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回 少年自有难言苦 妖女私传大衍功

 那少年道:“娘子,你忘了么?咱们曾答应了孟钊什么事情?”那妇人格格笑道:“给他娶一个标致的娘子。”那少年道:“可是孟钊这小子就死心眼儿,只想与他那位玉姑娘重圆好梦。”那妇人道:“这事和这姓耿的小子又有什么关连?”那少年道:“娘子,你有所不知,这姓耿的小子和孟钊的那位玉姑娘,哈哈,他们的关系可是暧昧得很哪!”那妇人大感兴趣,问道:“怎么个暧昧法?”那少年道:“刘彪,你说与主母听听。”

 那鹰鼻汉子道:“前几天我们发现这小子和玉姑娘在冀鲁的大路上同行,我们就暗暗跟踪,哈哈,他们晚上在客店投宿,竟是同在一间房子的。”

 那少年笑道:“娘子,你明白了吧?这小子是那位玉姑娘的面首哪!”话至此处,耿照已恍然大悟,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情!满腔委屈,心里想道:“我与珊瑚光明磊落,不料落在这些小人的眼中,却是想得如此不堪,我受诬陷还不打紧,连带珊瑚也蒙了污垢,真是太冤枉了、太不值了!”他满腔委屈,满腔冤愤,只是被点了穴道,却嚷不出来。

 那少年道:“孟钊这小子虽然本领平常,但咱们却还有用他之处。我答应给他找回他的玉姑娘,就正是要他死心塌地为我所用。这小子竟敢沾惹他的姑娘,我当然要为他出一口气了。”那妇人道:“孟钊可知道了这件事?”那少年道:“我有意令他惊喜一场。等会儿再叫他出来。”那妇人笑道:“恐怕不只惊喜,还要活活气死呢。他的好梦未圆,一顶绿帽子却是戴稳了。他还能要那玉姑娘吗?”那少年道:“这就是他的事了,我把他的情人和仇人都找了来,我对他也算是尽了心力了。”那妇人道:“不错,他若是不肯再要他那骚蹄子,那就更好,我可以给他再作主张。”那少年道:“是呀,你总算明白了。这姓耿的小子是他的仇人,怎么好放?”

 那妇人走到耿照身边,好像鉴赏一件精致的美术品似的,浑身上下,仔细打量了一番,又摸了摸他的脸蛋,格格笑道:“这小子是长得标致,看来比孟钊还俊得多。怪不得会讨女人欢喜。嗯,把他放了吧!”

 那少年道:“怎么?我和你已说得这样清楚,你还要把他放了?”那妇人道:“你只知道笼络手下,就不知道讨我的欢心?”那少年惊疑不定,小声道:“你也看上这小子了?”那妇人柳眉倒竖,嗔骂道:“放屁!”那少年道:“既然不是如此,何以又要把他放了?到底为的什么?”那妇人道:“为的就是他是柳清瑶的情人!他和那玉姑娘怎样勾搭我不管,只要柳清瑶喜欢他,我也就高兴!我要把他放回去,好绝了你对柳清瑶的妄念!怎么,我的命令你敢不依从么?”

 那少年笑道:“娘子,你这干醋呷得好没来由。第一,她虽是我的师妹,我离家之后,就从来没有回去过。我离家的时候,她还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!”原来这少年不是别人,正是蓬莱魔女的师兄公孙奇。

 耿照不知其中原委,大感奇怪,心里想道:“珊瑚与我无事不谈,却怎的从来没听她提过柳姑娘有个师兄?这人既然是她的师兄,却又为何一点也不买她的账?还有一样,听他们的称呼,这妇人当然是他的妻子了。他年轻英俊,武功又高,何以却选了一个比他年老而又姿色平庸的妻子,对妻子又这样惧怕?真是令人好笑、不解。”

 那妇人冷笑说道:“柳清瑶现在可不是孩子了,她早就从黄毛丫头变成了标致的大姑娘啦!孟钊和他那位玉姑娘分手的时候,两人也还都是不懂事的孩子,孟钊不是一心一意要等她吗?”

 公孙奇连连搓手道:“这怎么相同,这怎么相同?孟钊没有妻子,我已有了你这如花似玉的娘子,早就心满意足,哪能还想别人?”

 那妇人瞟了丈夫一眼,面色好转一些,但仍然冷笑说道:“你别嘴上涂了蜜糖,讨我欢喜。哼,你若心中有我,当年也不会去缠南阳云仲玉的女儿哪?”

 公孙奇道:“事情早已过去了,你还提它干嘛?何况这件事你又不是不知道?我是受人之托,那,那……”那妇人道:“好,就不谈这件事。你刚才说了个‘第一’,还有没有个‘第二’?”原来公孙奇当年迫云仲玉父女之事,事关着一件秘密,那鹰鼻汉子虽然是他们夫妇的亲信,那妇人却也不愿给他知道,故此忙把话头岔开。

 公孙奇道:“有,有。第二,你当然知道我最大的仇人是谁?”那妇人道:“怎么?你有了什么关于笑傲乾坤华谷涵的消息吗?华谷涵与这事有什么相干?”公孙奇道:“华谷涵上月派遣白修罗给柳清瑶送礼,送什么,我不知道;只知道柳清瑶现在已去回拜华谷涵了,又听说有人要给他们二人撮合呢。”那妇人格格笑道:“这么说,你很伤心了?”公孙奇正容说道:“不错,是很伤心,而且很愤恨呢。但娘子,你可别误会,我的伤心愤恨,是因为她到底是我的师妹,现在她和我的仇人勾结起来,看来是要对付我了。”那妇人道:“那你怎么办?”公孙奇咬牙道:“我已决意不把她当作我的师妹,她勾结我的仇人,她也就是我的仇人了。”这话,他当然是有意说给妻子听的,不过,他心里确实也很伤心,说来神情激动,看不出是有意做作。那妇人眉梢充满笑意,脸色更好转了。公孙奇说道:“好了,你现在总该相信我对柳清瑶没有什么邪念了吧?”那鹰鼻汉子忽道:“主公,有一件事,我还未禀报。”

 公孙奇道:“何事?说来!”那鹰鼻汉子道:“孟钊的那位玉姑娘,她的身份──”那妇人忙问道:“怎么样?”那鹰鼻汉子道:“玉姑娘是蓬莱魔女最得宠的一个侍女。”公孙奇“呀”了一声,似乎很出意外。那鹰鼻汉子道:“所以小人要向主公请示,主公既是把蓬莱魔女当作华谷涵一路的人,那么咱们让不让那玉姑娘踏进这里?她和这小子分手之后,就单独一人,向咱们这里来,估量最迟在明天中午也会到了。”公孙奇沉吟不语,似乎心意躇踌,一时难决。

 其实公孙奇这一切也都是做作出来的,他早就知道了玉珊瑚是柳清瑶的侍女,但孟钊和这鹰鼻汉子却还未知道。

 而且这一切还是他有意安排的,上个月西门业路过商河,公孙奇留他住了一晚,他知道西门业交游广阔,他自己不出面,却有意“指点”孟钊,叫孟钊向西门业求助,亦即是请西门业给孟钊找寻珊瑚。公孙奇如此这般为孟钊尽心设计,并非为了孟钊,其实是为了他自己。原来蓬莱魔女不但威震江湖,而且也是艳名四布(江湖上最初本是称她为“蓬莱仙子”的,后来她杀了钟氏兄弟,又以武力收服冀北群盗,江湖上才改称她为“蓬莱魔女”),公孙奇听人说起蓬莱魔女之美(那些人并不知道他就是蓬莱魔女的师兄),不禁暗暗后悔,心里想道:“早知道这黄毛丫头长成之后,会变成天仙般的美女,我当初实在不该离家,等到这个时候,她还不是我的人吗?嗯,她小时候我对她不错,想来她对我也未必就能忘情。”正是由于这一妄念,他才替孟钊设计,希望找到了珊瑚之后就让孟钊和珊瑚成为夫妻,这样孟钊夫妻必然十分感激他,乐意为他所用,他也就可以从珊瑚口中,探听柳清瑶的事情,甚而将来可以利用珊瑚,再搭上柳清瑶,与柳清瑶重修旧好。后来他打探得珊瑚在冀鲁路上出现,又急急叫手下人去跟踪查探,也都是出于这个私心。不过平空多出了一个耿照,而这耿照又与珊瑚有“暧昧”之事,这却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。

 这时他正在作状踌躇,那妇人却已哈哈大笑了起来,说道:“这有什么难处置的?当然是让她进来。我要收她做贴身侍女,也好气气那柳清瑶。哼,就不知道她的心是否还向着孟钊?”说到这里,她又不自禁地摸了摸耿照的脸蛋,笑道:“这小子可比孟钊俊得多呢!”

 公孙奇妒意大起,他并非妒忌妻子赞美耿照,而是胡乱猜疑,猜疑耿照是他的师妹的情人。当下便说道:“娘子,这还不易办吗?把这小子一刀砍了,不就成了?”那妇人微微一笑,说道:“你虽是以风流浪子自命,却不懂得女人的心意!”

 公孙奇打了个哈哈,歪着眼睛道:“我不是女人,猜女人的心事总是要隔一层,还望娘子不吝指教。”那妇人道:“女人和男人不同,女人要比男人深情得多,男人可以到处拈花惹草,同时有几个女的,一视同仁,女人可就做不到了。”公孙奇笑道:“不见得吧?若然如此,那你也不用为孟钊担心了?”那妇人道:“那位玉姑娘可也不是同时要两个男人呀。她是‘鱼与熊掌,不可得兼,舍鱼而取熊掌也。’倘若是换了你呀,你一定是鱼也要,熊掌也要的了。”公孙奇苦笑说道:“你总是瞎猜疑,捕风捉影。好啦,你的野火不要乱烧到我的头上来,还是将话头拉回去吧,说说孟钊的事情。”

 那妇人道:“好吧,就说孟钊的那位姑娘。那位姑娘听到孟钊的消息,毕竟还是和这小子分手了。可见最少在此刻,在她心中还是旧爱胜于新欢。我担心的是在将来,将来她和孟钊相处久了,可能发现孟钊样样不如这个小子,那她就会后悔了。”公孙奇笑道:“是呀,既然你担心会有这样结果,那你又为何不肯听我之言,将这小子一刀杀了?”

 那妇人冷笑道:“所以我说你不懂得女人的心意,若是将这小子杀了,她就更会怀念这个小子,而且说不定她会因此怀恨孟钊,本来对他还有的旧情,也因此而付之流水。你要知道,在女人的心目中,得不到的东西和失去而不能再得的东西都是宝贵的!”公孙奇心里暗道:“男人也何尝不是如此?”问道:“然则依你之见又是如何?”那妇人笑道:“最好给这小子也找一位标致的娘子。过几年大家都生儿育女,那就平安无事了。”公孙奇大笑道:“原来你还想给这小子做媒呀!哪儿去给他找标致的娘子?依我说,这是孟钊自己的事,咱们实在不必为他担这么些心事,这小子最好交给他处置,他杀也好,放也好,都由得他。”

 那妇人沉吟不语,过了一会,忽地自言自语:“玉姑娘是柳清瑶的心腹侍女,哎呀,那么这小子就不一定是柳清瑶的情人了!”公孙奇给她一言提醒,猛地想道:“不错,我刚才也是一时妒火攻心,连这点浅显的道理也看不出来。倘若这小子是柳清瑶的情人,柳清瑶怎放心让他与自己的艳婢同行?看来那枝令箭,是柳清瑶看在自己心腹侍女的份上才给这小子的。何况现在又得到消息,柳清瑶已经和华谷涵勾搭上了,这小子更不会是她的情人了。”公孙奇之所以要杀耿照,不过是由于妒意,这么一想,妒意消散,就觉得杀不杀他,都是无可无不可了。正好那妇人也是同样心思,她要保全耿照,主要就因为耿照是柳清瑶的情人,可以用耿照来断丈夫之念,现在既然发觉不是,那么杀不杀耿照,她也是无可无不可了。

 两夫妻同样心思。那妇人笑道:“好吧,这回我听从你的主张,这小子是死是活,就得全看孟钊的了。”刚好说到这里,就有人进来报道:“孟钊求见主公。”公孙奇与那妇人相视而笑,心想:“这小子的消息倒很灵通。”当下笑道:“来得正好,省得我派人去唤。”

 耿照抬头一望,只见一个少年走了进来,脸上冷森森的毫无表情。原来这次的行事,公孙奇虽然是瞒着他,但那鹰鼻汉子将耿照捉回来,消息便登时传了开去,不免有好事的打听其中原委,纸包不住火,秘密也就渐渐泄露了。孟钊确实是听到一些闲言闲语,沉不住气,这才藉故来的。

 耿照满怀委屈,舍于穴道被封,无法声辩,只见那少年充满恨意的眼光盯他一眼,却不言语,径自走上前去,向公孙奇行了一礼,掏出一封信来,说道:“主公吩咐的这封信札已经写好了,请主公过目。”公孙奇略看一看,笑道:“写得很好。”随手交给鹰鼻汉子,说道:“明日你给我选一个口齿伶俐的人,将这封信送到东海飞龙岛。”鹰鼻汉子诺诺连声,将信收下。

 孟钊垂手道:“主公还有什么吩咐?”公孙奇笑道:“你大约不只是为了要将这封信给我过目。不瞒你了,你先看一看,你可认得这小子吗?”孟钊再向耿照盯了一眼,道:“不认得。”公孙奇道:“刘彪,你说给他听。”

 那鹰鼻汉子道:“孟老弟,我说给你听,你可别恼。你那位姑娘和这姓耿的小子一路同行,今天才分手的。”孟钊颤声说道:“刘大哥,你在跟踪他们?你,你可瞧见了他们有、有什么不轨之事?”这“不轨之事”四字,他实在没有勇气说出来,声音细如蚊叫。

 那鹰鼻汉子却故意大声道:“老弟,你可得看开一点,孤男寡女,一路同行,这不轨之事么?哦,我看你还是不问的好。”孟钊沉声说道:“到底怎么?”那鹰鼻汉子跨上一步,在他耳边道:“老弟,你别着恼,他们晚上住店,只是要一间房的。”原来这鹰鼻汉子要了耿照的宝剑,自是想把耿照置于死地,免生后患。他说话的神态、语气,都是唯恐引不起孟钊的杀机。

 孟钊面色铁青,但却没有立时爆发,公孙奇暗暗赞道:“这小子阴沉得很,在这当口居然还忍得住,看来是个可以造就之才。”

 孟钊呼了口气,说道:“主公,请你解开这小子穴道,我想问他几句话。”公孙奇道:“好,这小子我交给你处置,要死要活,都由得你了!”随手一指,便以一股罡气,解开了耿照的穴道。

 耿照穴道一解,不待那少年发问,马上就嚷起来道:“孟大哥,你错了!”孟钊诧道:“哦,我怎么错了?”耿照道:“你不明白,玉姑娘对你实是一片真情,她无时无刻不在惦记你呢,你休得听信别人的谗言。”孟钊冷冷说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耿照道:“玉姑娘都对我说了。你们以前是邻居是不是?你们常常到江边捉鱼,到野地捉蝴蝶是不是?你瞧,她对小时候的事情都还记得很清楚呢!还不是很惦记你么?她还对我说过,她今生只有一个愿望,就盼和你再见上一面。所以当她一听见你的消息,就赶来了。”

 要知耿照不过是个十八岁的少年,自幼在官宦人家长大,虽非鲁莽之辈,但对人情世故却懂得很少,他一时情急,急于辩解,不假思索,就把珊瑚与他的私语都搬了出来。在他以为这可以解开孟钊的猜疑,哪知却正是犯了大忌,试想女孩儿家的心事,岂肯轻易对男子说的?耿照说出了这些,适足以证明他和珊瑚的交情大不寻常!孟钊不由得面色铁青,眼中喷火。

 耿照犹自不知趣,又再说道:“玉姑娘与我光明磊落,我们只有兄妹之谊,决无苟且之事,皎皎此心,天日可表。”那鹰鼻汉子冷笑道:“说得倒好听。”耿照怒道:“你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。不错,我们曾在客店投宿,但并非同住一房。”那鹰鼻汉子笑道:“你这小子很有本领,说谎也不脸红。”耿照把心一横,说道:“孟大哥,我把那晚上的真相都对你说了,免得你无谓猜疑。那晚我和玉姑娘是住在一间套房之中,有门相通,但那是隔开的,睡到半夜,房里闹老鼠,我还以为是夜行人,玉姑娘过来,将老鼠打死了。事实就是这样,你不信我,也该相信你的玉姑娘!”鹰鼻汉子嘿嘿冷笑,笑得邪气十足。

 孟钊猛地喝道:“不要说啦,你不怕污了你的嘴,我也怕污了我的耳!”忽地一巴掌向耿照打去,耿照猝不及防,竟给他打了一记耳光,半边面都打肿了。

 耿照是宁死不辱的脾气,这一记耳光,当堂打得他心头火起,说时迟,那时快,孟钊又是一掌打来、耿照这次有了防备,焉能再给他侮辱,一招“野马分鬃”,将他双掌格开,迅即也是一记耳光打去。孟钊因为见耿照是给那鹰鼻汉子擒来的,只道他武功寻常,哪知耿照的武功虽然不很高,却也不在孟钊之下,尤其他自幼便跟父亲练“蹑云剑法”,这“蹑云剑法”最讲究的是步法轻灵。孟钊突然给他反击,也是颇出意外,不过他要比耿照刚才毫无防备的情况好一些,没给打个正着,但耿照这一巴掌,从他耳边擦过,也已掴得他的耳根火辣辣作痛。

 耿照抢了上风,却不趁势追击,反而停下手来说道:“孟钊,你侮辱我不打紧,但你却不该玷污了一心爱你的玉姑娘!你把她当成了什么人了?她今早还曾对我称赞过你,说你是个有气度、明礼义的人,谁知你却是这般量窄,唉,好不教我失望,为她可惜!”他越说越是气愤,那鹰鼻汉子又在一旁嘿嘿冷笑,用非常刺耳的声音说道:“妙哉高论!听了这番高论,我才知道,原来甘心情愿做个乌龟,方始算得是气度宽宏,明礼知耻!”孟钊怒喝道:“好小子,你再胡说八道,我毙了你!”猛地又扑过来,立下杀手,一招“双风贯耳”,左右开弓,双掌拍击耿照两边太阳穴。

 耿照本来无意与孟钊动手,但见对方如此狠辣,也不禁动了怒气,双掌一分,用了一招“弯弓射雕”,解开了对方的“双风贯耳”。孟钊气势汹汹连劈七掌,耿照左避右闪,还了五招,但他却是只守不攻,显然还不想与孟钊拼命。

 那妇人笑道:“这小子的身手倒还不错呢!”公孙奇道:“他这套掌法是从蹑云剑法上化出来的,蹑云剑、蹑云步也是一门武林绝学,当然是不错的了。”公孙奇只看了几招,就看出耿照的家数,耿照也不禁骇然。但公孙奇却只是袖手旁观,那鹰鼻汉子见主人如此,也就不敢出手。

 那妇人点点头道:“不错,这小子已得了蹑云剑的真传,可惜只有三四分火候,临敌的经验也很差,要是有个名师指点,他的武功可以迅速提高一倍。”又笑道:“可惜那位玉姑娘不在这儿,有两个英俊的男人为她打架,她也应该感到骄傲了。哈哈,他们争风呷醋,咱们可不能插手了。”

 孟钊狂攻不已,他的武功曾得过公孙奇的指点。也非比寻常,出手又重又快,耿照接连遇了几次险招,无可奈何,也只好施展浑身本领,还击过去,不似最初的纯粹防御了。这么一来,一方胜在经验丰富,一方胜在招数高明,打得难解难分,煞是好看。

 那鹰鼻汉子忽道:“主公,我想请你指点。”公孙奇问道:“指点什么?”那鹰鼻汉子道:“我日前曾与一位朋友切磋武功,那人轻功很好,步法灵活,我用伏虎拳与他较量,结果是输了给他,我很不服气。主公武学深湛,因此想请主公指点,我再用伏虎拳是不是能打赢他?”公孙奇何等聪明,一听便知鹰鼻汉子的用意。原来这鹰鼻汉子是想暗中相助孟钊,孟钊新学会了一套伏虎拳他是知道的,他其实是要公孙奇指点孟钊而已。那番话当然是他无中生有捏造出来的。公孙奇微微一笑,说道:“当然可以打得赢他。”

 那鹰鼻汉子道:“怎样打法,还望主公详加指点。”公孙奇笑道:“我一说你就明白,只是略加指点也就行了。喏,步法灵活的下盘多不稳固,切忌与他绕身游斗;伏虎拳中有七式是拳中夹腿的,你脚踏五门八卦方位,不必理对方从何处攻来,只是拳打东就脚踢西,拳打南就脚踢北,总之拳脚方向相反,不出五招,敌人定要挨你拳头,否则也会着你脚踢。”

 孟钊听了,心领神会,伏虎拳陡地使出,“呼呼”挟风,一拳劈面而至,耿照见他拳势凶猛,迅即一闪,哪知脚步未稳,孟钊一脚又已踢出,正是朝着他闪避的那个方位,耿照就等于自己送上去给他脚踢一般。耿照大吃一惊,硬生生扭转身躯,那一脚已从他腰胁擦过,虽然没有踢个正着,亦已感到火辣辣,隐隐作痛。说时迟,那时快,孟钊身形步换,从坎门踏出震位,第二拳又打出来,耿照喘息未定,慌忙一闪,他闪得快极,但奇怪得很,孟钊连环腿踢出,恰好又是朝着他闪避的那个方向,竟似预先料到耿照的身法似的。

 原来正因为耿照的步法迅捷,他那蹑云步法,一闪就是由东向西,或是由南向北,习惯已成自然。而孟钊则拳脚并用,同时向相反的方向打出,耿照当然是不碰着他的拳头就要碰着他的脚尖了。

 如此一来,耿照登时手忙脚乱,果然才不过第三招,就挨了孟钊重重一拳,幸而他身子结实,这一拳还禁受得起。耿照本来聪明,这时已看到对方克制自己的窍门,可是一来由于他的蹑云步法,习惯已成自然;二来在激战之中,心情紧张,不容他从容思考,一时间想不出应付之法,又着了孟钊一脚,这一脚正中他的膝盖,耿照膝盖一软,险险跪倒。那鹰鼻汉子哈哈笑道:“孟老弟,出手更重一些,把这小子打得屈膝求饶!”

 耿照怒气填胸,心道:“大丈夫宁死不辱,要我屈膝,那是万万不能。”强忍痛苦,脚步踉跄的依然苦斗。但不过数招,又中了孟钊一拳,这一拳正中背脊,拳猛力沉,打得耿照眼冒金星,喉头一股腥气冲上,耿照咬着牙根,把一口鲜血硬咽下去。

 忽听得有个娇媚的声音笑道:“傻小子,站着不动,全力还他一掌!”这时孟钊正自一拳打到耿照胸膛,耿照本来要闪身还击的,听了这话,心中一动,姑且照这方法一试,当下倏然收步,纹丝不动,用尽全力,双掌一齐向前推出。如此一来,孟钊那一脚就踢了个空,他的功力虽然与耿照不相上下,但因他拳脚兼施,把力道分作两处使用,那一拳就挡不住耿照的双掌,不由得登登登的连退数步,险些跌倒。狼狈的情状,就似耿照先前所受一般。

 孟钊又惊又怒,大声叫道:“二小姐,你、你──”耿照抬头一看,只见指点他的竟是个年轻的女子,梳着高耸的“堆云髻”,绾着一支金钗,脸上涂了一层不厚不薄的脂粉,姿容说不上是美,但也并不丑,比那妇人好看一些,但两人的相貌却很相似。

 公孙奇喝道;“虹妹别管闲事,孟钊你别理她,快用伏虎拳第七式,走离门,趋巽位,拳打‘愈气’,脚踢‘白海’。”孟钊有主人撑腰,胆气顿壮,一个转身,拳打脚踢,从耿照绝对意想不到的方位打来。那少女也立即叫道:“走乾门,趋震位,掌击‘膻中’。”

 “咚”的一声,耿照腰部中了一拳,他无暇思索,便即依照那少女的指点走位发掌,孟钊踢向他下盘的那一脚便落了空,重心骤失,身向前倾,耿照一掌劈下,果然恰好劈中孟钊的鼻梁(“膻中”即鼻梁与嘴唇之间的方位),打得他皮开肉绽,鼻血直淌。那少女格格娇笑。

 哪知笑声未了,耿照膝盖忽地一麻,气力全消,双腿一弯,堪堪就要倒下。孟钊大怒之下,突然见敌人显出不支情状,知道是主人出手暗助,心想:“有主人在此,谅你这野丫头撒野也撒不到哪里去,我何须怕你?”喝道:“小子,你也吃我一拳。”就在耿照将倒未倒之际,他猛的扑上去便是照面一拳,也想照样打破耿照的鼻子。

 哪知他快,有人比他更快,他一记长拳捣出,只见青色的人影一晃,正是那个少女,出手如电,倏地就抓住了耿照的背心,将他硬生生拉开数步,避开了孟钊这一记刚猛的长拳。到了此时,孟钊再大胆也不敢扑上去动手了。

 公孙奇喝道:“虹妹,你闹得太不像话啦!把人放下来!”那妇人喝道:“虹妹,不许这样胡闹,听你姐夫的话。”那少女笑道:“姐夫没有听你的话,你却要我听他的话?咦,你几时变了性,愿意做千依百顺的妻子,甘受丈夫的管束了呢?”那妇人道:“胡说八道,放下!”那少女见姐姐发了气,果然不敢太过撒野,只好把耿照放下来。

 但那少女显然并未心服,走上来道:“姐夫,你怎么说我闹得太不像话?”

 公孙奇怒道:“你为何教这小子打孟钊?”那少女道:“咦,只许你州官放火,就不许我百姓点灯吗?你和刘彪高谈阔论,不也是暗地里指点孟钊打他吗?”公孙奇道:“你这丫头怎的如此不明事理,孟钊是自己人,你懂不懂?”

 那少女道:“我怎么不懂?我还知道孟钊是因为争风呷醋,所以想一拳把他打死呢!”

 公孙奇道:“既然你知道因由,为何还要如此胡为,帮外人来打孟钊。”

 那少女格格笑道:“我说你才是胡闹呢,人家争风呷醋,干你什么事,要你插在中间?这是他们的私事,就应该由得他们去分个雌雄,决个胜负,你暗地帮忙,算个什么?孟钊打赢了也不光彩!”那妇人斥道:“阿青,你说够了没有?简直是越来越放肆了,说话没大没小,胡言乱语,羞也不羞?”那少女道:“还没说够呢!姐夫,你自命天下第三高手,以天下第三高手的身份,却去暗算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,羞也不羞?姐姐,你──”那妇人道:“你怎么啦?”那少女道:“你常自夸姐夫什么都听你的,嘻嘻,我不说啦……你想想看,你羞也不羞?”言下之意,实是讥笑姐姐胡乱吹牛,因为她姐姐最初是主张放走耿照的,公孙奇却没有听她的话。

 公孙奇一向自负,给她刺中痒处,满面通红,发作不得,只有频频说道:“白虹,你还不管束管束你这妹子,太不成话啦!连你我也顶撞起来了!”那少女又格格笑道:“要我不顶撞你们。那也不难。可是你们做事也得公道一些。好吧,姐夫,我和你一言为定,你不帮孟钊,我也不帮这小子,让他们再去拼个你死我活!”那妇人喝道:“闭嘴,你再胡闹,我可要掴你啦!”那少女见姐姐似乎是动了真怒,噘起小嘴,咕哝道:“好,你以大压小,不许我说,我就不说。”装出一副受尽委屈的模样。

 孟钊打不过耿照,又是羞惭,又是气恼,猛地大声说道:“主公,别要为了我的缘故,伤了你们一家的和气。这小子由你处置,放也好,杀也好,收留他也好,我都不管了。”气愤愤地施了一礼,便要告退。

 公孙奇实在是拿他这顽皮撒泼的小姨没有办法,另一方面,他又想拉拢孟钊,要孟钊心甘情愿作他的忠仆,真是有点左右为难。他眉头一皱,佯作发脾气道:“青虹胡闹,是她不对。孟钊,你怎么也和她一般见识,发起小孩子脾气来啦?”孟钊垂手道:“小的不敢!”公孙奇道:“你慢走,我自会还你一个公道!”他口中说话,眼角却瞧着妻子,显然他是想妻子给他拿个主意。

 那妇人说道:“依我看,暂时还是不要杀这小子,把他关起来吧。明儿你那位玉姑娘来了,看她对你怎样,你再决定不迟。”原来这妇人也是有心袒护耿照的,但为了顾全丈夫的面子,不能不这样敷衍孟钊。孟钊道:“小的是个下人。一切听从主公主母吩咐。”

 那妇人道:“刘彪,把这小子关进地牢,不许虐待他。”那鹰鼻汉子应了一声“是”,将耿照押走,一场风波,暂时平静。

 地牢里不见阳光,耿照浑身疼痛,躺在又冷又硬的石板上,越想越是不值。忽听得轧轧声响,地牢那两扇石门打开,透进了光亮。

 耿照抬头一看,正是刚才指点他的那个少女走了进来,格格笑道;“你很有男子气概,肯为心爱的姑娘拼命,好,我很喜欢这样的小伙子。喂,你叫什么名字?咦,你怎么不说话呀?”她走了过来,将耿照一拉,忽地又笑道:“哦,这倒是我糊涂了,我忘记了你的穴道还未解开。”于是随手一点,解开了耿照的穴道。

 耿照给她弄得啼笑皆非,但这少女于他有恩,也只得和她敷衍,心想:“我的姓名反正这里的主人是知道的了,说给她听,也没关系。”便依实说了。

 那少女道:“我姓桑,名叫青虹,我姐姐名叫白虹,这里的主人是我的姐夫,他就是蓬莱魔女的师兄公孙奇。”

 耿照道:“多谢桑姑娘照顾。这是一场误会,还望姑娘善言,向那位孟大哥解释。”

 桑青虹道:“什么,这只是一场误会?难道你是为一个不相干的女子拼命吗?”

 耿照道:“也不是不相干的女子,那位玉姑娘和我是结拜兄妹。”当下将对孟钊说过的话,再说一遍。不过却详细得多。

 桑青虹笑道:“孟钊一定不相信的,连我也不相信呢!”耿照叹口气道:“你们都不相信,那我还有什么办法?”

 桑青虹忽道:“那位玉姑娘漂不漂亮?”耿照想不到她突然会问这个问题,半晌不语,桑青虹笑道:“你不好意思说是不是?我一定要你说!”耿照怕了她的歪缠,只好道:“这很难说,漂不漂亮,各有各的眼光。”桑青虹道:“我不是问别人,我只是问你。哈,你还是不好意思说?那么,你就只说,她比我长得怎么样?”耿照无可奈何,随口说道:“你和她都很好看,实在是难分高下。

 桑青虹问道:“好,你肯为她拼命;那么你肯不肯为我拼命?”耿照道:“姑娘说笑话了,姑娘本事胜我十倍,哪用得着我?”桑青虹道:“我也不是一定要你给我拼命,但我却要知道你的心意、你对那位玉姑娘很好,对我是否也会一样的好?”耿照道:“多谢姑娘相助,我当然是很感激的。”

 耿照对她的问题,避开了正面作答,但桑青虹已是甚为满意,笑道:“好,只要你对我好,我就有办法救你。我和你私逃出去。”

 耿照吃了一惊,问道:“你要瞒着姐夫姐姐,和我私逃?”桑青虹道:“你怕什么,姐姐是巴不得我走的。但我告诉你一个秘密,我的姐夫好色,我的姐姐醋意最大,几乎凡是女人,她都不放心丈夫和她亲近。她甚至害怕姐夫勾搭我呢,她不说,但我知道。所以我若和你私逃,她是求之不得。我姐夫怕我姐姐,我姐姐不管咱们的事情,他也就不敢管了。好,就是这样,咱们今晚就逃,不过,你可得给我先立一个誓。”

 耿照道:“立什么誓?”桑青虹脸上浮现出一圈红晕,说道:“从今之后,你不许再和别的女子勾搭,倘有背誓寒盟,来生掉进洞里变个大王八!”耿照又好气,又好笑,心里想道:“这妖女真是又刁蛮,又撒泼,脸皮又厚,和她讲礼义廉耻,她一定听不进去。”当下摇了摇头,道:“我不想私逃,这办法不好。”桑青虹道:“怎么不好?”耿照说道:“大丈夫来去光明,岂能鬼鬼祟祟,仰仗女子之力私逃?逃得出去,也要受人耻笑!”

 桑青虹怔了一怔,说道:“好,你有志气!可惜孟钊决不肯放你,你单独一人,又没有本领越狱!”耿照道:“大丈夫宁死不辱,倘若迫得紧时,我最多是一死而已!”

 桑青虹忽地笑道:“好,我再给你想个办法。对,有啦,这个办法非但你不会受辱,而且是大大的吐气扬眉。”

 耿照姑且问道:“什么办法?”桑青虹道:“那位玉姑娘明天会来到这儿,明天你就把看守的人击晕,破门而出,抓着孟钊,当着那位姑娘,狠狠的将他揍一顿,然后说明,你并不是为了争风呷醋,只是为了他侮辱你,所以要教训他一顿。我事先和姐姐说好,不许姐夫暗助孟钊。我姐夫自视甚高,他决不会亲自出手拦阻你的。这样你就可以扬长而去了。这岂不是大大的吐气扬眉?还有明天看守的人,多半就是刘彪,他抢了你的宝剑,你把他击倒,又正好可以夺回宝剑,出口气。”

 耿照苦笑道:“桑姑娘,你是有心拿我消遣么?打赢孟钊,我已没有把握,何况还要空手击倒持有宝剑的刘彪?”

 桑青虹说道:“你不要妄自菲薄,你的内功基础其实甚好,只是你不懂得导气归元的法门,内力尚未能运用如意而已。倘若你打通十二重关,能够将本身所具的功力,完全发挥出来,休说刘彪、孟钊,在这个庄子里,除了姐夫和我姐妹二人,谁都不是你的敌手。我们三人不出手,你要来便来,要去便去,哪个拦阻得住?”

 “导气归元”那是一种极为奥妙的吐纳功夫,到了打通十二重关,即是真气可以运用到身体任何一个部位,这更是修练内功的上乘境界,不少人毕生修练内功,也未能达到这个境界。耿照听了,只是摇头,苦笑道:“姑娘你开玩笑开够了没有?要待我练成这等高深的本领?我的头发已经白了。”

 桑青虹格格笑道:“你这个人真是木头脑筋,你不想想,倘若要等到你头发白了,才能出来,我还会要你么?我自有妙法,使得你在一夜之间便练成高深的内功。你信不信?”耿照道:“我不相信。”桑青虹道:“你不相信,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。”

 耿照道:“我是个外人,姑娘,你纵然对我并无猜忌之心,我也不便听你太多秘密!”桑青虹怔了一怔,向他的额角戳了一下,说道:“你这呆子,我几曾把你当作外人?”耿照连忙后退,说道:“我是呆子。请姑娘避男女之嫌。”桑青虹大笑道:“你和那位玉姑娘同在一室,半夜三更,还劳烦她给你打老鼠,那个时候,你怎么又不避男女之嫌了?你刚才还说过,你要对待我如同对待那位玉姑娘一样,你就忘了么?”耿照实在拿她没有办法,只有默不作声。桑青虹忽地笑道:“秘密暂且不说,我先给你抹干净这堵墙壁,你瞧这墙壁上蛛网密结,厚厚的一层灰尘,你倒不怕霉臭的气味?”她突然抛开正经事不说,就撕下一幅衣袖,替耿照抹拭墙上的蛛网灰尘,把耿照弄得莫名其妙,心想:“这妖女真是古里古怪。”

 桑青虹又笑道:“难道你当真心甘情愿被关在囚牢,不想逃走么?你甘心让孟钊要杀便杀、要打便打、要侮辱便侮辱你么?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上乘内功,你有机会可以在一夕之间练成,你也毫不心动么?”耿照想起他所负的使命,想起他父亲一生的苦心,不觉心中动摇,但仍说道:“我不相信有这样容易的事,一夕之间便能练成上乘内功?再说,我也不敢太多接受姑娘的恩惠。”桑青虹笑道:“只要你以后对我好那便行了。你若不相信,那容易办,我马上将练功的秘诀告诉你。”对武学中人,这是一个极大的诱惑,何况耿照还有使命在身,听了这话,不觉怦然心动,但随即想道:“大丈夫岂能随便接受人家恩惠?何况我对这妖女毫无爱意;她却明显有以身相许之意,我受了她的恩惠,又怎能摆脱她的纠缠?”想至此处,意兴索然,淡淡说道:“多谢姑娘好意,倘若真有这样的秘诀,那定是姑娘门中的不传之秘,偷学别人的秘传绝学,那是武林的禁忌,姑娘纵肯传授给我,我也不敢接受。”

 桑青虹笑道:“你真是个君子,你的师父还在生么?”耿照道:“我没有师父,我的武艺是父母教的。”桑青虹道,“你是不是要问过父母,才敢接受别派的武功?”武林规矩,改学别派功夫,必须问过原来的师父,是以桑青虹有此一问,耿照怆然说道:“我的父母早已死了。”桑青虹道:“那更好办了,你还有什么顾虑?”耿照说道:“我父母死了,但我仍当他们在生,不敢违背他们教我的做人规矩。”

 桑青虹蹙了双眉,似是有点气恼,说道:“似你这样的傻子,真是天下少有。好吧,你不愿学,我也不勉强你学。这一件小礼物,我送给你,你总可以接受吧?”耿照忽觉眼前光亮,却原来是桑青虹拿出了一颗夜明珠。

 这颗夜明珠足有眼核大小,发出一派柔和的光辉,虽然不能及远,但在尺许之内,却可明察秋毫,确实是件稀世奇珍。耿照愠道:“桑姑娘,你当我是贪财主的小人么?再说,我要了这宝珠,又有什么用?你收回去吧。”桑青虹笑道:“当然有用。这地牢里黑漆漆的,有了宝珠,就可以代替烛光了。”耿照道:“我不要,我宁愿忍受黑暗,也不敢接受姑娘的厚礼。”

 桑青虹笑道:“你瞧瞧,墙壁上有什么?”好奇之心,人所难免,耿照的目光,不由自主地跟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,只见墙壁上刻有各种各式的人像图形,有的单足挺立,腰躯扭曲;有的以头顶地,身躯倒立,手足分开;有的两手撑地,双足朝天;有的盘膝而坐,合掌过顶,形状都是古怪之极。

 桑青虹道:“这是练功的大衍八式,我爹爹刻在这墙上的,这个秘密,连我姐夫也不知道。”耿照这才知道桑青虹用意,桑青虹是要他偷学这大衍八式,那颗夜明珠是给他代替烛光的。耿照是名门正派弟子,见了这些奇形怪状的人像,不知怎的,就觉心里讨厌,想道:“这一定是邪派的功夫。”他本来就不想偷学桑青虹的功夫,索性闭上眼睛,说道:“我不要看,我不想学。”

 桑青虹笑道:“你学了这大衍八式,便可以打通十二重关,不过,你不想学,我当然也不能勉强你。好吧,我将宝珠留在这里,你什么时候改变心意,随时可学。”将宝珠扔在地上,耿照也只得由她。

 桑青虹道:“我走啦,你还要再见我吗?”耿照巴不得她早走,道:“多谢姑娘好意,我不想姑娘为我惹出麻烦,请姑娘不要来啦。”

 桑青虹道:“好个没心肝的小子,也罢,待你自己能够出来的时候,我再见你吧。”忽地骈指如戟,向耿照便戳,她手法快如闪电,耿照即算有所防备,也难躲开,何况又是这样突如其来,出乎意外。霎时间,他胸、腹、胁下都着了桑青虹的手指,但点的又似乎并非穴道,没有酸麻的感觉。耿照吃了一惊,只听桑青虹格格笑道:“你会有一个时候很觉难过,但明天你就知道我的好意了。”笑声荡漾,桑青虹已走了出去,并关上了牢门。

 耿照正自心想:“这妖女不知捣什么鬼?”忽觉一股浊气从丹田升起,浑身发涨。极不舒服,耿照大大吃惊,便即盘膝而坐,依照平日修习内功的方法,试行吐纳,想把这股浊气发散出去,哪知更为不妙,不但浊气似乎愈聚愈多,充塞体内。而且渐渐感到懊热,再过片刻,竟有五内如焚的感觉!

 耿照实在忍受不了,霍地跳了起来,有如着了魔似的,禁不住手舞足蹈,心中想大叫大嚷,但一股浊气塞着喉头,喉咙干燥之极,只能发出“沙沙”的声响,却是叫不出来。

 耿照还有三分清醒,猛地想道:“不好,莫非我是走火入魔了?”内功练得不得其当,会有“走火入魔”的现象,练功者可能因此疯狂,变成白痴;也可能半身不遂,成为残废。但这种“走火入魔”的现象,只有在用邪派的霸道练功方法时,才会发生;耿照自幼跟父亲学的乃是正派的玄门内功,照理不该有这现象。耿照心想:“一定是那妖女在我身上使了邪法,迫我练那大衍八式,哼,我偏偏不练!”

 不过片刻,耿照身体的热度更高,呼出来的气息也是热呼呼的,一股浊气在体内左冲右突,身体也似乎包藏不下,要爆破了,眼前金星乱冒,神智渐渐模糊,实在痛苦之极!到了此时,耿照本能地只是想解除这种痛苦,理智消失,忽地一头向墙壁上撞去,他是想撞晕自己,免得再受苦痛的煎熬。

 那颗夜明珠正在墙脚发出柔和的光辉,不知怎的,耿照忽地有了点清凉的感觉,就在这时,墙壁上那些古古怪怪的人像,忽地就似要破壁而出,迎面撞来。这当然是一种幻觉,但由于这种幻觉。却令他突然受吓,本来是头颅撞过去的,不自觉的就伸出了双手,抵住了墙壁。

 这时又有了新的发现,原来在那些古里古怪的每幅图形旁边,都有一两行小字注释。耿照不由自主地拿起了夜明珠,照个清楚,只见第一幅图形画的是个盘膝而坐,合掌过顶的人像。旁边那行小字注释是:“运气自明夷穴开始,循中府、璇玑、长强、关元、玉堂、地藏而下,归回丹田。如是往复循环七遍,再接下图。”

 运气的方法和这些穴道的部位,耿照是知道的,他在迷迷糊糊之中盘膝坐下,依着图像的姿势和这行指示,试行运气,气息循着那指示的路线运行,不过一遍,便忽然有了一点清凉的感觉,痛苦减轻了一些,练到第二遍,口内生津,干燥懊热之感也渐渐消退了。练到了第七遍,只觉两腋风生,舒服无比。

 就像一个吃鸦片吃上了瘾的人,耿照不由自主地一个图形接着一个图形,练习下去,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,不知不觉便把墙上的“大衍八式”全部练了,这时浊气早已消散,但觉真气充沛,精神抖擞,简直就像换了个人。

 耿照有如大梦初醒,惘然想道:“我终于上了这妖女的当,练了她的武功,受了她的恩惠!”心头懊恼,一掌向那石壁击去,只听得“砰”的一声,石屑纷飞,耿照大吃一惊!正是:

 练得神功心懊恼,只缘难受美人恩。

 欲知后事如何?请听下回分解。

上一章 目录
全部章节(共120章)
下一章

投诉建议

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,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