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回 妖狐兔脱心何狠 魔女鹰扬气正豪

 耿照自悔自责,再也不敢正面接触那魔女的目光,暗自想道:“这魔女只怕当真是会邪法的,她分明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,但只要你看了她一眼,你就会有奇异的感觉,觉得她是尊严高贵的,令人又敬又畏,她说的话,也好似迫着你非信不可,真是邪门!唉,连姐姐对我这样好,我只要对她有一丝一毫的怀疑,那就是天大的罪过!”

 连清波冷笑道:“其实你何必费尽心力去找证人?证人找了出来,又不能证明是我。你要诬陷我,凭你的一张利嘴已足够了!”

 蓬莱魔女斥道:“住口!”忽地向耿照一指,喝问道:“这是什么人?何以会跟你在一起?”连清波道:“你管不着。”

 蓬莱魔女道:“我劝你实说了吧,否则你就多连累了一条性命!”连清波面色倏变,回头看了耿照一眼,似乎被那魔女吓住,正在为耿照担忧,因而拿不定主意,要不要把耿照的身份说出来,好保存他的性命。

 耿照又是感激,又是愤怒,感激连清波的好意,愤怒那魔女的强横,正要挺身而出。忽见那魔女的一个侍婢走了出来,朗声说道:“我知这个人是谁,他名叫耿照,三天前杀了蓟城的兵马司都监,要投奔南宋的。金人正悬了赏格捉他,小姐,你看这张缉捕状。”

 原来耿照杀官逃跑之事发生后,官府已画了他的图像,张挂在各处通衢大道,悬了重赏来捉拿他了。耿照这几天躲在骡车中,走的又是山路小道,悬赏缉拿他的图像,他自己倒没有看见。蓬莱魔女这个丫头昨日路过曲城,却揭了一张下来。

 这丫头又道:“我已查探清楚,这人是蹑云剑耿仲的儿子,和黑道绝无关系。”

 蓬莱魔女面有诧色,“哦”了一声,说道:“蹑云剑耿仲的儿子?”忽地柳眉一竖,指着耿照道:“你既是耿仲的儿子,为何不知自爱,辱没祖宗?”耿照勃然大怒,道:“你、你、你、你说什么?我怎的辱没祖宗了?”他本来要骂那魔女胡说八道的,但被那魔女的容光所慑,不知怎的,却骂不出来。

 蓬莱魔女冷冷说道:“看你也是个有血气的男儿,为何与玉面妖狐混在一起,这还不是辱没祖宗吗?”那丫头笑道:“我看他是贪图女色。”

 耿照再也忍耐不住,骂道:“你胡说八道!连姐姐她、她……”蓬莱魔女道:“她怎么啦?”那丫鬟“噗嗤”一笑,又道:“你看,才不过和人家相识几天,就姐姐弟弟的叫起来了,还说我冤赖你吗?”耿照涨红了脸,讷讷道:“她可不是你们这一种人,她是个侠义的强盗。”此言一出,蓬莱魔女的那八个丫鬟,都大笑起来。

 魔女拂尘挥了一道圆圈,指着那一堆瓦砾,冷冷说道:“摆在面前的就是十六条人命,一片瓦砾场,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,是‘侠义道’应该干的吗?”她语气严峻,不怒而威。耿照又惊又急,大声说道:“你怎么可以一口咬定是连姐姐干的,我知道决不是她!”连清波道:“照弟,你何必替我分辩,她不过想找个藉口杀我罢了。”耿照叫道:“不,咱们纵然给她杀了,这是非也总要分明!”

 蓬莱魔女的眼光移到耿照身上,又冷冷说道:“哦,听你的口气,你是知道谁干的了,那是谁人?”耿照面对她冰冷的目光,不由自己地打了一个寒噤,心里想道:“瞧她这副神气,抓着了凶手,只怕当真会说到做到!将那凶手剖腹剜心!”当下说道:“不错,我是知道,但我不说,你杀了我也不说!”话出之后,自己也暗自奇怪,心里自己问自己道:“难道我对表妹还存有情意?为何要这样激动地替她掩饰?”

 蓬莱魔女冷笑道:“该杀的我决不容情,不该杀的我不动他毫发,你当我是胡乱杀人的么?你不说也罢,我已知道你疑心谁了。”耿照心头一震,只听得蓬莱魔女又问他道:“据我所知,你的父亲耿仲和金刚手秦重是很要好的朋友,想来你该熟悉秦家的事情。”那蓬莱魔女还未知道秦重就是他的姨父,却令得耿照又是大吃一惊,讷讷说道:“秦重?他,他,早已死了!”蓬莱魔女道:“我知道他是给仇家杀了。我现在还没工夫理他的事情。我只是要问你,他有几个女儿?”耿照道:“你问这个干吗?他只有一个女儿!”心里暗暗奇怪,这蓬莱魔女的消息何以如此灵通?他杀死姨父不过是三日前的事情,她就已经知道了。但她却又不知道他就是凶手。

 蓬莱魔女自言自语:“哦,这就更加不对了。明珠,你来说说你和那位秦姑娘的遭遇。我不愿意有人受到冤枉。”

 一个丫鬟应声站了出来,说道:“昨晚我和珊瑚姐姐奉了小姐之命,一个向北,一个向南,搜查凶手。拂晓时分,我在犀牛角碰上了一位长得很漂亮的大姑娘,大约十七八岁,梳着两条辫儿,相貌和这位小师父描绘的那个女贼差不多,我就上去和她动手,她见我突如其来,很是惊诧,问我为什么要害她,我不说话,只是用最凶狠的招数迫她,迫得她终于发出暗器。”蓬莱魔女道:“好,你做的对。她发的是什么暗器?”那名叫明珠的丫鬟道:“果然是透骨钉!”耿照心头大震,心想:“难道当真是弄玉干的?她已经落到了蓬莱魔女的手中?”心念未已,只听得那丫鬟已是笑道:“她一发出透骨钉,我就知道是我弄错了。天宁寺的老和尚不是她杀的!”

 耿照听得莫名其妙,心想:“弄玉已然使出了独门暗器,天宁寺的许多和尚,也正是在她的独门暗器之下丧生的,怎么反而说不是她杀的呢?”

 只听得那丫鬟接着道:“她的透骨钉打得很准,认穴也不差毫厘,但劲道却稀松平常,她连发三枚透骨钉都给我接下来了。我想,以她这样的功力,决计不能伤害天宁寺的主持四空上人。莫说四空上人,那几个有头面的大和尚,只怕也可以轻易接下她的暗器。”蓬莱魔女问道:“那么,她的剑法如何?”那丫鬟笑道:“说到剑法,那就更稀松平常了。她的剑法倒是青城派的正宗剑法,可是她大约是初出道的雏儿,从未有过对敌的经验的,慌慌张张地使出来,破绽百出,其中的两招‘大漠孤烟直’和‘长河落日圆’,更根本不成规矩,该直的不直,该圆的不圆。总之,只凭着这手剑法和暗器功夫,要杀尽天宁寺的十六名和尚,那就等于要三岁的孩子去搬动大山,绝不可能!”

 蓬莱魔女沉吟片刻,说道:“这么说,她的处境可危险得很呀,你有没有把天宁寺的事件告诉她?”

 那丫鬟道:“我当时也是这么想:她的本事如此不济,却有人冒充她去杀人放火,当然是和她有仇的了。但何以那人却不直接杀她,这内里定有古怪,说不定怎样折磨她呢。我既然试出她不是凶手,那就应该提醒她才对。

 “于是我把那三枚透骨钉还了给她,向她道歉,然后问她,认不认得天宁寺的老和尚?

 “她最初不相信我,我说:‘以我的本领要杀你是易如反掌,何必要使什么诡计使你上当。’她这才告诉我,她果然是要到天宁寺去,天宁寺的主持是她父亲的朋友。我对她说,天宁寺的和尚都给人杀光啦,劝她离开此地。她半信半疑,我就索性送了她一匹坐骑,陪她到天宁寺去看,她这才惊慌起来。

 “她相信了我对她并无恶意,这才说出她姓甚名谁,原来正是秦重的女儿秦弄玉。”

 耿照听得心头大震,他本以为只有他一个人是明白这件事情的真相的,但听了这丫鬟的话,证实了秦弄玉不是凶手,这就反而令得他如坠五里雾中了。“谁是真正的凶手呢?在此之前,她根本就未在江湖行走,决计不会与人结仇,为何却又有人要冒充她杀人放火?”种种疑问,盘桓心中,百思莫得其解。

 那丫鬟继续道:“后来我又盘问她,始知她的父亲在三日之前,也被人杀了。她现在是个无家可归的孤儿。但奇怪得很,我问她的杀父仇人是谁,她又不肯说。后来,我只好劝她走得越远越好,她就骑了我送她的那匹桃花马走了。”

 耿照不由得又是心头一震,想道:“我就是她的杀父仇人,她却不肯说出我的名字,这是什么缘故?难道她还没有将我恨透么?她这一走,不知又到了什么地方?以后,恐怕更难见面了。我的心中还存有无数疑团,只怕也永远没有水落石出之时了。唉,她究竟是不是我的仇人,我杀了姨父,是对了,还是错了?”

 蓬莱魔女道:“啊!你让她走了?你怎的不把她留下?”那丫鬟道:“我并不知道她的爹爹秦重是小姐认识的人,不敢将外人引进咱们的山寨。”

 蓬莱魔女道:“她既然走了,那也就算了。反正事情已经清楚,无须再请她来与这妖狐对质了。”说到此处,蓦地喝道:“玉面妖狐,你还不认么?”

 连清波冷笑道:“你要我认什么?”蓬莱魔女道:“我的侍女已证明了天宁寺的和尚不是那位秦姑娘杀的了,在这一带,有本领能够杀掉四空上人的女子,除了你还有谁?”

 连清波曼声道:“还有一位呢,你忘了?”蓬莱魔女道:“还有谁?”连清波缓缓道:“你忘了你自己了,我看你的本领,就足够杀掉四空上人!”

 蓬莱魔女冷笑道:“玉面妖狐,你抵赖不了,和我耍无赖么?”连清波道:“今日不是你死,便是我亡,我劝你也不必多花精神去找杀人的藉口了,这不似你平素的行径。”

 蓬莱魔女冷笑说道:“你懂得什么?好吧,你既然急于送死,那就上来吧。是你一个人呢,还是你们一伙上呢?”

 那群强盗面面相觑,谁也不敢答话。连清波也冷冷说道:“是你一个人呢?还是你带来的八个丫鬟齐上?”

 蓬莱魔女拂尘一挥,说道:“明珠、珊瑚,你们八人各自把守一方,决不准他们逃走一个。若然他们都来围攻我,你们也不必动手,我自会发落他们。只是他们若要逃跑的话,我一个照顾不了,你们就要替我动手,哪个逃跑就把哪个的脚打断,明白了么?复述一遍!”那名叫明珠的丫鬟说道:“明白了。他们不逃,我就不出手。谁若是要逃,我就把他的脚打断!”她的身份似乎是八个丫鬟之首,复述了小姐的命令之后,立即指挥七个丫鬟,各自占了一个方位,将连清波的人四周围住。

 连清波冷笑道:“你布置好了,这可该动手了吧?”蓬莱魔女道:“亮剑吧,我远来是客,让你三招!”连清波格格笑道:“你让我三招?这又何必呢?我可不想占你便宜。”耿照正自心想:“连姐姐果然骄傲得紧,不肯稍失身份。”哪知心念未已,连清波忽道:“但你既要如此,我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!”唰的一剑,便即刺出!

 前面那一段话她缓缓道来,人人都以为她会有一番做作,不肯要蓬莱魔女让招,哪知她最后两句话说得飞快,忽然一反原来的口气,话犹未了,立刻便使出了杀手绝招。

 她们二人本来迎面而立,距离不到三尺,连清波骤然发难,剑光如练,直插蓬莱魔女胸口的天枢穴,这一剑突如其来,人人意想不到,连耿照也不觉失声惊呼。

 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,蓬莱魔女柳腰一折,身形后抑,俨如舞蹈中的一个身段,柳腰轻摆,贴地回旋,舞姿美妙之极,但却是上乘武功中最难运用的“铁板桥”功夫!

 在众人骇叫声中,只见剑光一闪,恰好从蓬莱魔女的面门削过,这一剑若是削低半寸,就不难将蓬莱魔女的鼻子削平,但她们二人,一个攻得快,一个避得快,待到连清波发觉这一剑削得稍高,蓬莱魔女早已一个滑步回身,绕到她的侧面,她哪还有余暇修改剑招?

 蓬莱魔女滑步回身,几乎与连清波擦肩而过,这时连清波的剑招已经使老,急切之间收不回来,蓬莱魔女倘若乘虚而入,只一抓就可以抓碎连清波的琵琶骨,但蓬莱魔女却并不如此,当她与连清波擦肩而过时,只是轻轻一笑道:“可惜,可惜,你这一剑落空了,再来,再来!”

 连清波面红耳赤,一言不发,唰的反手一剑,又攻过去。蓬莱魔女的一个丫鬟“啐”了一口,低声骂道:“不要脸!”耿照听了,好生难过,但随即为他的“连姐姐”想出辩护的理由,心里想道:“对付这等心狠手辣的魔女,正如连姐姐所说,不是你死,便是我亡,哪还能够讲究什么光明磊落的过招?”但他从这一招看来,虽然不过仅仅一招,亦已可以看出蓬莱魔女的武功,确是比连清波高明了不知多少,只怕连清波纵然不择手段,也难以胜她。

 这一次蓬莱魔女早有准备,连清波的剑势虽然比第一剑更为凌厉,她长袖一拂,并不触及连清波的身体,已把她的青钢剑引出外门。连清波突然煞住脚步,按剑不动,蓬莱魔女笑道:“还有一招,怎么不发?”

 连清波低声说道:“你的功夫果然高明,佩服,佩服!”说到最后那“佩服”两个字,突然樱唇一张,几根细如游丝的银光,电射而出。但除了蓬莱魔女之外,旁边的人,却什么也没瞧见。

 原来这是连清波苦练而成的一项绝技,可以从口中吐出毒针,杀人于无形!她先含了解药,不怕受毒,藏在口中的毒针,则用真气喷出,可以射到丈许之外,现在她和蓬莱魔女的距离不过三尺,估量蓬莱魔女纵有天大神通,也是决难避过的了。

 听得蓬莱魔女“呸”的一声,那几根细如游丝的银光一闪即灭,迅即身形一晃,连清波的第三招“白虹贯日”又刺了个空。原来她早已知道连清波有口吐毒针的绝技,连清波樱唇一张,她也一口真气吹去,她的内功比连清波还要深厚得多,这一吹就把连清波的毒针吹得无影无踪!这还是因为她有言在先,说过要让连清波三招方才还手,所以只是把毒针吹向上空,要不然若是反射回来,只怕连清波自己就要先受毒针之害。

 蓬莱魔女冷笑道:“你还有什么阴毒的暗器?要使就得赶快,否则就没有机会了。须知三招已过,我不能再让你了。”连清波红了双眼,似是拼着豁出性命一般,一柄长剑舞得呼呼风响,狂风暴雨般地猛攻过去。

 蓬莱魔女一声长啸,说时迟那时快,手中已多了一柄拂尘,只见她轻轻一拂,尘尾竟是聚而不散,倏然间就向连清波的宝剑卷来。连清波也是个武学行家,一看就知道她这一拂之下,实是藏有极强的潜力,但她恃着自己这柄宝剑锋利无比,也并不怎样畏惧,当下青钢剑扬空一展,化成了一道银虹,使出最刚猛的剑招,意欲将对方的铁拂尘硬生生削断。

 只听得“当”的一声,蓬莱魔女倒持拂尘,尘杆一震,连清波虎口一麻,宝剑几乎掌握不住。她的拂尘不知是什么做的!连清波的宝剑竟然削之不断。

 蓬莱魔女喝道:“你也接我一招!”尘尾忽地散开,根根如刺,万缕千丝的尘尾,好像变成了无数利针,罩将下来,一招之内,遍袭连清波全身的三十六道大穴。

 这种拂尘刺穴的功夫连清波是见所未见,闻所未闻,一惊之下,早已有十二处穴道给蓬莱魔女的尘尾刺伤。

 幸而连清波的内功造诣亦是不凡,一觉不妙,瞬息之间,已是运气封了全身穴道,脚下“倒踩七星”,去势如箭,脱出了拂尘笼罩的范围。

 可是,她虽然封了穴道,得以逃脱性命,但被刺之处,亦已皮破血流,一件薄纱轻罗,尽是点点斑斑的血迹。耿照触目惊心,手按剑柄,就想冲出去助战。连清波那个名叫沉香的丫鬟,忽地将他按着,低声说道:“小姐吩咐过了,无论如何,不准你动手。再说,你也绝非那魔女之敌,要上去白白送死?”耿照大为感动,心想:“她是早知魔女厉害的,她自己性命难保,却还处处照顾着我。”其实耿照何尝不知道魔女武功远胜于己,自己上去乃是白白送死,但他为了感激连清波之恩,早已心甘情愿,决意为连清波而死。只是,他虽然有此心意,但被那丫鬟按着,却是动弹不得!

 心念未已,忽见平地上突然涌起一片红霞,却原来是连清波解下束腰的红绸带,当作软鞭来使,向蓬莱魔女卷去。这时她一手挥利剑,一手舞红绸,两件兵器,一柔一刚,配合得妙到极致。剑光如雪,绸影如虹,再加上蓬莱魔女衣袂飘飘,冰肌似玉,拂尘飞舞,俨如泼墨,几种不同的颜色混合起来,端的是好看之极!假如有一个陌生人刚刚来到,乍眼一看,只怕还会以为她们是在合演一场美妙的舞蹈,却怎知在这翩翩妙舞之中,却藏着无限凶险的招数,处处透露着杀机。

 耿照见连清波似乎渐渐支持得住,心中稍稍放宽。忽听得蓬莱魔女赞了一个“好”字,随即又叹了口气,叫道:“可惜,可惜!可惜你玉面妖狐,练成了这身功夫,却拿来害人!看你修为不易,我本有意饶你一命,但现在却不能饶你了!”话声未了,拂尘一抖,嗤嗤作响,竟在漫天的剑光绸影之中,直“刺”进去,连清波尖叫一声,连连后退,衣裳上点点斑斑的血迹,更密更浓了!

 耿照看得惊心动魄,气也喘不过来。就在这时,忽听得连清波一声喝道:“不是你死,便是我亡!”身形一起,如箭离弦,直冲过去,红绸飞舞,夭矫如龙,倏地又化成了千重波浪,一圈圈的向前推进,耿照认得这一招正是“八方风雨会中州”。赛尉迟北神鞭曾用过这一招打伤他,而连清波则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也用这一招打败了北神鞭。

 现在连清波在性命交关的当口,又再使出这一招杀手神招,更配合了手中的宝剑,比起斗北神鞭的那次,更见攻势凌厉,骇人心魄。

 但见红绸卷去,果然把蓬莱魔女的拂尘束住,耿照大喜如狂,高声喝彩。哪知彩声刚自出口,却忽听得“嗤嗤”之声不绝于耳,却原来蓬莱魔女默运玄功,将万缕千丝的拂尘尾,根根都似变作了钢针,竟把那条红绸刺了千疮百孔!同时她双袖轻扬,瞬息之间,拂开了连清波的连环三剑!

 眼看蓬莱魔女的拂尘就要脱困而出,连清波蓦地一声长啸,耿照忽觉手腕一松,只见连清波那两个丫鬟,都已跑上前去,齐声喝道:“魔女纳命!”沉香把手一扬,飞出了一团红雾,紫玉则打出一件奇形暗器,黑漆漆的似个椭圆形的榄,但却有一尺来长,这暗器飞到蓬莱魔女身前,“波”的一声,猛地炸开,飞出了九柄精光闪闪的银梭,每柄只有三寸长,都射到蓬莱魔女身上。与此同时,未曾受伤的那黄衣人,也是一声大喝,飞出了一柄丈多长的铁抓,抓到了蓬莱魔女的后心!这三人同时发动,同时攻到,显然是事前训练好的。

 原来连清波早已知道蓬莱魔女的厉害,今日之战也早已在她意料之中,她自忖只凭着本身的武功,决难胜得过蓬莱魔女,因而早就处心积虑,安排下克敌制胜的妙法。

 她把两件厉害暗器,教会了她的两个贴身侍女。沉香飞出的那团毒雾名为“桃花瘴”,是用苗疆中的瘴气加上几种毒药炼成的毒雾,只要吸进一丝瘴气,五脏便要受毒,人也立即昏迷。紫玉用的那件奇形暗器名为“九子母阴梭”,一发九枚,而且是到了敌人身前,“子梭”才从“母梭”中炸裂飞开,可以攻敌人个措手不及。

 这两件暗器虽然厉害非常,阴毒无比,但以蓬莱魔女的武功,只凭暗器还是决计伤她不了。连清波也早已想到这层,所以她要先拼着本身受伤,死命缠着蓬莱魔女,叫她腾不出手来对付暗器。连清波还怕不能制敌死命,事前又吩咐了她的两个忠仆,听她的啸声为号,各以铁抓和流星锤向蓬莱魔女袭击,配合暗器的进攻。这两个忠仆,就是刚才口出大言的那两个黄衣人了。可惜其中之一沉不着气,蓬莱魔女刚现身的时候,他就上前袭击,给蓬莱魔女的侍女用“沾衣十八跌”的功夫摔晕,因而不能助战。

 连清波所定的计划虽然缺了一人,但那人本领最低,不过是用作一枚辅助进攻的棋子,缺少了他,无关轻重,影响不大。这时,蓬莱魔女的拂尘被连清波的红绸束住,九子母阴梭在她面前炸开,那黄衣人的铁抓又已抓到她的后心,当真是性命悬于俄顷,危急之极!而且就在这一瞬时,那团毒雾,也已将她全身罩住,蓬莱魔女突然感到一阵恶心,头昏目眩。

 好个蓬莱魔女,就在这性命俄顷之际,显出了卓绝非凡的功夫,瞬息之间,就闭了全身穴道,也闭着了呼吸。只听得“铮铮”连声,她左手双指疾弹,已把奔向上盘的三枚银梭弹开,信手一抄,又把奔向中盘的三枚银梭抄到手中,一个移形换位,奔向下盘的那三枚银梭又都从她的脚底贴地射过去了。

 就在她以移形换位的功夫避开银梭之际,那铁抓呼的一声,恰好贴着她的纤腰擦过,她衣袖一拂,使出借力打力的功夫,那条铁抓登时转了个方向,正抓着沉香的脚踝。沉香尖叫一声,扑倒地上。蓬莱魔女把手一扬,将接在手中的那三枚银梭打出,把紫玉钉在地上。那黄衣人收不着势,铁抓抓伤了自己人,又不免大吃一惊,紫玉扑倒,那黄衣人登时也变了滚地葫芦!

 蓬莱魔女一声斥叱,倏然间拂尘脱困而出,连清波那条绸带片片碎裂,她飞身一掠,拂尘挥了一圈,万缕千丝,齐向连清波罩下。

 忽地一道长虹,从连清波手中飞出,原来她已自知难以幸免,于是抱着个“与敌偕亡”的心情,将宝剑脱手掷出,作最后的一击!

 这一掷是她平生功力之所聚,长虹疾射,隐隐带着风雷之声,确是不容小觑,蓬莱魔女也不禁倏然止步,将拂尘反手一圈。

 蓬莱魔女的功力究竟是比连清波高出许多,拂尘一圈,登时把那道长虹圈住。蓬莱魔女这时已远离了毒雾的威胁,她闭了呼吸多时,胸中早已烦闷不堪,这时方始吐出一口浊气。她一声冷笑,将连清波那柄宝剑,拿到手中,喝道:“玉面妖狐,你这柄剑不知曾害了多少人,好,现在我就要用你的这柄剑来碎割你!”

 连清波见宝剑也被敌人夺到了手中,饶她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女,这时亦已吓得魂飞魄散,正待再取出另一件厉害的暗器,说时迟,那时快,蓬莱魔女已是一跃而起,宛如饥鹰扑兔,人在半空,冲刺下来,一招“鹰翔隼刺”,右手拂尘凌空罩下,左手长剑,也迳刺连清波的背心!

 拂尘离开连清波的头顶还有尺许,连清波已受那股劲风扑倒,恰恰倒在耿照的身边,眼看蓬莱魔女那一剑也就要刺下来,连清波性命不保!

 耿照忽地大叫一声,和身扑上,将连清波的身体盖着。他明知自己的武功比敌人差得太远,倘要抵抗,无异以卵击石,一时情急,无暇思量,便用出了这个笨法子,将自己的身体来掩盖连清波,拼着豁出性命,代连清波受蓬莱魔女这一剑。剑气森森,头顶一片沁凉,在这电光石火的刹那之间,耿照的心中,只是想道:“连姐姐曾救了我的性命,我这条性命就还了给她吧。但盼望她能逃出魔掌!”

 耿照这一着倒是大出蓬莱魔女意外,幸而她的剑法也已到了收发随心的境界,就在剑尖距离耿照顶心只有三寸之际,倏然收住,迅即将拂尘一插,腾出右手,一把抓着耿照后心,将他提了起来,喝道:“你这傻小子,值得为这妖狐送命么?”

 蓬莱魔女被耿照所阻,稍微一缓,就在这瞬息之间,连清波已是使出“燕青十八翻”的功夫,滚出了数丈开外,她猛地一咬银牙,心中想道:“此时此际,我也顾不得他了!”把手一扬,只听得“蓬”的一声,一团火光突然爆炸开来,浓烟遍布,烟雾之中,还有无数细如牛毛的金光闪烁,杂着“嗤嗤”声响!

 耿照突然感到一股极难闻的气味,从鼻孔里直钻进来,登时头晕目眩,神智迷糊。原来连清波所使的这个暗器,乃是邪派中最阴毒的一种暗器,名为“毒雾金针烈焰弹”比沉香的那“桃花瘴”还厉害得多。

 蓬莱魔女想不到她还有这样厉害的暗器,留到最后关头才用,大吃了一惊,叫声:“不好!”提着耿照,一个“细胸巧翻云”,以绝顶轻功,倒纵出三丈开外。就在这一刹那间,耿照忽觉胁下一麻,忍不住张口呼叫,又吸进了两口毒气,登时完全晕了过去,不省人事。也就在这刹那之间,连清波也已逃之夭夭了。蓬莱魔女的侍女拦她不住。

 蓬莱魔女那个名叫明珠的丫鬟说道:“可惜,可惜!”要知以蓬莱魔女的功夫,倘若她只是单身一人,并无负累的话,连清波的暗器再厉害,她也可以从容应付,焉能容得玉面妖狐漏网,现在她为了救护耿照,只好眼睁睁地看敌人逸去。而且她自己虽没受伤,耿照却中了毒,胁下还着了两枚梅花针。这丫鬟的两声叹息,就是因此而发的。

 蓬莱魔女笑道:“救人要紧,玉面妖狐就让她暂作漏网之鱼吧。她逃得过一次逃不得第二次,总有一次撞在我的手上。”那丫鬟说道:“这小子未必是好人,他这样舍命地护那妖狐,早已是着了那妖狐的迷了。”蓬莱魔女道:“话可不能这样说,他到底是蹑云剑耿仲的儿子,而且是要投奔南宋的,凭这两点,就该救他的命。至于他何以着那妖狐的迷,以后再审他吧。”当下吩咐丫鬟,将那一大群强盗都押回山寨。

 暂且按下连清波不表。且说耿照昏迷后,也不知过了多久,待到醒来,只觉被暖香浓,原来正是睡在一张床上。耿照爬了起来,迷迷糊糊地张目四望,只见自己好像是置身在一间书房之中,房间布置甚为古雅,靠壁一张书橱,四边悬挂字画,还有一些古董摆设,书案上燃着一炉香,幽香细细,吸进鼻中,十分舒服。耿照大为诧异,心想:“这是什么地方,我怎的到了这儿来了?”

 他竭力思索,渐渐想起了前事:“连姐姐带我一道去会那蓬莱魔女,连姐姐和那魔女恶战,后来魔女要杀她,我用自己的身体去掩盖她,后来,后来忽地有惊雷裂石的响声,以后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。哎,莫非我已受了伤,被那魔女擒获了?这里就是魔窟?她怎的还留着我不杀呢?”耿照想到此处,一阵迷茫,但他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,也就不觉得怎么害怕了。

 他定下了心神,再向四周围观望,只见墙壁正中,挂有一幅字,书法铁划银钩、龙飞凤舞,写的是一首词,词道:

 长淮望断,关塞莽然平。

 征尘暗,霜风劲,悄边声。黯销凝。

 追想当年事,殆天数,非人力。洙泗上,弦歌地,亦腥。

 隔水毡乡,落日牛羊下,区脱纵横。

 看名王宵猎,骑火一川明。笳鼓悲鸣,遣人惊。

 念腰间箭,匣中剑,空埃蠹,竟何成!

 时易失,心徒壮,岁将零,渺神京。

 干羽方怀远,静烽燧,且休兵。

 冠盖使,纷驰鹜,若为情?

 闻道中原遗老,常南望,翠葆霓旌。

 使行人到此,忠愤气填膺,有泪如倾。

 耿照心道:“原来是张于湖(张孝祥)的六州歌头。”吃了一惊,心里暗暗奇怪。

 当时词风极盛,不但南宋是词人辈出,金人中也有不少词章好手。例如当时的金主完颜亮就是一个喜欢填词,而且填得很不错的金人。由于当时的文学风气使然,几乎贩夫走卒,都能吟诵几句名家词句,稍为富贵的人家,悬挂有词家的字画,更是寻常之事,无足为怪。

 但这首词却有不同,它的作者张孝祥(于湖)正是当时南宋的状元,在绍兴二十四年廷试第一,官拜中书舍人之职。他这首词上半阕是伤感中原沦陷,痛恨金人蹂躏自己祖国的土地的。如“洙泗上,弦歌地,亦腥。”几句,就深深地表示了对金人的愤恨。下半阕则是感慨南宋的只知偏安自保,以致中原父老,盼望旌旗,如大旱之望云霓。

 耿照看了此词,不禁心里想道:“这里是金国地方,蓬莱魔女是个穷凶极恶的女强盗,她家里却挂有南宋状元所写的这首词,咦,难道她也是一个心存故国,盼望王师恢复中原的义士?并不是一个只知杀人放火的女强盗了?”

 耿照从出生以至成年,一直就是生活在金人统治的地方,根本不知道祖国的情况。读了这首词,又不禁忧疑重重,心里想道:“张于湖是南宋状元,从他的词中透露,宋室君臣,似乎只求偏安自保,无意收复中原,不但如此,而且还与金国使节往来,媚敌苟安,大失民望呢!唉,这是真的还是假的?他是状元,又是现任官吏,若非有些事实,他又怎敢在词中胡说?”

 耿照再念了一遍后半阕那几句:“干羽方怀远,静烽燧,且休兵。冠盖使,纷驰鹜,若为情?闻道中原遗老,常南望,翠葆霓旌。使行人到此,忠愤气填膺,有泪如倾。”百感丛生,竟也不觉潸然泪下。

 心里蓦然想道:“若然南宋果然如此不思振奋,只图偏安。我将爹爹的遗书送去,那也只是白费精神了。唉,但愿不是如此。”想到了父亲的遗书,不自觉地用手一摸,登时心头卜卜乱跳,他那封遗书已经失了。

 正在惊慌,忽听得脚步声响,门开处,一个丫鬟走了进来,望了他一眼,笑道:“你已经醒了?好,看你的气息,你中的毒已经消散了。怎么,你还想念你那位连姐姐吗?”

 耿照正是满肚皮闷气,也不管对方是个少女,便抢白她道:“我想不想念她,你可管不着!”

 那丫鬟冷笑道:“我当然管不着。可是要不是我们小姐救你,你早已活不成啦!你看这是什么东西?”她随手在床前的小几上,拈起了一个小巧玲珑的金盘,金盘里有几根金针。那丫鬟说道:“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?这就是你的连姐姐打在你身上的喂毒金针了。我们用磁石给你将它吸出来的。还有你吸进的毒雾,也幸亏我们的小姐取了解药才给你解了的。”

 耿照恍然大悟:“原来那惊雷裂石般的巨响是连姐姐放的暗器,那时我被那魔女抓着,想必是给她误伤了。”他为了感激连清波的恩情,本来就已是“拼将一命酬知己”的,所以这时听说自己身上中的乃是连清波的毒针,心中一点也不怨恨,反而暗暗欢喜,想道:“连姐姐的暗器如此厉害,料能逃脱魔掌了?唉,只要她保住了性命,我纵然受到什么折磨,也是心甘。”

 那丫鬟见他面露笑容,大惑不解,问道:“你笑什么?中了暗器,几乎丧命,还高兴什么?”耿照道:“不错,我心中就是高兴!她的暗器越是厉害,我就越是高兴!”那丫鬟怒形于色,冷笑道:“你这浑小子真是至死不悟,要不是我们小姐再三吩咐,真悔不该救你。好,就让你高兴吧,我们小姐现在要见你了,你随我去吧!”

 耿照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,心想:“好,她要见我,我就见她,看她将我如何发付?士可杀不可辱,倘若她要将我折辱的话,我就自断经脉而亡。”他打定了主意,泰然自若,毫不踌躇地就随那丫鬟前往。

 走过了一道长廊,进入了一所大厅,只见蓬莱魔女端坐正中,被捉来的那一大群强盗坐在四边,个个脸上都露着惊惶的神气,那气氛就似是在刑部大堂之上,一群罪犯正在等待定刑,为自己的生存而惴惴不安。

 那丫鬟道:“姓耿的小子带到了,请小姐发落!”蓬莱魔女挥手道:“叫他坐在一旁,容后再问。”耿照“哼”了一声,大马金刀地坐了下去。

 只听蓬莱魔女向那群强盗大声道:“你们说是不说?你们竟是甘心给那妖狐为奴么?”忽地向一个强盗一指,喝道:“朱同,你跟那妖狐最久,难道你也不知道她的来历么?”

 那强盗身材高大,但给蓬莱魔女一指,登时便似矮了半截,随后颤巍巍地站了起来,颤声说道:“我委实不知道她的来历。当初她是派了两个丫鬟来到我的山寨,要我降伏的,我打不过她的丫鬟,只好每个月给她进贡,其实我心里是不乐意的。这几年我也不过只见过她三次,我只知道她的绰号叫‘玉面妖狐’。”

 蓬莱魔女接连问了几个人,都是差不多的回答,只不过有几处山寨,连清波派去招降他们的使者不是丫鬟,而是另外两个男仆而已。

 蓬莱魔女眉头一皱,说道:“她是汉人还是胡人你们也不知道么?”有几个强盗答道:“她那两个男仆的相貌倒是像胡人,她本人是胡是汉,我们却看不出来。我们只知道每月给她进贡,除此之外,怎敢多问?”耿照心中一凛,想道:“这魔女怎的会怀疑连姐姐是个胡人?”正是:

 拼将热血酬知己,哪识妖狐是敌人。

 欲知后事如何?请看下回分解。

上一章 目录
全部章节(共120章)
下一章

投诉建议

感谢您的投诉及建议,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处理。