声在前头也不绝如缕。蓬莱魔女摹地心中一动:“难道是笑傲乾坤华谷涵,故意和我开玩笑来了?”但随即又想道:“不对,不对。华谷涵的笑声实大声宏,听得出是正宗的最上乘内功,这人的‘传音入密’功夫虽然也已达到了最高境界,但却听得出是带着三分邪派的功夫,两人的声音也似乎并不一样。”蓬莱魔女心中又是失望,又是好奇。她本是追华谷涵而到泰山的,现在碰到了一个武功绝顶的高手,却又多半不是华谷涵。在此之前,她心目之中,以为天下高手,撇开两三个已闭门隐居的前辈不算,除了华谷涵之外,就没有第二个人可以与她相比了,哪知今晚又碰到这样一个神秘人物,看来武功也不在华谷涵与她之下。“这是何等样人?具有如此武功,为何又要暗助那金国狗皇帝?”种种疑团,百思不得其解,心中好奇之念油然而生。……

 好奇之念一生,蓬莱魔女心意立决,“不管他是不是华谷涵,我定要查个水落石出!”于是施展轻功,继续追赶。那人亦似是知道她已追来,不必再行逗引,笑声也渐远渐寂了。

 过了“五大夫松”,出了“中天门”。便是“快活三里”,这是泰山第二段路。“快活三里”的意思是登泰山只有这三里路最好走。蓬莱魔女转瞬走完这三里路程,仍是不见那人踪迹。再向上去,过“升仙坊”“朝阳洞”等处,越上越高,山势也越来越险,走了一会,只见两侧陡峭壁立,这是泰山最险峻的处所──“南天门”,曲径盘旋,但从下望上,却又陡直如线。蓬莱魔女提防那人伏击,提心吊胆地走过了这段路,一点事情也没有发生,蓬莱魔女松了口气,哑然自笑,笑自己太过紧张。

 登上南天门,地势渐转平坦,登高纵目,四围景色,尽收眼底。月色澄明,向西远眺,是一片莽莽平原,白云深处,隐隐似有一条青白色的玉带,那就是黄河了。蓬莱魔女心道:“登泰山而小天下,古人这话,真是说得不错。”默念唐诗“黄河远上白云间,一片孤城万仞山”句,在雄伟的景色之中,胸襟也不禁豁然开朗。天风吹过,松涛发声,蓬莱魔女瞿然一惊,“我是追踪那人来的,怎的却贪看景色了。”

 忽听得林中有琴声传出,蓬莱魔女悄悄走去,只见一个披着白狐裘的男子在树下操琴,蓬莱魔女心想:“此人在泰山绝顶操琴,倒也算得是个高人雅士,却不知是否就是那人?”琴声忽而飘逸,忽而局昂,似是一个胸怀壮志却又不得已遁迹烟霞的英雄,在藉着琴音倾诉心曲。

 蓬莱魔女听得呆了,不觉现出身形,缓缓走去。那人却似视而不见,仍在全神贯注地操琴。蓬莱魔女心道:“且不要打扰他。”遂停下脚步。

 那人在弹得急处,在琴音高昂之中,忽地放声歌道:

 云青青兮欲雨,水澹澹兮生烟。列缺霹雳,丘峦崩摧。洞天石扉,訇然中开。青冥浩荡不见底,日月照耀金银台。霓为衣兮风为马,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。虎鼓瑟兮鸾回车,仙之人兮列如麻。忽魂悸以魄动,恍惊起而长嗟!惟觉时之枕席,失向来之烟霞。世间行乐亦如此,古来万事东流水。别君去兮何时还?且放白鹿青崖间,须行即骑访名山。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,使我不得开心颜。

 这是唐代诗仙李白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长诗中的一段,蓬莱魔女听得心神俱醉,眼前的这个男子几似幻成了不食人间烟火的诗仙。忽听得铮的一声,琴弦断了。蓬莱魔女如在梦中醒来,正自心想:“此人与笑傲乾坤华谷涵,倒是一对。”那人突然把琴一摔,竟嚎啕大哭起来。

 蓬莱魔女倒给他吓了一跳,心想道:“难道是个疯子?”不禁问道:“喂,你是谁?为何在此大哭?”那人道:“我哭我的?与你何干?你又是谁?”蓬莱魔女道:“我是大宋百姓,你意欲如何?”那人道: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蓬莱魔女道:“你这人说话怎的如此糊涂?我若知你是谁,还用得着问你吗?”

 那人脸上还带泪痕,忽地又仰天大笑,蓬莱魔女道:“你又笑什么了?”那人道:“我笑你才是糊涂,你我素不相识,你既然不知道我是何人?又何必来关心我?叫我哭也不能哭个痛快。”蓬莱魔女气道:“呸,谁关心你了?你尽管哭吧,哭死了也没人理你。”那人喃喃自语道:“哭死了也没人理你。哈哈,天下之大,果然是没有一个人关心我的!”笑声一收,忽地又大哭起来。

 蓬莱魔女心道:“当真是个疯子!”要想离开,又自想道:“却不知他是否就是刚才暗助完颜亮的人?若是同一个人,他引我到此,就不该自哭自笑。”几次想要发问,但那人正哭得“热闹”,蓬莱魔女怕又遭他冷嘲。只好暂且忍着,心想:“我且看你能哭到几时?”

 那张琴摔在地上,已是片片碎裂。蓬莱魔女站在一旁甚是无聊,眼光触及这张破琴,她是个识货的人,一看就看出这是一张世所罕见、难以估价的古琴,心想:“焚琴煮鹤,乃是大杀风景之事。哼,我最初还当他是个雅士高人呢。”不禁微噫一声:“可惜,可惜!”

 那人眼泪一收,忽地又哈哈大笑,朗声道:“可惜什么,一掷乾坤亦等闲,区区一张古琴,又有什么可惜了?哈哈,我以为你是个女中豪杰,却原来如此小气。好,你的东西我还给你吧,免得你心疼!”

 蓬莱魔女正自心想:“我有什么东西落在他的手上,这不是怪话么?”心念未已,忽听得暗器破空之声,银光一闪,一件物事已向她飘来!蓬莱魔女怒气暗生,只当是那人用暗器突然偷袭,当下便施展接暗器的上乘功夫,把手一招,双指一夹,把那件东西夹住。但觉虎口微微一震,这人的劲道确是不弱。

 月光下一看,蓬莱魔女不禁又怒又惊,却原来这人打来的“暗器”就正是她原来插在头上的那根玉簪。这时一切都明白了,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刚才暗助金主完颜亮,打落她这根玉簪的那个人。当时他一直未曾现身,只在月被云遮的那片刻之间,就把打落的玉簪偷走,这份身手,当真说得是神出鬼没!

 蓬莱魔女喝道:“好呀,果然是你!你为何助那狗皇帝?”那人冷笑道:“宋朝的皇帝就很好么?”蓬莱魔女骂道:“我现在知道你是谁了,你是狗皇帝的狗奴才!”那人冷笑说道:“我是何人,无需让你知道。你目中无人,我就看不顺眼!”

 蓬莱魔女一怒,本来就要动手,心念一转,却又忍住,也自仰天长笑。那人问道:“你又笑什么?”蓬莱魔女说道:“我笑你不辨是非,不分黑白,只知责备他人。”那人说道:“哦,倒要请教。”蓬莱魔女道:“说到狂妄,完颜亮这狗皇帝才是天下第一等狂妄之人,他要兴师灭国,吞并江南;他以为大宋无人,我就要杀杀他的威风。完颜亮狼子野心,今天下生灵涂炭,你不恨他,反来骂我,除非你真是他的奴才,否则又如何说得过去?”

 那人神色黯然,忽地长叹一声,说道:“金宋对立,干戈难免。不论是你是我,都无法挽回浩劫的了。我刚才这一场大哭,就是为此。你要刺杀完颜亮,我不怪你,但有我在此,却也不能让你得逞。”

 蓬莱魔女听了这话,对此人敌意大增,但却也暗暗奇怪,心里想道:“完颜亮是金国皇帝,此人若是金朝鹰犬,何以敢直呼其之名?”当下按剑说道:“如此说来,你是决心为完颜亮卖命的了?”

 那人冷冷说道:“普天之下,谁也不能叫我为他卖命,我是但求心之所安。你我萍水相逢,我的心事难对你言说。”蓬莱魔女嗔道:“谁要知道你的心事,我只要知道你是站在金国狗皇帝这一边的,那就够了。好吧,不必多言,看剑!”

 那人退后一步,忽道:“且慢!”蓬莱魔女道:“你尚有何言?”那人道:“我与你订个约如何?”蓬莱魔女道:“什么?”那人道:“你若胜得了我,任凭你去刺杀完颜亮,我撒手不管。可是倘若你输给我呢?──”蓬莱魔女截断他的话道:“除非你把我杀了,否则我一有机会,还是要刺杀完颜亮:我大宋儿女与金国狗皇帝势不两立。我不与你订约!”

 那人眉头一皱,随即大笑道:“也好。那么咱们也就不必订约了,就按江湖规矩较量较量。我要叫你知道,天下除了你和笑傲乾坤华谷涵之外,也并非就没人了!”

 蓬莱魔女心中一动,“他也知道华谷涵的名字?”对此人身份,更觉神秘。但此时亦已无暇多问,拂尘一举,长剑一挥,便即说道:“亮兵器吧!”

 那人笑道:“不必客气了,你是客人,先发招吧!”蓬莱魔女怒道:“你要空手与我相斗?”那人取出了一支洞箫,笑道:“你嫌我双手空空,好,我就给你吹一支迎宾曲子。”

 箫声清冷,响遏行云,只吹了两下,又放下来道:“迎宾曲子已奏,你这位贵宾还不来么?”

 蓬莱魔女大怒,心想道:“你敢如此轻视于我!”当下也就不再和他讲什么江湖礼节,身形一起,天罡尘法发动,一招“倒卷星河”,尘尾散开,根根如刺,千丝万缕,就向那人当头罩下。

 这一招“倒卷星河”乃是“天罡拂尘三十六式”中一招极厉害的杀手,尘尾散开,千丝万缕,那人整个身形,都已在拂尘笼罩之下,避无可避。但在这样危急的形势之下,他却好整以暇,从容不迫地把洞箫凑到口边,又吹将起来。

 蓬莱魔女心头一震,忽觉一股热风迎面吹来,尘尾也登时给吹得散开。蓬莱魔女这一惊非同小可,心想:“这人果然是已练成了登峰造极的邪派内功。”原来这洞箫中空,那人就是从洞箫中吹出一股纯阳罡气,将蓬莱魔女的拂尘吹散的。

 那人笑道:“我这支迎宾曲子尚未吹完呢!”箫声再起,如怨如慕,如泣如诉,蓬莱魔女听出了他吹的是一首唐诗谱成的小曲,正吹到后半阕,曲辞是:“少孤为客早,多难识君迟。掩泣空相向,风尘何所期?”辞意寄托遥深,既表示结识佳客的喜悦,又表示了各怀心事,感伤时世的无限哀愁;最后归结为一层无可奈何的惆怅,因而问客人“风尘何所期?”这支曲子,极切合他们今日相遇的情景,那人借曲寄情,恰到好处。

 蓬莱魔女眉头一皱,长啸一声,冷冷说道:“势同仇敌,何来主客之谊?”喇的一剑刺去,登时把他的箫声打乱。

 那人叹口气道:“可惜,可惜!”横起洞箫一架,这支洞箫也不知是什么做的,只听得一片铿锵,蓬莱魔女的青钢剑竟给他荡开,虎口微微发热。那支洞箫却是丝毫未损。

 蓬莱魔女这柄长剑虽非宝物,但以她深厚的内功,莫说是拿着一把剑,就是一根树枝,也可以将石头打裂,但现在碰上那人的洞箫,反而被他将长剑荡开。显然这人的功力,只有在她之上,绝不在她之下。

 蓬莱魔女初逢强敌,精神陡振,青钢剑扬空一闪,剑尖晃动,闪起了朵朵剑花,俨如黑夜繁星,千点万点,洒将下来,一招之内,连袭那人三十处大穴,那人赞道:“好剑法!”只听得一片断金戛玉之声,叮当密响,就在这一招之内的瞬息之间,那人的洞箫已与蓬莱魔女的长剑接触了一十三下。

 蓬莱魔女剑锋一转,拂尘再次拂到,这次她拂尘聚成一束,当作判官笔用,迳刺那人太阳穴,青钢剑唰的刺出,却用了一个“粘”字诀,要把那人的洞箫引开,“粘”出外门。那人叹口气道:“咱们点到即止,岂不甚好?你却当真要与我拼命么?”他口中说话,手底却丝毫不缓,洞箫一举,一招“举火撩天”,将拂尘荡开,迅即换招横扫,与青钢剑一触,洞箫一旋一绞,又把蓬莱魔女那股“粘”劲解了。蓬莱魔女同时用两种兵器,一柔一刚,而且又随时可以刚柔互易,这本是武学中最上乘的功夫,却不料竟被那人轻描淡写地化解开了,不觉一片茫然。

 那人笑道:“投桃报李,请小姐也接我几招。”洞箫一挥,幻出千重箫影,一口气攻出六招,连点蓬莱魔女三十六道大穴。蓬莱魔女以拂尘护身,以长剑攻敌,竭尽所能,将他这六招一一化解。那人赞道:“好,蓬莱魔女果然名不虚传!”蓬莱魔女却不由得暗暗自惭,心中想道:“他从容应敌,而我却费了如许气力,才解了他这六招。”

 蓬莱魔女好胜之念一起,将“天罡拂尘三十六式”和“柔云剑法”精华尽数施展出来,拂尘或聚或散,剑势忽疾忽徐,身如流水行云,步似穿花蝴蝶,剑锋所指,嗤嗤有声,拂尘挥舞,飒飒风起。这两种刚柔相济的武林绝学施展开来,果然是非同小可。那人只凭着一支洞箫,似乎渐渐遮拦不住,过了一会儿,蓬莱魔女已挽回颓势,又再转守为攻。

 那人一声长啸,叫道:“好,我也要抛砖引玉了!”横箫护胸,忽地一掌拍了出来,这一掌看似轻飘飘的若不经意,劲力却大得出奇,恰似暗流汹涌,突然涌来,蓬莱魔女用了千斤坠的重身法,仍不免微微一晃。

 蓬莱魔女心道:“此人功力在我之上,我必须速战速决。”柔云剑法一变,化为追风剑式,配合了拂尘进攻,两般兵器都用了阳刚之劲,招式更为凌厉,那人也一掌紧过一掌,掌风呼呼,荡得蓬莱魔女的拂尘飘飘,剑光四散。蓬莱魔女一阵狂攻,却是攻不进去。

 两人越斗越紧,直打得树叶纷落,林鸟惊飞,只见斗转星横,玉兔西坠,不知不觉,已斗了相近百招。蓬莱魔女渐觉内力不加,暗叫不妙,只好加紧进攻。那人却反而从容不迫起来,又把洞箫凑到口边,笑道:“天下无不散之筵席,我既奏了迎宾之曲,如今是该奏送客之曲了。”一片凄凉悲感的箫声吹了出来。蓬莱魔女妙解音律,听得奏的是唐诗人李商隐的一首五言诗,诗道:“凄凉宝剑篇,羁泊欲穷年。黄叶仍风雨,青楼自管弦。新知遭薄俗,旧好隔良缘。心断新丰酒,消愁又几千。”原诗本来不是作送客用的。但却暗合他们二人今晚的情景,看来那人仍是要藉此曲来表达他的心境。蓬莱魔女听他吹到“新知遭薄俗,旧好隔良缘”两句,心中暗暗嘀咕,“这是什么意思?他是把我当作新知么?但‘旧好隔良缘’又何所指?”

 那人的箫声吹得极为伤感,似是惋惜和一个新相识的朋友,一相识便相离,而自己今后便似黄叶飘零,羁泊天涯了。蓬莱魔女本是对他怀着甚深的敌意,但听了他这哀怨的箫声,却是不由自主地也感到凄恻起来。

 蓬莱魔女瞿然一惊,心道:“莫要被他扰乱我的心神,令我糊里糊涂的输了。”当下一咬牙根,唰的一剑猛刺过去。正是:

 一片情怀何处托,几多心事付箫声。

 欲知二人胜负如何?请听下回分解。

上一章 目录
全部章节(共120章)
下一章

投诉建议

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,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