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回 身无彩凤双飞翼 心有灵犀一点通

 珊瑚心头一凛:“这人来得好快!”她正扭住碧绡,一时间无暇闪避,就把碧绡往前一送,只听得“嗤”的一声,碧绡的衣裳被长鞭撕去了一幅,鞭势未停,仍然向前挥出,卷向珊瑚。

 这人的鞭法端的是到了轻重随心,收发自如的境界,那么凶猛的鞭势,误碰着碧绡,竟然丝毫没有伤着她的皮肉,便能立即变招追击敌人,连珊瑚也觉意外。可是珊瑚的轻功也极了得,那人的鞭势虽然未衰,但究竟是给碧绡阻慢了少许,珊瑚身形疾起,已斜窜出三丈开外。

 她落脚之点正在一丛玫瑰花的旁边,立足未稳,忽觉微风飒然,幸而珊瑚耳音聪敏,立时察觉,急忙往前一个滑步,说时迟,那时快,花丛中已窜出一人,却原来是个身长不及三尺的矮冬瓜,他伏在玫瑰丛中,就是准备突施袭击的。

 这矮冬瓜身手却是十分矫捷,他使的是一对判官笔,珊瑚滑步急退,他居然不即不离,如影随形,便即跟上。珊瑚早已取出拂尘,一挥一拂,将那矮冬瓜的双笔荡开。就在此时,只听得鞭风呼呼,先前那人的长鞭又已追踪卷到。

 这人却是个身长七尺的高个子,他人高鞭长,居高临下,以远攻配合矮冬瓜双笔的“近袭”,鞭法更见凌厉!

 碧绡惊魂未定,扶着孟钊,娇喘吁吁,不敢上前参战,孟钊也乐得袖手旁观。碧绡定了定神,叫道:“高、林两位大哥,这女贼擅闯本堡,意图劫人,你们务必把她擒了!”那高矮二汉齐声答道:“姑娘放心,她走不了!”

 原来这高矮二汉是堡中有数的好手,高个子就姓高,叫做高出云,矮冬瓜名叫林深渊,他们二人是一对老搭档。

 高出云的长鞭越展越快,呼呼风响,使出了连环三鞭、“回风扫柳”的绝技,卷起了一团鞭影,向珊瑚上三路打来,珊瑚使出蓬莱魔女授的独门轻功,双肩一晃,脚尖一滑,身子旋风似的,随着鞭梢直转出去,鞭梢离她三寸,没有打着。矮冬瓜林深渊一个虎跳,双笔齐出,点她两足膝盖的“环跳穴”。

 珊瑚怒喝道:“你也看我的点穴!”拂尘一挥,运上内劲,尘尾竟是聚而不散,形如铁笔,与林深渊的判官笔碰个正着,竟然发出“当”的一声,林深渊也不禁心头一凛:“这女娃子不但轻功绝妙,内功也这么了得!”他的一双判官笔竟给拂尘震歪,珊瑚用力一抖,尘尾倏地又再散开,根根如刺,万缕千丝的尘尾,倏然间好似变成了无数利针,齐刺林深渊的浑身穴道。这拂尘刺穴的家数,乃是公孙奇的父亲、蓬莱魔女的师父公孙隐所独创的,林深渊虽是公孙奇的手下,却也从未见过。

 只听得“咕咚”一声,林深渊倒在地上,但却并非给珊瑚刺着了穴道,原来他因身材的便利,练成了一套巧妙的“滚地堂”的功夫(矮子最适宜练这种功夫),和身卧倒,一滚就滚出了两丈开外,脱开了拂尘笼罩的范围。

 高、林二人,高矮配合,训练有素,高出云一见同伴遇险,立即迈前一步,“唰”地一鞭打出,他人高腿长,一迈就是数尺,一招“神龙出海”,长鞭“呼”的一声,已打在珊瑚的前头,截住了珊瑚的去路,不让她追击林深渊。他的鞭法收发随心,一越过珊瑚的前头,将她阻了一阻,立即又倒卷回来,变为“枯藤缠树”,鞭梢向珊瑚的下三路卷到。珊瑚拂尘一展,缠上了他的长鞭。

 高出云的气力很大,但给珊瑚用上了一个“缠”字诀,再暗运内力一粘,他的长鞭竟然摆脱不开。高出云用劲一夺,反而越缠越紧,竟然给珊瑚扯得又向前奔出两步,几乎立足不稳。

 说时迟,那时快,那矮冬瓜林深渊又已滚了回来,双笔贴着地面平伸,珊瑚一起步,他的判官笔就点向珊瑚脚跟的“涌泉穴”,点穴讲究是“迅速准确”四字,平常人卧倒地上,点穴法实难施展得开,但这林深渊与众不同,他以一身巧妙的“滚地堂”功夫,在地上滚来滚去,比站起来更灵活,那对判官笔专点珊瑚膝盖以下的“阳维”“阴矫”两大经脉的十八处穴道,更是防不胜防。珊瑚抬腿一踢,险险给他点中“趾突穴”,珊瑚急忙变为“十字摆莲”,腿力跌荡,向旁边横扫,林深渊随势滚动,笔尖一翘,又几乎戳着了她脚跟的“涌泉穴。”珊瑚无可奈何,只得把拂尘一抖,放开了高出云的长鞭,仍以“刺穴”之法,再来对付这矮冬瓜,林深渊哈哈一笑,迅即滚开,高出云的长鞭立即配合,又打来了!

 这高矮二汉,倘若是与珊瑚单打独斗,那是必败无疑。但现在他们二人联手,配合得丝丝入扣,却是把珊瑚缠得毫无办法,时间过一分,她的气力就多消耗一分,渐渐只有招架之功,毫无还手之力。只听得喔喔鸡啼,东方天际微露曙光,天色快要亮了。天亮之后,堡中高手起来,珊瑚就更难逃脱了。

 珊瑚正在着急,忽见一条人影,疾奔而来,高声叫道:“咦,瑚妹,是你吗?”转瞬之间,那人已是声到人到,珊瑚抬头一看,也不禁“咦”了一声,叫道:“照哥,是你!”

 原来耿照练了那大衍八式,打通了十二重关,功力已平增数倍。桑青虹也未料到他成功如此之速,她本来计划在天亮之时,来打开地牢,与耿照一同私奔的,她预算耿照在天亮之时,方可大功告成,哪知耿照在五更时分,便已功行完满了。

 这时正轮到那鹰鼻汉子刘彪看守,刘彪有意令他多吃苦头,巡视牢房之时,将他百般凌辱,耿照一怒之下,便将刘彪击晕,顺手夺回了宝剑,逃出牢房。他本来不想多事,但听得这边厮杀,免不了看它一眼,却不料这一眼就看见了珊瑚。

 耿照大吃了一惊,再看一眼,这一眼又看见了孟钊和碧绡。耿照更是惊魂不定,连忙叫道:“孟大哥,你怎么不上去帮忙她?”话犹未了,只听得孟钊大吼一声,已是振臂向他扑来!孟钊昨日与他平打,吃了点亏,但这时有碧绡在旁,他已是有恃无恐。耿照一个“游身滑步”,闪开了孟钊的一拳,恼道:“孟大哥,你这人怎的如此不分青红皂白,不分缓急轻重?玉姑娘一心前来会你,她遭受围攻,你却袖手旁观,置之不理,反而要来打我!你即使对我有所误会,也该先止住你的同伴,让玉姑娘出来说话呀!”孟钊越打越凶,耿照大叫大嚷,他却是一拳重过一拳,哑声不响地接连打了一十三拳,耿照虽然没有给他打着,但由于不想还手,一味退让。他本是想冲过去援救珊瑚的,连让一十三拳,离开珊瑚更远了。

 珊瑚大为着急,叫道:“耿大哥,你赶紧自己走吧,不必管我!”她不知耿照已练成了上乘内功,估量他勉强可以应付孟钊,但倘若碧绡出手,那么,他就一定逃跑不了。

 碧绡发了一声冷笑,得意扬扬地笑道:“孟钊,你听见了吗?你这位心上人,她的心可并不是向着你,而是向着这姓耿的小子!你放心打他吧,他跑不了!”她身形一晃,截住了耿照的后路,手中扣着暗器,只待孟钊一个不敌,她就要放暗器伤人。

 珊瑚与那高矮二汉对敌,本来就已处在下风,这时又在担心耿照的安危,一个疏神,那高个子的长鞭,已是乘虚而入,只听得“唰啦”呼响,长鞭刷过,把珊瑚衣裳撕去了一幅,幸而她闪避得快,要不然这一鞭就是皮破肉绽之灾。

 珊瑚着急,耿照更急,就在这时,孟钊大吼一声,又是一拳打到。耿照叫道:“好,你不救她,我去救她!你让不让开?”一掌平推,只听“砰”的一声,孟钊跌了个四脚朝天!

 耿照这一掌,只用了三成功力,他新练成上乘内功,自己也不知道气力有多大,想不到这轻轻一掌,竟把孟钊摔得个头破血流,不禁呆了。

 耿照正想说几句道歉的言语,说时迟,那时快,碧绡把手一扬,五枚指环,已是连珠价的向耿照打到,这指环是她所练的独门暗器,专打人身大穴,耿照手忙脚乱,只避过了两枚指环,还有三枚都打在他的身上。碧绡恶狠狠地喝道:“躺下来吧!”

 哪知耿照非但没有应声躺下,反而向前冲上了两步,原来他刚刚练成了上乘的内功,体内真气鼓荡,那三枚指环碰着他的身体,立刻给反弹回来,反弹回来的力道比碧绡发出去的力道更急,碧绡这一惊非同小可,连忙跳过一边,只听得叮叮叮连珠密响,那三枚指环打中了一块太湖石,火星迸现,石屑纷飞。

 那三枚指环打中耿照穴道,但打来的劲道给他本身的真力挡了回去,自是毫无伤损,不过等于给小孩子抓痒一般,只是略微感到一阵酸麻。他向前猛冲几步,气血运行加速,这酸麻之感也立时消失了。孟钊只道他要冲过来施展杀手,吓得连爬带滚,远远躲开。耿照根本就不是想对付孟钊,他双臂一振,脚步不停,就向那高个子扑去。高出云见他一个照面就摔倒孟钊,又震飞碧绡的暗器,也是不敢轻视,长鞭一抖,用了十成气力,反手一鞭“回风扫柳”,打到了耿照面前。珊瑚吓得慌了,叠声叫道:“耿大哥,快走,快走!”拂尘一起,要抢上去缠高出云的长鞭,矮冬瓜林深渊早已滚到她的脚边,双笔平伸,点她腿弯的“鼠蹊穴”,珊瑚迫得将拂尘一拂,荡开他的双笔。

 高出云的鞭法迅如闪电,一招“回风扫柳”,连环三鞭,一鞭狠过一鞭。耿照内功虽已练成,临敌的经验还很幼稚,招数也很平庸,而且他所会的只是剑法掌法,对这种精奇的鞭法却是见所未见,不知如何招架。他仗着家传的“蹑云步法”,闪开了两鞭,第三鞭却是再也闪避不开,只见那鞭梢抖动,恍如一条藤蛇,堪堪就要缠上他的颈项。这一鞭正是高出云得意的杀手鞭法,名为“锁喉咙”!

 耿照心中一凛,倘若给他的长鞭缠上喉头,岂不是要立时气绝?百忙中无暇考虑,霍的一个“凤点头”,伸出手臂,硬抓长鞭。他是两害相权取其轻,宁可让对方长鞭打断手臂,也绝不能让它缠着喉咙。

 他这一来正巧应付对了,高出云鞭法精妙,当然不会给他抓着,长鞭见物即绕,倏地就缠上他的手臂,转了十几匝,将他的臂膊缠得结结实实。可是这一来耿照的内功立即有用武之地,高出云猛力一拉,耿照分毫未动,高出云却反而给他带动了几步。

 高出云与林深渊本是一对配合得极好的老搭档,这时高出云的长鞭缠上了耿照,既不能将他拉倒,急切间又不能解开,只剩下林深渊一人对付珊瑚,却怎能是珊瑚的对手?不过数招,珊瑚拂尘一展,尘尾散开,宛如千万根利针,将林深渊罩住,一齐刺下!

 林深渊将身子缩成一团,使出“滚地堂”的功夫,活像一个皮球,刹那间就滚出了数丈开外。可是他没有高出云的长鞭呼应,珊瑚可以毫无顾忌地放胆追他。林深渊的滚转虽然迅速,怎也快不过珊瑚的轻功,珊瑚身形一掠,尘尾如影随形,轻轻一拂,已拂中了他尾龙骨的“尾闾穴”。林深渊登时变作了一滩烂泥似的,再也不能动弹了。

 珊瑚转过身来,正要相助耿照。只见耿照与高出云业已分开,高出云身似陀螺疾转,在地上直打圈圈,越转越快,忽地“咕咚”一声,倒在地上,原来高出云拉不倒耿照,反而给耿照的内力牵动。他是个武学行家,情知不妙,急忙松手,可是身上所受的那股力道,急切之间却是不能化解,由于运动中“惯性”的作用,身子兀是转个不休,终于支持不住。

 珊瑚又惊又喜,急忙走上前去,替耿照解开缠在臂上的长鞭,问道:“耿大哥,你受了伤没有?”耿照道:“没有。”珊瑚吁了口气,说道:“好,那么咱们走吧!”

 耿照道:“瑚妹,你怎么走?”珊瑚道:“我为何不能走?”耿照道:“孟大哥在这儿呢,要走你也该和孟大哥一同走。孟大哥,我刚才摔了你一跤,并不是有意的,望你不要见怪。”碧绡正扶着孟钊,远远地躲在一边,孟钊见耿照向他走来,又气又怒又是惊慌,哼了一声,退后几步,却不敢骂。

 珊瑚心中酸楚,又说了一声:“耿大哥,咱们走吧!”眼光从孟钊身上移开,从此再也不瞧他一眼。耿照惊疑不定,问道:“瑚妹,他、他不是你要找的那位孟大哥吗?”珊瑚摇了摇头,道:“不错,他的名字叫做孟钊,但已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孟钊了。”话声低沉,无限凄凉。

 耿照莫名其妙,一片茫然。珊瑚又道:“耿大哥,咱们走吧!”这是她第三次催促了,耿照茫然地只好跟着她走,刚走得几步,忽听得有个冷峭的声音说道:“耿照,你好呀!就想走了吗?”只见花丛中走出一个白衣女子,正是那公孙奇的小姨桑青虹!

 桑青虹在他们的前头一站,冷冷说道:“耿照,你昨晚说过什么话来?你说和这位玉姑娘不过是兄妹之谊,哼,哼,好一个兄妹之谊!你要带她到哪里去?”珊瑚道:“你胡说什么,我们是兄妹也好,不是兄妹也好,你管不着!”

 桑青虹面似寒霜,冷笑说道:“我管不着你,却管得着耿照,耿照,你学了我的武功,是用来和孟钊抢女人的吗?”耿照又羞又气,说道:“又不是我要学你的武功,是你迫我学的。”桑青虹冷笑道:“真是笑话,手脚长在你的身上,你不练那大衍八式,我怎能强迫你练?好一个忘恩负义的东西!”

 珊瑚柳眉微蹙,问道:“照哥,你当真跟她练了什么功夫?”心想道:“照哥真糊涂,岂不知学了别派的功夫,即算未曾正式拜师,也得算是那一派的记名弟子,从此就要受那一派长辈管束的了?”

 耿照急得大叫道:“不是的,她是用诡计骗我上当的。”当时桑青虹是用“封穴逆息”的邪派手法,令得耿照真气逆行,浑身发热,神智迷糊,不知不觉之间,自自然然地就要练那大衍八式以求自解。但仓促之间,耿照却哪能说得明白?

 珊瑚一时间也想不通何以用“诡计”可以使一个人练别派的武功,但她相信耿照,耿照说是“诡计”,那就定是诡计无疑。当下说道:“你向这位姑娘发个毒誓,以后绝不使用从她这儿学来的武功。”珊瑚只道这“大衍八式”乃是武术的招式,故此按照武林规矩,叫耿照发一毒誓,永不再用,那也就等于宣告与那一派脱离关系,可以不再受她管束的了。

 她哪知道“大衍八式”不是武术的招式,而是邪派的内功中“导气归元”的八个图式,内功练成之后,举手投足,便会自然而然地运用出来,要制止也制止不了的。

 耿照又是羞惭,又是气急,讷讷说道:“这个,这个……”桑青虹笑道:“这个毒誓你是发不出来的。”耿照愤然说道:“好,你把我的功夫收回去吧!”桑青虹笑道:“除非我把你杀了。否则焉能只收回你一部份的功夫,再不然,另外就只有一个法子──”耿照忙问道:“什么法子?”桑青虹道:“你留下来,从此永远不能离开我。在我管束之下,你就不能擅用本派武功了!”说至此处,顿了一顿,回过头来,又对珊瑚说道:“玉姑娘,你擅入本堡,按说我也不能任你要来便来,要去便去;但现在耿相公已是本派弟子,看在耿相公的份上,我卖个人情,放了你吧。你一人走,或若和孟钊同走,都行!”

 孟钊叫道:“二小姐,你杀了我,我也决计不能再要这个贱人。二小姐,这小子也不是好人,你不要上他的当!”桑青虹微笑道:“孟钊,多谢你的好心,我不必你来给我打算。好,玉姑娘,孟钊既然不要你了,你就自己走吧。”珊瑚见耿照不肯发誓,心中很是不满,这时也是气怒交加,拂袖便走。

 耿照大叫道:“你凭什么把我留下,你杀了我也不留!瑚妹,咱们一同走。”珊瑚见他坚决要与自己同行,不知怎的,心中感到一阵喜悦,想道:“对,和这种妖女,讲什么武林规矩?照哥不肯发誓,其中定有道理。我答应过保护他的,岂能让他陷身魔窟?”她本是个有几分男子气的巾帼英雄,想到自己有保护耿照之责,豪气顿生,不自觉地拉着耿照,便要硬闯过去。

 桑青虹冷冷说道:“好,你们要作比翼双飞,那就一个也走不了!”忽地伸手朝珊瑚面上一抹,珊瑚轻功已得蓬莱魔女的五六成功夫,早有防备,但桑青虹这一掌无声无息地突如其来,珊瑚侧身一闪,鬓角已给她冰冷的手指触了一下,登时头晕目眩,幸而她应变还算机警,一个“鹞子翻身”,立即倒纵出三丈开外,未曾给桑青虹的指力透入她的穴道,尚可支持。但如此一来,她与耿照也不得不分开了。

 桑青虹这一抹不中,也觉有点意外,冷笑道:“果然是个美人胎子,怪不得男人都着了你的迷汤!”妒火中烧,如影随形,又是一掌向珊瑚面门掴去,这一掌若然给她掴中,登时就可毁了珊瑚的月貌花容。

 珊瑚大怒,拂尘一展,一招“千丝万缕”,也向桑青虹面门拂来,这时两人距离不过咫尺之地,桑青虹也不敢让她拂中,当下张口一吹,尘尾登时飘散,可是由于她要运气抵御,那一掌的劲力就减了几分,珊瑚也从容地格开了。

 桑青虹笑道:“好,让你也见识见识我的点穴手法!”五指一拢,倏地疾弹而出,将珊瑚的“天璇”“地阙”“玉门”“玄机”“委中”五处大穴,都笼罩在她五指可及的范围之内,她五指伸缩不定,难以捉摸,饶是珊瑚的点穴本领也得了蓬莱魔女的真传,急切间也不知该如何防御。她的拂尘被桑青虹一口气吹散,急切间也聚拢不来,难以防身。

 耿照本来不想与桑青虹动手,但这时见珊瑚已是危在旦夕,一急之下,也就顾不得这么多了,当下大喝一声:“撒手!”一掌就向桑青虹劈去。

 桑青虹面色铁青,冷笑道:“耿照,你好啊!你可知偷来的技艺打不到师父吗?”五指一收,化指为掌,也是一掌拍出,只听得“蓬”的一声,双掌相交,耿照只觉手心一凉,一股阴柔之极的力道,已被他的掌力化开,身不由己地倒退几步。

 桑青虹也觉掌心一热,上身也不由得晃了一晃,这一掌未能把耿照击倒,也是大出她意料之外。原来耿照从小练的是正宗的内功心法,一练了那“大衍八式”,打通了经脉之后,真气流贯全身,内功的基础已是比桑青虹更为扎实。不过,桑青虹的上乘内功早已练成,论到运用之妙,那当然是比耿照胜过不知多少,所以较量之下,耿照还是要稍吃点亏。

 桑青虹心中后悔:“早知他如此负心,不该传了他大衍八式。”爱恨交并,追上去对耿照又是一掌。珊瑚喘过口气,立即转过身来,拂尘袭击桑青虹的后心大穴,桑青虹长袖向后一甩,右掌挥舞,仍向耿照疾攻。

 耿照拼命挡了几招,越来越觉应付为难,急得连忙叫道:“瑚妹!你快走吧!”桑青虹冷笑道:“你们两人彼此爱护,好得紧啊!”瞬息之间,攻出七招,每一招都是指掌兼用,指尖点穴,掌心拍击,掌拍指戳,都是攻向耿照意想不到的方位。耿照内功虽然练成,招数的精妙却是远远不如对方,他双掌齐出,抵御桑青虹单掌的攻击,兀是给迫得手忙脚乱。珊瑚这时要走,本来可以全身而退,但她又怎肯舍弃耿照,一走了之?那支拂尘,也攻得更急了。

 桑青虹头也不回,反手挥舞长袖,抵敌那支拂尘,衣袖拂尘都是柔软之物,双方使出刚柔兼济的功夫,打得难分难解。但桑青虹以一掌一袖,分敌二人,仍占上风。耿照见形势危急,猛的张开双臂,便要抱住桑青虹的纤腰,原来他情知不敌,一急之下,索性使出这“奋不顾身”的“笨法子”,只要一给他抱住,珊瑚就可以逃走了。

 桑青虹面上一红,喝道:“你找死么?”掌心倏地往他胸膛印下,掌力将发未发之际,耿照的手指已触及她的纤腰,桑青虹忽地心头一软,按着掌力不发,改用指尖一戳,点中了耿照的麻穴。但她给耿照的手指触了一下,身形不免稍稍迟滞,只听得“嗤”的一声,背心一幅衣裳,已给珊瑚的拂尘撕破。

 桑青虹大怒,回过头来,全力对付珊瑚,珊瑚虽得了蓬莱魔女的四五成功夫,却怎是她的对手?桑青虹双袖齐飞,一条衣袖与拂尘相抗,另一条衣袖,倏地从下面卷上来,卷着了尘柄,衣袖一甩,尘柄撞中了珊瑚胁下的麻穴,珊瑚也不能动弹了。

 孟钊刚才给耿照摔了一跤,头破血流,血虽止了,气还未消,气呼呼地过来,便要殴打耿照。桑青虹双眼一翻,冷冷说道:“你要打他,我就放开了他,让你们再打!”孟钊道:“二小姐,你不可上了这小子的当!”桑青虹道:“我自有主意,不必你为我操心。”孟钊大是尴尬,只好讪讪退下。

 桑青虹恨恨地盯了耿照一眼,一时间却是心乱如麻,打不定主意。忽听得她姐姐的声音说道:“妹妹,你干的好事!”只见一个妇人分花拂柳而来,正是她的姐姐桑白虹。

 桑青虹不怕姐夫,对她的姐姐却是有几分顾忌,只好垂下手来,听她姐姐斥责。桑白虹面挟寒霜,冷冷道:“妹妹,你以往怎么胡闹,我都可以任由你的性子。但这次你却是太过胆大妄为啦,你怎么可以把咱们传家之宝的大衍八式私传了外人?你可知道这大衍八式,我是连你姐夫也不传的?”桑青虹低下了头,说道:“我违反家规,业已做了出来,随便姐姐责罚吧。”桑白虹叹了口气道:“论理我本该废了你的武功,谁叫你是我的亲妹子?好吧?事到如今,我不杀你,就只好杀这小子了!”

 桑白虹缓缓举起手掌,慢慢向前推进,逐渐接近耿照的脑门。桑青虹忽地将姐姐抱住,说道:“姐姐,你还是责罚我吧!”桑白虹道:“你不肯让我杀这小子,你宁愿让我废了你的武功?”桑青虹道:“过错在我,是我迫他练这大衍八式的。杀了他那未免太不公平!”珊瑚心道:“耿大哥果然没有说谎,是这妖女迫他练的。”她刚才未明真相,对耿照肯学桑家的功夫不免有点不满,现在听得桑青虹自己招认出来,是迫耿照练的,她这一点点不满,也就烟消云散了。

 桑白虹笑道:“你居然也讲起‘公平’二字,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。好吧,只要你想得出一个恰当的处置办法,我就饶了他吧。”其实桑白虹也并不想杀耿照,她那一掌故意缓缓落下,就是准备让妹妹求情的。

 桑青虹却想不出恰当的处置办法,一时恼怒,说道:“这麻烦都是这妖女带来的,我先把她毙了!”一掌便向珊瑚击出,她这一掌快如闪电,与刚才桑白虹击向耿照的那一掌大不相同。

 哪知她姐姐比她更快,她手臂一抬,掌力尚未发出,桑白虹已是将她一把拉开。桑青虹诧道:“姐姐,你怎么也不让我杀她?”桑白虹说道:“是你姐夫不许。这里发生的事他都已知道了,他要我提这两个人去问话,你若杀了这个女的,他一定杀那男的。”桑青虹道:“哦,原来你早就打定主意,要交姐夫处置,那你还问我做什么?”桑白虹道:“反正你也想不出恰当的处置办法,那就不如让你姐夫去发落吧。再说,你姐夫总是一家之主,你也不该太过拂逆他的意思。”桑青虹冷笑道:“人人都说姐夫怕你,依我看来,却是你越来越怕姐夫了。”桑白虹道:“胡说八道,我与你姐夫相敬如宾,说不上谁怕谁。”桑青虹暗暗冷笑,桑白虹又道:“你倘要保全这小子的性命,我劝你在你姐夫面前,还是不要胡乱说话的好。”桑青虹冷笑道:“好,你既然帮定了姐夫,那我就一声不响。”

 孟钊听她们姐妹的口气,对耿照都似颇为偏袒,心里又惊又恼。要想跟去,却又不敢。桑白虹道:“孟钊,你也不必着急,主人总不会亏待你的。你受了伤,让碧绡替你好好料理吧。”她交代了这么几句,随手一招,唤来了另外两名丫鬟,便扶着耿照、珊瑚二人走了。

 公孙奇正在大堂里独自徘徊,见她们来到,笑道:“很好,玉姑娘,你也来了。”他向珊瑚说话,脚步却朝着耿照走去,忽地一掌拍下,这一掌事先毫无征兆,突如其来,桑青虹想要拦阻已来不及,不禁失声惊呼。

 耿照忽然觉得手足能够活动,原来公孙奇那一拍并非取他性命,而是替他解开穴道。可是由于这一掌突如其来,耿照却怎知他的用意?穴道一解,本能地便挥掌抵御。

 双掌相交,毫无声响,耿照触着对方的掌心,只觉一团绵软,他所发出的那么刚猛的掌力,竟似泥牛入海,刹那间便都溶化在大海之中,公孙奇哈哈一笑,信手又点了耿照穴道,说道:“夫人,你们桑家的大衍八式,果然是神奇无比,这小子再练上十年,不难与你我比肩。他得了你们桑家的不传之秘,怪不得你要感到为难了。嗯,是杀他呢还是不杀?”原来公孙奇解开耿照的穴道,正是要试他的功力,一试就试出了耿照已练成上乘内功,虽然目前还未能给他伤害,但已是委实不容轻视。他聪明绝顶,当然也就立即猜到了,这是桑青虹私下传授耿照,而他的妻子则正在为此感到为难。

 桑白虹心里暗暗叫苦,原来公孙奇当年受她诱惑,宁愿舍弃老父,与她私奔,这固然是由于他贪图外面的享受,不甘老父的拘束,但另一方面却也是为了想学桑家的武功。桑白虹姐妹的父亲桑见田是邪派中数一数二的人物,生前与公孙奇的父亲公孙隐并驾齐名,但若论到功夫的歹毒,桑见田尚在公孙隐之上。公孙隐少年时曾受过桑见田的凌辱,自此与桑家结仇,桑见田虽然死了,他这口气尚未曾消。因此公孙奇与仇人之女私奔,他才会那样生气。

 公孙奇想学桑家的武功,这心思他妻子当然知道。也正因此,桑白虹隐瞒了大衍八式,不肯教他,目的就是为了留着一手,以作为挟持丈夫之用。要知公孙奇的天资胜于妻子,他本身又有家传的武功,倘若再学全了桑家的功夫,桑白虹就再也不能制服丈夫了。公孙奇的手下人人以为公孙奇惧怕妻子,其实是为了这个原因,这原因也只有桑白虹自己明白。如今大衍八式的秘密已经泄露,桑白虹自是觉得不妙,只怕公孙奇要学,那就难以砌辞推搪了。

 桑青虹道:“姐夫……”公孙奇笑道:“这小子心不向你,你还是要为他求情么?”桑白虹道:“妹妹,听你姐夫处置。”桑青虹嘟着嘴儿,却也不敢不依。

 公孙奇转过身来,说道:“玉姑娘,你跟随柳清瑶不过四年,居然能够和高出云、林深渊二人打个平手,确实不错。你的功夫我是不用再试了。孟钊呢?”桑白虹道:“孟钊正在养伤。”公孙奇道:“玉姑娘,是你将他打伤的吗?”珊瑚闭口不答,桑白虹道:“是这姓耿的小子将他打伤的。”公孙奇哈哈大笑道:“孟钊的一片相思要付之流水了。如今我才知道,原来玉姑娘爱的不是孟钊,而这位照相公,也愿意为玉姑娘拼命,看来是郎有情,妾有意的了。”

 耿照要想辩解,苦于口不能言,珊瑚哑穴未封,可以说话,但她却不愿意说话。

 桑白虹笑道:“这只是你揣测之辞,玉姑娘心意如何,还应该问过她才好。”公孙奇说道:“不错,昨日我本来想把这小子交给孟钊,任由孟钊处置,如今玉姑娘亲自来了,事情又有了出乎意外的变化,对这小子的处置,当然应该由玉姑娘亲自决定了。”珊瑚正在心乱如麻,为耿照担忧,听了这话,不觉大为奇怪,“这魔头安的是什么心思?为何他对我似乎颇为尊重,居然肯让我处置此事?”桑青虹听了,却是大为着急。

 只听得公孙奇接着道:“玉姑娘,这里有两条路任你选择,这位耿相公的命运,也就要看你如何选择而定了。”珊瑚这才知道,原来公孙奇所说的由她处置,也还是附有条件的。

 公孙奇笑了一笑,接续说道:“第一条路,你要是当真喜欢这位耿相公,我也可以让你们成亲,不过,你们成亲之后,却不能擅自离开本堡。也即是说,从今之后,我就是你们的主人,你们一切都得依从我的命令。你意下如何?”珊瑚一直默不作声,这时忽然抬起头来问道:“第二条路又是如何?”耿照望了珊瑚一眼,他满腔忧愤,在眼光中表露无遗;但珊瑚却似心底有了主意,神情反见镇定了。

 公孙奇道:“第二条路是让你嫁给孟钊,这么样,这姓耿的就不能留在这儿。”桑青虹喜道:“这样最好,你不杀他?”公孙奇道:“我废掉他的武功,保留他的性命,让他逃出本堡。不过,这两条路要由玉姑娘选择,与你无干。你不必多出主意。”桑青虹叫道:“姐夫,你这是分明要迫玉姑娘嫁给这姓耿的小子!”依她想来,珊瑚本来就已移爱耿照,与耿照成婚,又可保全他的武功,岂不是正遂了他们心头之愿?珊瑚当然是要选择第一条路了。

 哪知珊瑚却咬着嘴唇,似乎下了极大的决心说道:“我愿意嫁给孟钊,但你们也得依我一个条件。”公孙奇颇出意外,但他的用意只是想留下珊瑚,她嫁给谁,公孙奇都是无可无不可。当下便立即问道:“好吧,什么条件,你就说吧。”珊瑚道:“不要废掉耿相公的武功,让他走吧。”公孙奇面色一沉,道:“你可知道,他学了我岳家不传之秘的武功?我岂能让他带了这武功出去?”珊瑚冷笑道:“我知道了,你们是惧怕他在十年之后,武功胜过你们!”

 公孙奇极为自负,听了这话,纵声大笑道:“我本是非废掉他的武功不可,但听了你这话,我倒可以重新考虑了。不过,夫人,这是你家的事情,我还得听听你的意思。”桑白虹望了妹妹一眼,说道:“我听凭夫君的处置。”公孙奇道:“好,那么我就让这位耿相公保存武功,不伤他一丝毫发。只是他从今以后,可不许再踏进本堡一步!”

 公孙奇随即解开了耿照的穴道,淡淡说道:“这儿没你的事了,你可以走了!”耿照本来盼望珊瑚与孟钊“有情人终成眷属”,如今得到这样的结果,自是满意不过,但他回头一望,忽见珊瑚眼眶红润,泪光莹然,却不禁心头一震,脚步登时似有千斤之重,再也踏不出去,不觉呆了。

 耿照避开了珊瑚的目光,定了定神,心里想道:“不对,珊瑚刚才不肯认那孟钊,对他似是甚为厌恶,她为了什么原因不爱孟钊,我不知道;但我总可以看得出来,她是不愿意嫁给孟钊的了。然则,她何以如今又突然改了主意?嗯,莫非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么?”

 珊瑚见他举步踌躇,大为着急,连忙说道:“耿大哥,咱们从今之后,各走各路,你有你的去处,我有我的归宿。你还不走,留在这里做什么?”

 耿照听了这话,登时明白,“呀,她果然是一片苦心,完全为我!”原来珊瑚情知不是公孙奇的敌手,她若选择第一条路,她与耿照就都要陷身魔窟,在他们看管之下,只怕插翼难飞!她想到耿照负有使命,要将父亲的遗书携到江南,岂可令他受自己的连累?因此,她为了成全耿照,只好佯允嫁给孟钊。她与耿照说的那几句话,就是点醒耿照,叫他记得他有他的去处。

 公孙奇笑道:“咦,你们两人怎么还是依依不舍?”耿照心中悲苦,咬了咬牙,转身便走。桑青虹忽地拦住门口,叫道:“且慢!”耿照愕然道:“你要怎么?”桑青虹向公孙奇道:“姐夫,堡中之事,由你作主。但这姓耿的不是堡中之人,他的大衍八式是我私相传授的,我有过错,我要补救,我可不能让他这样容易出去!”公孙奇道:“哦,你要废掉他的武功?”桑青虹柳眉一竖,道:“不废他的武功也行,他可得由我处置!”

 珊瑚叫道:“公孙堡主,你说的话不算数?”公孙奇见她如此着急,大大起疑,冷冷说道:“也好,耿相公,你且待一会儿。”珊瑚又道:“公孙堡主,你出尔反尔,算得什么英雄?”公孙奇淡淡说道:“玉姑娘,你别忙,我还有几句话要问,问清楚了就放他走。咄,姓耿的,你是什么人?何方人氏?父亲是谁?师父是谁?”

 原来公孙奇派出手下跟踪耿照之时,虽对耿照也曾有过调查,但只打听到他的姓名,知道他曾在蓬莱魔女山寨中作过客,其他有关耿照之事,却是未曾打听清楚。当时公孙奇只是想以耿照为饵,将珊瑚引来,对耿照并不放在心上,所以也未曾仔细盘问。如今公孙奇见珊瑚如此着急地要耿照离开,不由得蓦地起了疑心。

 耿照心头一震,暗自想道:“这魔头不知与金人有无勾结,但总之不是好人,我的来历岂能说与他知道?”要待措辞搪塞,但一来他不惯说谎,二来公孙奇问及他的父亲,父亲的名字岂能胡乱捏造?正在踌躇,盘算该如何回答,珊瑚忽道:“公孙堡主,我有一事,先要请教。”公孙奇道:“请说。”珊瑚道:“这位耿相公是你答应让他走的,那么,你是不能将他当作囚犯的了?”公孙奇道:“我是好好问他,也没动刑,谁说我将他当作囚犯?”珊瑚又道:“你的命令,是不准他今后再踏进贵堡半步,那么,你当然也是不把他当作朋友的了?”公孙奇傲然说道:“不错,当今之世,够得上与我朋友相称的,本来就没有几人!”珊瑚道:“着呀,那么,他与你非友非敌,毫不相干,你何须问他来历?”

 公孙奇怔了一怔,哈哈笑道:“玉姑娘,你辞锋锐利,果然不愧是柳清瑶亲手调教出来的女中豪杰!好,我就不盘问他了。但你们之事,与我无关,与孟钊却大有关系,你如今已答应下嫁孟钊,那么理该将孟钊叫来,三面言明,耿相公才好离开。”珊瑚又羞又恼,亢声说道:“公孙堡主,你是存心羞辱我吗?这话,你刚才可没有说过。”公孙奇道:“我刚才一时思虑未周,如今补救,还来得及。你和孟钊已定了夫妻名份,夫妻之间何事不可明言?何况耿相公是你的好友,也就应当是你丈夫的好友,你们夫妻俩送他一程,也是应该,此事光明磊落,焉能说是羞辱?”

 公孙奇说至此处,便不再理珊瑚,径自向妻子问道:“孟钊伤得重吗?”桑白虹说道:“摔破了头,并非很重。”公孙奇说了声:“好!”立即吩咐一个仆人:“你给我将孟钊叫来,叫他顺便将冀州的卷宗带来。”

 原来孟钊颇通文墨,替公孙奇掌管文书。公孙奇曾叫手下将各地的成名人物编成名册,附有事迹;各地所发生的大事,也多有记载,与现代间谍组织所必备的档案差不多。

 他听出耿照是冀州口音,所以便叫孟钊将冀州的“档案”调来,看一看冀州有没有姓耿的武林人物,希望从这档案中可以查到耿照的来龙去脉。

 枝节横生,风波叠起,珊瑚、耿照均是忐忑不安,但既然还在公孙奇掌握之中,公孙奇执意如此,他们亦是无可奈何。桑青虹在一旁偷偷欢喜。

 那仆人接了命令,匆匆便走。哪知刚走到门口,外面忽地有个人也匆匆跑进来,“砰”的一声,撞个正着,那仆人跌了个四脚朝天!

 公孙奇喝道:“穆弘,你不在大门把守,失魂落魄地跑来干什么?”这穆弘抬起头来,满面鲜血淋漓,叫道:“主公,不好了!”正是:

 才伤情海风波起,又见寻仇怪客来。

 欲知后事如何?请听下回分解。

上一章 目录
全部章节(共120章)
下一章

投诉建议

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,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